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禽“附体”话主佛

来源:凯风网2016-05-30

  李洪志自称是生性慈善、具备“真善忍”最高特性的宇宙主佛。然而,至少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李洪志非但没有给“光辉主佛”形象长脸,反而被人揭穿了谋财害命、坏事做尽的恶魔画皮,实在令人费解。《转法轮》中说,许多假佛、气功师很容易被大蟒、狐狸和黄鼠狼等禽兽附体,变成恶魔,“魔乱人世”。据此,笔者猜想,李洪志“佛性”沦丧、魔性大发,很可能是因某些禽兽附体的缘故,这里略作剖析。

  偷窃成性,疑为黄鼠狼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偷鸡高手。年轻时,李洪志爱偷吃老乡家的鸡,据发小王国庆回忆,“偷鸡呀!李洪志鬼点子多,在外边撒点苞米,顺着道撒到我们寝室,鸡就跟过来了,然后把门一关就抓。这小子个字高,胳膊长,一抓一个准,抓完之后,把两个鸡膀子一别塞麻袋里,最多有一次抓了11只鸡”(《哥们儿李洪志》)。李洪志这架势,同他所说的“那个黄鼠狼附体,吃起鸡肉那个样,简直狼吞虎咽的,骨头都不愿吐出来” (《转法轮》)的气功师何其神似! 

  拼凑功法。寄居泰国时,在母亲卢淑珍眼里,李洪志是一个

  “每天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的不学无术之徒;在妹夫孙森伦眼里,李洪志喜欢“参观寺庙、看泰国古代舞蹈、购买佛教气功书籍”,是一个“普普通通,沉默寡言的东北大汉子”(《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泰国归来,李洪志四处宣扬得到佛法,吹嘘“法轮功”是宇宙唯一大法,自己是能量无限的教主。然而,据知情人孙森伦透露,“这部高级的法轮功里的很多动作,是从泰国舞蹈和泰国寺庙佛像、壁画里学来的”,“在法轮功里处处都有这些舞蹈与佛教手势的影子” (《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可见,所谓“宇宙大法”只不过是李洪志以往“偷鸡术”的升级版罢了。

  剽窃常人。鼠窜美国后,李洪志依旧贼性难改,竟“偷”不择食,将贼手伸向了“垃圾一样”的常人,而且屡屡“伸手被捉”,被常人扇肿了佛脸。仅以2014年为例,先后就有“盗刊马季作品”、“盗用郭德纲和北京德云社的音频、视频资料”等多起“盗事”案发,一时间舆论哗然,“佛”脸丢尽,好不尴尬。

  分析:李洪志宣称四岁就开始修炼“真、善、忍”最高特性,其中“真”字的含义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李洪志先生小传》)。然而,从上述案例看,李洪志小时偷鸡、长大偷功,干得尽是些鸡鸣狗盗的勾当,毫无“真”字可言。如此贼性,被黄鼠狼附体无疑。

  奸诈狡猾,疑为狐狸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看病吃药,师徒有别。李洪志宣称,“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上带的都不是常人的东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法轮功》),“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承诺弟子“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转法轮》)。受“消业祛病”、“法身保护”等“轮理”的蛊惑,大法弟子死于病祸者不计其数。令弟子们死不瞑目的是,作为夺命“轮理”的始作俑者,李洪志一直就是药罐子、老病号。 仅在1983年至1990年期间,先后在吉林省19家医院看病吃药,到单位报销医药费有据可查的就有48次之多,而且还曾做过阑尾切除手术。

  补漏轮理,推卸责任。李洪志炮制“消业祛病”、“法身保护”、“修炼圆满”等“法理”,承诺弟子只要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就能走向圆满。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圆满”日期一拖再拖,“学法精进”弟子接连病亡,就连李洪志这尊“净白佛体”也是“病业”连连、朝不保夕,这让“轮内”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对此,在2014年的法会中,李洪志一方面将目前大法出现困境的责任统统推给弟子,归咎为弟子“修炼不精”和“常人之心”(《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另一方面,又编造 “大法不变”(《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早晚圆满”、“修炼如初,必成” (《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等 “新轮理”,粉饰其“师父”和“大法”的高大形象,妄图让弟子们“火柴疙兜修磨子——一路走到黑”。

