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管详解违建孝子电梯案 虽是强拆但很温柔

2016-04-07 15:52:00 华龙网

小心翼翼地拆,电梯外壳完好无损

文/羊城晚报记者 梁怿韬 图/羊城晚报记者 周巍

广州白云区麒麟岗中街57号的违建“孝子电梯”,昨日继续进行强拆。当天,属地街道城管部门详细讲解了“孝子电梯”违建案细节,并表示通过一定程序,宅基地房屋加建电梯并非审批不了。对于被强拆的结果,违建当事人则称最担心年过九旬的外婆知道电梯被拆。

A 现场

说是强拆其实很温柔 机件未被破坏仍可用

4月6日上午,委托执行电梯强拆工作的施工队,再次派出大型吊车来到麒麟岗中街57号外围。持续多天的“孝子电梯”违建强拆工作,继续进行。

“说是强拆,其实力度没有达到强拆水平。”京溪街道城管执法队相关负责人在现场介绍整个强拆过程。据悉,施工队进场日期为3月28日。尽管电梯看起来拆除很方便,但整个工期却排到4月7日才结束,耗时达9天。

“我们采取柔性执法的方式,让当事人的损失减少到最低。”城管执法队负责人表示,传统的强拆往往是破坏性拆除,整个电梯包括舱体和外壳都砸烂砸碎,工期较短;考虑到当事人因为电梯无法再用,经济损失较大,城管专门聘请了有电梯安装资质的公司到场执行强拆工作。对电梯的每一个零部件,都小心翼翼地拆除,“电梯的主机和舱体拆下来后,我们都是还给当事人的;现在我们在拆玻璃外壳,也是小心翼翼拆,拆完之后也要还给当事人。”该负责人表示,这种柔性的强拆,可以让当事人得以保存电梯,作日后的进一步合法处置。正因为采取柔性强拆,所以工期拖得比较长。

“小心点,别把玻璃弄破了。”记者到访期间,拆除工人对于电梯组件从高处吊装到地面的拆除工序,均小心翼翼。最大限度保证电梯不受损伤之余,还确保周边社区秩序不受高空作业影响。

被拆的电梯组件将另找场地存放

B 解释

“孝子电梯”错在哪里?

“孝子电梯”到底有什么地方违规,最终难逃拆除命运?城管执法人员在现场进行了详细解释:“它破坏了原有建筑的外立面,也占用了宅基地范围外的公共空间。”城管执法人员介绍,涉事电梯属于观光电梯,必须安装在建筑外立面上,此举将破坏原有建筑外立面;如果将电梯视为独立建筑,尽管其紧挨着楼梯建设,但占用的空间却在宅基地基面以外。

“如果当事人需要修改外立面或占用基面外空间建设,需要到规划部门,就建设工程申请规划许可证,但他没有这么做。”城管执法人员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及广东省城乡规划条例第八十条,均有“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的条文。城管执法部门根据法律精神,自2015年7月起发现当事人有违建行为时,已向当事人发出整改通知书,告知其继续违建可能遭到的法律处分,“我们一直有劝导他,但他不听,并不是我们没有说。”在劝说无效后,城管执法部门决定对“孝子电梯”实施强拆。

宅基地楼房建电梯有可能

在羊城晚报率先报道“孝子电梯违建”一事时,当事人曾回应称,曾向规划部门报建电梯但遭到“宅基地房屋加建电梯无法立项”之说。对此,广州不少宅基地房屋业者担忧自己的房屋无法加装电梯,自己老去后无法像住商品房老人般享受加装电梯的待遇。对此,京溪街道城管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宅基地房屋加建电梯,并非无法审批。

“他的房子并非违建。”该负责人表示,当事人的宅基地证,由原白云区同和镇核发,当时政府确实批准该房屋可以建七层。尽管该审批和现有广州市城乡建设规范中宅基地房屋高度原则上不超过三层半不符,但在当时的法律环境下是合法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房屋本身没有违建,违建是电梯部分”。

“宅基地加建电梯,并非不可能。”该负责人称,只要加建的电梯不占用基面外空间,不影响外立面,是可以送去审批的。“有的房屋,本身就预留了电梯井,这种房屋就可以加装电梯;如果房屋本身没有预留电梯井,他可以按相关程序重建房屋,重建时设计电梯井。”由于白云区存在不少类似麒麟岗中街57号的建筑,当年审批时获得超过现有法律规定的高度,也有不少宅基地业主担心重建的房屋必须严格按照现有法律执行降低高度。对此,该负责人表示,考虑到白云区的特殊情况,白云区对于宅基地房屋的报建审批,采取的是不超过周边建筑高度的折中审批程序,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他可以有很多方式表达孝顺之情,但不能违反法律。”该负责人表示,牺牲租金将老人家搬到低层住,是最简单解决问题的办法;把老人家安排到有电梯的商品房住,也是办法。如果当事人能考虑用上述办法解决问题,就不至于违建电梯。

“我们欢迎他向我们举报违法建设问题。”京溪街道城管执法队相关负责人称,当事人提出京溪街内乃至整个白云区都有宅基地私自加装电梯的个案,城管执法部门欢迎当事人的投诉举报。

C 当事人说

至今不敢告诉九旬外婆电梯已拆

记者采访期间,“孝子电梯”当事人赖先生也在现场。对于“孝子电梯”被拆,他感到无奈。

“曝光了,才来处理。”赖先生称,他认为城管执法部门是受到舆论压力,才会对他的电梯进行严格执法,对此他感到遭受不公平的待遇。

“我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把这个电梯建起来。”赖先生称,城管拆下来的电梯,确实还给了他。现在他打算找一个场地,把“孝子电梯”先保存起来。“我打了12345市长热线,向那边反映问题和诉求,希望相关部门能审批我的电梯建设”。

“我现在最担心90多岁外婆知道这件事。”赖先生称,原住家中的外婆,已经被安排住到亲戚家。外婆还在麒麟岗中街57号居住时,对于子孙有能力建电梯,自己能够住电梯房感到高兴。如果老人家知道电梯没了,一定非常伤心,“我现在都不敢把电梯被拆的事,告诉我外婆。”除了90多岁的外婆,赖先生的父母同样年事已高。赖先生表示自电梯拆除后,两位老人家的生活受到极大影响,“他们现在一般都不下楼了。我妈妈身体不好,电梯拆了之后就买药下了一次楼,其他时间都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