导航

媒体人只有做公众号这一条出路吗?

来源:中国新闻网2016-02-05

原标题:我们只有做公众号这一条出路吗  

看了一篇文章《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心太有戚戚了。作为一个写字为生的人,这半年以来,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包括我自己。我们就像被洪水卷走的溺水者,拼命抓住周围哪怕一根枯枝想停顿一下,然而只能无力地随波逐流。

事情要从前年夏天说起。我所在的杂志社有感于纸媒的衰退,想做个新闻类App,做来做去没有人满意,同事们互相挑刺,激得其中一个同事把App和杂志发过的稿子重新编辑,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现在,这个号成为百万大号,这个同事也早已独立,创下的效益应该超过了整个公司。

那时我们知道纸媒会完,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当时我也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只更新了一次就放弃了——设置之繁琐令我这种年纪的人生畏,以前我们写好一篇文章就结了,现在要自己配图、排版,更可怕的是要天天写,光想想就觉得惊恐。

在大号同事独立之前,我亲眼见到她的时间被如何打成碎片。我们一起出去K歌,她抱着电脑说要上厕所,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发现她的微信号更新了,她也从厕所回来了。当时我思忖再三:我想旅行,想晚上可以出去吃饭,不想每天困在电脑前;我做记者十几年,实在没有那么多想表达的东西了,也不想教别人怎么生活,因为越活越觉得自己还没活明白。

所以我不能做公众号。

可是眼睁睁看着纸媒要完,怎么办?当时我想的办法是拉团队做视频,大家都说视频是仅存的蓝海,下一个增长点就在这里。于是我拉了几个人做了个短剧+吐槽的娱乐视频,也有百万级的点击,然而就是死不挣钱。我们做了半年,花了公司80万,只挣了十来万的广告费,撑不下去,停了。

停了之后有风投找我愿意继续投钱,可是我不想做了。在这半年里,公众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微博大V以前因为懒,因为畏难不敢开公众号,一个二个终于忍不住了,公众号几乎成为客户唯一愿意大量投放广告的媒体。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过早踏入一个没有回报的蓝海,而失去了另一个蓝海——那另一个蓝海在这半年里变成红海,现在已经是血海。

追悔莫及中,我只好也开了公众号,写起了我已经写腻了的八卦,真是讨厌透了。以前我常说专栏会把人掏空,开公号更是对储存的榨干。当然,如果你不想被榨干的话也有办法——搜索引擎救了这批公众号作者,连看书都不用了,百度一下即可。

开始写之后发现,除了配图,微信文章要比写纸媒稿简单一千倍!你不用采访,不用准备,不用审稿,不用受气,想骂谁骂谁,读者就爱看情绪宣泄,根本不需要你有理有据有逻辑有主题,你只要坐在家里闲喷一段即可,唯一的麻烦就是不能休息,要随时跟热点,迎合大众趣味。

于是,我身边的朋友都开起了公众号,写公众号的人已经比订阅公众号的人多了,生意自然是越来越难做。这些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没有记者再愿意认真写稿了,记者这个职业就要消失了。可能大家不觉得这职业消失有什么要紧,上下五千年,消失的职业多了去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当真正的大新闻发生时,你能指望公众号去采访写稿吗?你能指望营销号在家里张嘴就编吗?你真的一点也不想了解真相吗?

调查报道,不是个体可以完成的,它需要出差,需要费用,需要合作,需要潜下心来。当一个人付出十倍的劳动量去采访,还有可能被驱赶被羞辱,所得到的回报还不如在家里编段子的转发量高,谁还会去做事倍功半的工作呢?毁灭记者行业的不是金钱,而是没有成就感。

我的一个朋友以前是媒体人,现在做90后社区。他说年轻人不需要知道沉重的事,只要有乐子就行了,社会的进程就是应该有越来越多的愚众、越来越少的聪明人,社会才更好管理,更文明。所以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轻薄化的阅读,就像严肃题材的电影票房一定会糟糕,只有喜剧才会受欢迎。

我不敢设想,如果将来发生了战争、经济危机或者其他什么大事,我们只能靠写公众号指点江山了吗?作为受众,每个人当然有选择轻松阅读的自由,但是这一定意味着精英的、信息量大的东西必死吗?如果要以洗去大多数人的智慧作为代价,这样的“社会进步”,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要。

孟静 摘编自《新民周刊》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媒体人只有做公众号这一条出路吗?