  分析:李洪志就是一个“挖坑专业户”,挖下一个个“夺命坑”,引诱弟子往里跳,自己却作壁上观、闷声大发财。如此狡性,被狐狸附体无疑。

  言行恶毒,疑为蛇蝎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母亲是魔。李洪志父母离婚后,母亲卢淑珍独自一人拉扯李

  洪志兄妹四人。为了让子女们能够上进、有出息,万般艰辛,吃尽了苦头。然而,大儿子李洪志“从小就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经常跟别人打架”(《“大师”李洪志的“俗人”生活》)。转业到粮油公司,也“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去泰国探望妹妹李萍,“天天只会吃饭、睡觉、练功、逛寺庙”,对于家务事,从来不过问(《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泰国归来后,四处宣扬得到佛法,宣称“我妈是我的魔”,甚至偷改生日,伪装佛祖转世,将母亲置于未婚先孕的尴尬处境。

  妹夫杀手。前妹夫刘家奎、孙森伦在李洪志贫困潦倒之时,曾施以援手,帮助渡过难关。特别是孙森伦在李洪志寄居泰国期间,主动负担李洪志全家的吃穿用玩,照顾地无微不至;李洪志在龙莲寺斋堂教授他人气功期间,一直陪同左右,毫无怨言地充当翻译和“义工”,可以说是李洪志的大恩人。然而,李洪志发达后,却嫌弃他们长得丑、没文化、没本事,教唆大妹、二妹离婚,最终使刘、孙二人落了个妻离子散的悲惨下场。大妹李君的第二任丈夫李继光曾是大纪元集团的副总裁,为李洪志的大法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结果却在李洪志“消业祛病”、“法身保护”等“轮理”的毒害下命丧黄泉。

  分析:李洪志为了一己私利,不顾父母恩情、人伦亲情,肆意玩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伎俩。如此毒性,被蛇蝎附体无疑。

  好色荒淫,疑为“淫虫”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与“前世皇后”续前缘。李洪志天生是个多情种,一直艳遇不断、绯闻不断。在部队时,递纸条追女孩;在泰国期间,喜欢看人妖表演,多次到红灯区接受色情服务;在北京传功时,骚扰女学员被举报,……,类似风流艳事不胜枚举。其中,最为惊艳的是,李洪志称情人刘暂是他的“前世皇后”,在家中“金屋藏娇”,结果被妻子当场捉奸。当时,“刘暂在摇椅上坐着,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里面三点暴露无遗”,淫乱场景不堪入目。

  与女学员“一对多”。李洪志最近身体状况很不好,可谓是“病业”连连、朝不保夕,这从2013年的“替身门事件”、“四退”言论,及2014年明慧网“师父不在了”言论中可以得到印证。然而,即便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李洪志依旧是欲壑难填。据媒体爆料,李洪志与多名“神韵艺术团”女学员有染,甚至在豪华酒店开房长期包养。回想2014年旧金山法会上,面对弟子“飞天学校为什么不收学费”、“为什么孩子去了完全是山上在养”的提问时,李洪志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想减轻大法弟子的负担。孩子在山上有的时候表现状态不好的,我就知道家里的父母没修好。”不知李洪志和女学员们“男女双修”时,想起这番对话,会不会羞愧难当呢?

  分析:李洪志年轻时写情书追女兵;娶妻生女后嫖娼、偷情、看人妖表演;年逾花甲、老态龙钟仍旧荒淫无度,包养多名花季少女。如此色性,被“淫虫”附体无疑。

  遇事畏缩,疑为龟鳖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佛爹”面前甘当龟儿。 2014年,河南辉县大法弟子孙某,自称是李洪志的父亲,以“帮助女性净化身体,提升悟性,开启功能,使其达到先天圆满,回归高层世界”为由,先后与17名女弟子发生性关系,骗取钱财20余万元。对于这个凭空多出来的“佛爹”,李洪志没有施展法力让他“形神俱灭”,而是始终保持沉默,让人十分疑惑。是法力不够呢,还是“佛爹”属实不忍心下手呢,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洪志在“佛爹”面前甘当龟儿,龟缩功夫必定十分了得。

