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小区建养老院遭居民反对:影响房价 降低居住品质

2016-04-13 10:53:00 华龙网

新华报业网讯 这几天,南京宝船听涛小区的业主比较烦:开发商要将原先用作餐饮的商品房改造成养老公寓。“养老就是临终关怀”,很多业主坚决不允许装修改造,100多位业主甚至将开发商负责人的家围堵起来。记者了解到,近年在南京甚至各地,在居民区建设养老院都会遭到居民的百般反对。面对这样的窘境,该如何处理应对?南京市社会福利服务协会负责人接受交汇点记者采访时表示,老龄化社会下,在居民区建设养老机构在很多国家已经十分普遍,目前居民要求禁止并没有法律依据,建议开发建设部门提前告知、沟通并获得居民理解支持。

居民反对:降低居住品质

记者今天在漓江路55号宝船听涛小区采访了解到,小区1万平米沿街商品房正在被改造成养老公寓,未来公寓的消防通道与小区的一个大门平行,与居民区并不相扰,预计将在7月份完成对230张床位的装修改造迎接入住的老人。很多居民几天前就发动起来,在反对建养老公寓的调查表上签字,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70%以上的业主持反对意见。

“养老院建起来会对小区环境卫生、消防安全带来隐患,甚至会影响小区房价。”“入住的老人都进入临终关怀,今后殡仪车辆出入肯定很频繁。”“说不定还有大量的医疗垃圾和停尸间。”一些居民围住记者陈述自己反对的理由,有的居民明确表示:养老院就应该建在远离主城、环境优美的地方,这里是高档商品房,今后业主的住房环境品质将随着养老院落成而下降。

建设方:居民反对情绪出乎意料

而养老公寓的建设方、上海红日家园企业管理公司大股东——南京银城地产社区养老项目负责人黄春勇也是满腹委屈:老龄化社会,政府各方都在鼓励社会力量投身养老,我们的各项证书都是合理合法,之前这段街面一直开餐饮服务业,不断有业主投诉要求改善环境,在经过市场调研的基础上,我们与鼓楼区民政等相关部门协商,决定在这段产权铺面建设养老公寓,并及时与业主委员会沟通,获得了理解和支持。

黄春勇告诉记者,考虑到广大业主的感受,公司与民政部门取得共识:只做中高端社区养老,不介入医疗救护。“入住在这里的老人多半是能自理或半自理的老人,公寓设一个卫生站,每天派一名全科医生,主要还是养老护理功能。”

然而改造装修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后,居民业主纷纷反对,这让黄春勇感觉“出乎意料”。

福利协会:法律并没禁止居民区建养老院

“目前并没有法律规定不得在居民区建设养老机构。”交汇点记者随后采访了南京市社会福利服务协会,该会负责人表示,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居民区建养老院不仅在国内,在欧洲和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都十分普遍。这不仅从城市资源充分利用考虑,更重要的是兼顾到高龄老人的“伴生”需求,他们需要在社区环境下以健康的心态养老。

“业主反对这样的案例,在南京近10年间从未间断过。”他以去年江宁区某小区居民反对建设养老院为例,那是个医养融合的社区养老机构,因为业主反对,政府相关部门召集卫生、民政、街道和居民等各方代表在内的“听证会”,会上持不同意见的双方吵成一团,结果不了了之,养老机构至今没能开门。

在天山路社区养老院,院长王国俊更是几年来愁眉不展:居民不断投诉12345,说养老院开在他们楼下,每天吃饭时还能看到护工在喂老人,影响了心情。“这也是政府各部门支持办的社区养老机构,就因位居主城核心,100张规划床位根本就不够住。”王院长一次次向政府部门求助:一方面是无法满足入住愿望的老人,一方面是百般刁难的附近居民……

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起实施的《江苏省养老服务条例》,对新建、已建住宅区都明确了社区养老服务的用房配建标准,社区居家养老的市场化、社会化还在政府各方及社会力量的推进下继续深入。以南京市的老龄化率来说,每100个市民中就有22个老人,如果不能就近在社区设计、规划养老床位,都搞到郊区,那么未来感到难过、不方便的,就将是老百姓自己。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周颖教授多年考察国内外养老社区,她介绍,在欧美国家,甚至在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地区,随着老龄化加剧,市区养老院与居民小区毗邻非常普遍,目前北京上海还在通过对旧房改造来建设养老院。“居民之所以反对建养老院,主要还是情绪和认知观念上没有转变。”她说,眼下独居空巢老人比例越来越高,他们对家门口的养老设施需求越来越渴望。

“居民反对在家门口建养老院,目前并没有法律依据。建议建设方提前与居民业主进行沟通取得共识。”南京市社会福利服务协会负责人说。黄春勇表示,会尽快联合街道和民政部门,邀请宝船听涛的居民业主代表一起协商。

交汇点记者董婉愉

]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