2016-02-05 08:47:0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看了一篇文章《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心太有戚戚了。我们就像被洪水卷走的溺水者,拼命抓住周围哪怕一根枯枝想停顿一下,然而只能无力地随波逐流。于是,我身边的朋友都开起了公众号,写公众号的人已经比订阅公众号的人多了,生意自然是越来越难做。

原标题:我们只有做公众号这一条出路吗  

看了一篇文章《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心太有戚戚了。作为一个写字为生的人,这半年以来,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包括我自己。我们就像被洪水卷走的溺水者,拼命抓住周围哪怕一根枯枝想停顿一下,然而只能无力地随波逐流。

事情要从前年夏天说起。我所在的杂志社有感于纸媒的衰退,想做个新闻类App,做来做去没有人满意,同事们互相挑刺,激得其中一个同事把App和杂志发过的稿子重新编辑,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现在,这个号成为百万大号,这个同事也早已独立,创下的效益应该超过了整个公司。

那时我们知道纸媒会完,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当时我也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只更新了一次就放弃了——设置之繁琐令我这种年纪的人生畏,以前我们写好一篇文章就结了,现在要自己配图、排版,更可怕的是要天天写,光想想就觉得惊恐。

在大号同事独立之前,我亲眼见到她的时间被如何打成碎片。我们一起出去K歌,她抱着电脑说要上厕所,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发现她的微信号更新了,她也从厕所回来了。当时我思忖再三:我想旅行,想晚上可以出去吃饭,不想每天困在电脑前;我做记者十几年,实在没有那么多想表达的东西了,也不想教别人怎么生活,因为越活越觉得自己还没活明白。

所以我不能做公众号。

可是眼睁睁看着纸媒要完,怎么办?当时我想的办法是拉团队做视频,大家都说视频是仅存的蓝海,下一个增长点就在这里。于是我拉了几个人做了个短剧+吐槽的娱乐视频,也有百万级的点击,然而就是死不挣钱。我们做了半年,花了公司80万,只挣了十来万的广告费,撑不下去,停了。

停了之后有风投找我愿意继续投钱,可是我不想做了。在这半年里,公众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微博大V以前因为懒,因为畏难不敢开公众号,一个二个终于忍不住了,公众号几乎成为客户唯一愿意大量投放广告的媒体。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过早踏入一个没有回报的蓝海,而失去了另一个蓝海——那另一个蓝海在这半年里变成红海,现在已经是血海。

追悔莫及中,我只好也开了公众号,写起了我已经写腻了的八卦,真是讨厌透了。以前我常说专栏会把人掏空,开公号更是对储存的榨干。当然,如果你不想被榨干的话也有办法——搜索引擎救了这批公众号作者,连看书都不用了,百度一下即可。

开始写之后发现,除了配图,微信文章要比写纸媒稿简单一千倍!你不用采访,不用准备,不用审稿,不用受气,想骂谁骂谁,读者就爱看情绪宣泄,根本不需要你有理有据有逻辑有主题,你只要坐在家里闲喷一段即可,唯一的麻烦就是不能休息,要随时跟热点,迎合大众趣味。

于是,我身边的朋友都开起了公众号,写公众号的人已经比订阅公众号的人多了,生意自然是越来越难做。这些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没有记者再愿意认真写稿了,记者这个职业就要消失了。可能大家不觉得这职业消失有什么要紧,上下五千年,消失的职业多了去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当真正的大新闻发生时,你能指望公众号去采访写稿吗?你能指望营销号在家里张嘴就编吗?你真的一点也不想了解真相吗?

调查报道,不是个体可以完成的,它需要出差,需要费用,需要合作,需要潜下心来。当一个人付出十倍的劳动量去采访,还有可能被驱赶被羞辱,所得到的回报还不如在家里编段子的转发量高,谁还会去做事倍功半的工作呢?毁灭记者行业的不是金钱,而是没有成就感。

我的一个朋友以前是媒体人,现在做90后社区。他说年轻人不需要知道沉重的事,只要有乐子就行了,社会的进程就是应该有越来越多的愚众、越来越少的聪明人,社会才更好管理,更文明。所以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轻薄化的阅读,就像严肃题材的电影票房一定会糟糕,只有喜剧才会受欢迎。

我不敢设想,如果将来发生了战争、经济危机或者其他什么大事,我们只能靠写公众号指点江山了吗?作为受众,每个人当然有选择轻松阅读的自由,但是这一定意味着精英的、信息量大的东西必死吗?如果要以洗去大多数人的智慧作为代价,这样的“社会进步”,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要。

孟静 摘编自《新民周刊》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