  法律面前主动认怂。李洪志虽然口口声声说,“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 (《转法轮》),但真正同法律较起真来,却总是灰溜溜地败下阵来。1999年,因从事邪教犯罪活动,被公安部通缉时,李洪志没有表现出什么“超常的”神通绝技,反倒是开溜功夫了得,像丧家犬一样跑到西方主子面前摇尾乞怜;2006年,因未系安全带驾车受到美国法院犯罪指控时,虽耍泼抵赖也无济于事,最终只好选择认罪伏法;2014年,因盗刊马季相声作品,遭到了马季之子马东的起诉,无奈下发表公开道歉,自煽耳光。

  常人面前不敢显神通。在李洪志眼中,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常人如同“垃圾一样”。然而,司马南、周锦兴等常人多次摆下擂台,要求与李洪志这尊“宇宙主佛”公开斗法时,李洪志却屡屡充当缩头乌龟,不敢应战。

  分析:李洪志鼓吹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神技”,有“规定和推迟地球爆炸”,“超度”世人躲过“末世劫难”等大神通。然而,在大法弟子公然“乱法”和“垃圾一样”的常人的挑战面前,却屡屡装孙子、委曲求全,丝毫看不到“宇宙主佛”的神通和底气。如此缩性,被龟鳖附体无疑。

  综上所述,李洪志集贼性、狡性、毒性、色性、缩性等禽兽特性于一身,唯独见不到丝毫的“佛性”,甚至是人性,按照《转法轮》中“禽兽附体”的说法,应该是被禽兽附体无疑。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路边水龙头拧开就能喝

七旬川剧潮人

二维码里的小生意

来一次影院约会吧

热门推荐

山西民众破冰摸鱼

桃花河治理春节前完工

北京文博交流馆开放

皮影戏迎新春

曹曦月展现多样魅力

蒙特卡洛马戏节开幕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五禽“附体”话主佛

2016-05-30 10:09:06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李洪志集贼性、狡性、毒性、色性、缩性等禽兽特性于一身,唯独见不到丝毫的“佛性”,甚至是人性,按照《转法轮》中“禽兽附体”的说法,应该是被禽兽附体无疑。

  李洪志自称是生性慈善、具备“真善忍”最高特性的宇宙主佛。然而,至少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李洪志非但没有给“光辉主佛”形象长脸,反而被人揭穿了谋财害命、坏事做尽的恶魔画皮,实在令人费解。《转法轮》中说,许多假佛、气功师很容易被大蟒、狐狸和黄鼠狼等禽兽附体,变成恶魔,“魔乱人世”。据此,笔者猜想,李洪志“佛性”沦丧、魔性大发,很可能是因某些禽兽附体的缘故,这里略作剖析。

  偷窃成性,疑为黄鼠狼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偷鸡高手。年轻时,李洪志爱偷吃老乡家的鸡,据发小王国庆回忆,“偷鸡呀!李洪志鬼点子多,在外边撒点苞米,顺着道撒到我们寝室,鸡就跟过来了,然后把门一关就抓。这小子个字高,胳膊长,一抓一个准,抓完之后,把两个鸡膀子一别塞麻袋里,最多有一次抓了11只鸡”(《哥们儿李洪志》)。李洪志这架势,同他所说的“那个黄鼠狼附体,吃起鸡肉那个样,简直狼吞虎咽的,骨头都不愿吐出来” (《转法轮》)的气功师何其神似! 

  拼凑功法。寄居泰国时,在母亲卢淑珍眼里,李洪志是一个

  “每天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的不学无术之徒;在妹夫孙森伦眼里,李洪志喜欢“参观寺庙、看泰国古代舞蹈、购买佛教气功书籍”,是一个“普普通通,沉默寡言的东北大汉子”(《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泰国归来,李洪志四处宣扬得到佛法,吹嘘“法轮功”是宇宙唯一大法,自己是能量无限的教主。然而,据知情人孙森伦透露,“这部高级的法轮功里的很多动作,是从泰国舞蹈和泰国寺庙佛像、壁画里学来的”,“在法轮功里处处都有这些舞蹈与佛教手势的影子” (《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可见,所谓“宇宙大法”只不过是李洪志以往“偷鸡术”的升级版罢了。

  剽窃常人。鼠窜美国后,李洪志依旧贼性难改,竟“偷”不择食,将贼手伸向了“垃圾一样”的常人,而且屡屡“伸手被捉”,被常人扇肿了佛脸。仅以2014年为例,先后就有“盗刊马季作品”、“盗用郭德纲和北京德云社的音频、视频资料”等多起“盗事”案发,一时间舆论哗然,“佛”脸丢尽,好不尴尬。

  分析:李洪志宣称四岁就开始修炼“真、善、忍”最高特性,其中“真”字的含义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李洪志先生小传》)。然而,从上述案例看,李洪志小时偷鸡、长大偷功,干得尽是些鸡鸣狗盗的勾当,毫无“真”字可言。如此贼性,被黄鼠狼附体无疑。

  奸诈狡猾,疑为狐狸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看病吃药,师徒有别。李洪志宣称,“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上带的都不是常人的东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法轮功》),“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承诺弟子“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转法轮》)。受“消业祛病”、“法身保护”等“轮理”的蛊惑,大法弟子死于病祸者不计其数。令弟子们死不瞑目的是,作为夺命“轮理”的始作俑者,李洪志一直就是药罐子、老病号。 仅在1983年至1990年期间,先后在吉林省19家医院看病吃药,到单位报销医药费有据可查的就有48次之多,而且还曾做过阑尾切除手术。

  补漏轮理,推卸责任。李洪志炮制“消业祛病”、“法身保护”、“修炼圆满”等“法理”,承诺弟子只要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就能走向圆满。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圆满”日期一拖再拖,“学法精进”弟子接连病亡,就连李洪志这尊“净白佛体”也是“病业”连连、朝不保夕,这让“轮内”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对此,在2014年的法会中,李洪志一方面将目前大法出现困境的责任统统推给弟子,归咎为弟子“修炼不精”和“常人之心”(《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另一方面,又编造 “大法不变”(《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早晚圆满”、“修炼如初,必成” (《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等 “新轮理”,粉饰其“师父”和“大法”的高大形象,妄图让弟子们“火柴疙兜修磨子——一路走到黑”。

  分析:李洪志就是一个“挖坑专业户”,挖下一个个“夺命坑”,引诱弟子往里跳,自己却作壁上观、闷声大发财。如此狡性,被狐狸附体无疑。

  言行恶毒,疑为蛇蝎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母亲是魔。李洪志父母离婚后,母亲卢淑珍独自一人拉扯李

  洪志兄妹四人。为了让子女们能够上进、有出息,万般艰辛,吃尽了苦头。然而,大儿子李洪志“从小就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经常跟别人打架”(《“大师”李洪志的“俗人”生活》)。转业到粮油公司,也“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去泰国探望妹妹李萍,“天天只会吃饭、睡觉、练功、逛寺庙”,对于家务事,从来不过问(《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泰国归来后,四处宣扬得到佛法,宣称“我妈是我的魔”,甚至偷改生日,伪装佛祖转世,将母亲置于未婚先孕的尴尬处境。

  妹夫杀手。前妹夫刘家奎、孙森伦在李洪志贫困潦倒之时,曾施以援手,帮助渡过难关。特别是孙森伦在李洪志寄居泰国期间,主动负担李洪志全家的吃穿用玩,照顾地无微不至;李洪志在龙莲寺斋堂教授他人气功期间,一直陪同左右,毫无怨言地充当翻译和“义工”,可以说是李洪志的大恩人。然而,李洪志发达后,却嫌弃他们长得丑、没文化、没本事,教唆大妹、二妹离婚,最终使刘、孙二人落了个妻离子散的悲惨下场。大妹李君的第二任丈夫李继光曾是大纪元集团的副总裁,为李洪志的大法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结果却在李洪志“消业祛病”、“法身保护”等“轮理”的毒害下命丧黄泉。

  分析:李洪志为了一己私利,不顾父母恩情、人伦亲情,肆意玩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伎俩。如此毒性,被蛇蝎附体无疑。

  好色荒淫,疑为“淫虫”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与“前世皇后”续前缘。李洪志天生是个多情种,一直艳遇不断、绯闻不断。在部队时,递纸条追女孩;在泰国期间,喜欢看人妖表演,多次到红灯区接受色情服务;在北京传功时,骚扰女学员被举报,……,类似风流艳事不胜枚举。其中,最为惊艳的是,李洪志称情人刘暂是他的“前世皇后”,在家中“金屋藏娇”,结果被妻子当场捉奸。当时,“刘暂在摇椅上坐着,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里面三点暴露无遗”,淫乱场景不堪入目。

  与女学员“一对多”。李洪志最近身体状况很不好,可谓是“病业”连连、朝不保夕,这从2013年的“替身门事件”、“四退”言论,及2014年明慧网“师父不在了”言论中可以得到印证。然而,即便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李洪志依旧是欲壑难填。据媒体爆料,李洪志与多名“神韵艺术团”女学员有染,甚至在豪华酒店开房长期包养。回想2014年旧金山法会上,面对弟子“飞天学校为什么不收学费”、“为什么孩子去了完全是山上在养”的提问时,李洪志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想减轻大法弟子的负担。孩子在山上有的时候表现状态不好的,我就知道家里的父母没修好。”不知李洪志和女学员们“男女双修”时,想起这番对话,会不会羞愧难当呢?

  分析:李洪志年轻时写情书追女兵;娶妻生女后嫖娼、偷情、看人妖表演;年逾花甲、老态龙钟仍旧荒淫无度,包养多名花季少女。如此色性,被“淫虫”附体无疑。

  遇事畏缩,疑为龟鳖附体,可信指数: ☆☆☆☆☆

  典型事例:

  “佛爹”面前甘当龟儿。 2014年,河南辉县大法弟子孙某,自称是李洪志的父亲,以“帮助女性净化身体,提升悟性,开启功能,使其达到先天圆满,回归高层世界”为由,先后与17名女弟子发生性关系,骗取钱财20余万元。对于这个凭空多出来的“佛爹”,李洪志没有施展法力让他“形神俱灭”,而是始终保持沉默,让人十分疑惑。是法力不够呢,还是“佛爹”属实不忍心下手呢,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洪志在“佛爹”面前甘当龟儿,龟缩功夫必定十分了得。

  法律面前主动认怂。李洪志虽然口口声声说,“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 (《转法轮》),但真正同法律较起真来,却总是灰溜溜地败下阵来。1999年,因从事邪教犯罪活动,被公安部通缉时,李洪志没有表现出什么“超常的”神通绝技,反倒是开溜功夫了得,像丧家犬一样跑到西方主子面前摇尾乞怜;2006年,因未系安全带驾车受到美国法院犯罪指控时,虽耍泼抵赖也无济于事,最终只好选择认罪伏法;2014年,因盗刊马季相声作品,遭到了马季之子马东的起诉,无奈下发表公开道歉,自煽耳光。

  常人面前不敢显神通。在李洪志眼中,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常人如同“垃圾一样”。然而,司马南、周锦兴等常人多次摆下擂台,要求与李洪志这尊“宇宙主佛”公开斗法时,李洪志却屡屡充当缩头乌龟,不敢应战。

  分析:李洪志鼓吹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神技”,有“规定和推迟地球爆炸”,“超度”世人躲过“末世劫难”等大神通。然而,在大法弟子公然“乱法”和“垃圾一样”的常人的挑战面前,却屡屡装孙子、委曲求全,丝毫看不到“宇宙主佛”的神通和底气。如此缩性,被龟鳖附体无疑。

  综上所述,李洪志集贼性、狡性、毒性、色性、缩性等禽兽特性于一身,唯独见不到丝毫的“佛性”,甚至是人性,按照《转法轮》中“禽兽附体”的说法,应该是被禽兽附体无疑。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