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孕妇治扁桃体发炎被护士误打禁用药 胎儿或畸形

来源:中国江苏网2016-08-25

见习记者 张益维 实习生 周 懿

6月22日,小夫妻杜国(化名)和吴丽(化名)迎来了等待四年的喜讯:吴丽怀孕了。

没有预想中的欢呼雀跃,也没有告知家人,在一阵沉默后,杜国默默转过身,哭了。而吴丽则又一次拿起手机,焦虑地查起了“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这种药物给胎儿带来致畸风险的可能。

杜国和吴丽的痛苦与焦虑,源自松江区泗泾医院的一次失误:6月14日,泗泾医院护士在执行医嘱时,误将给其他患者使用的“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注射给了要治疗扁桃体发炎的吴丽。

令她崩溃的是,药厂工作人员和妇产科的医生均表示,该药为孕妇禁用,不排除导致胎儿畸形的可能。

究竟谁来为此事负责?

护士误为孕妇注射破伤风

对于吴丽而言,去泗泾医院治疗扁桃体炎,成了她最后悔的一件事。

6月14日上午,觉得喉咙有些发炎的吴丽,决定去家附近的泗泾医院,看看嗓子。在此之前,她身体一直很好,除了为备孕每月固定去医院检查两次之外,几乎从未去过医院。

然而,6月9日,吴丽从自己每日的体温监测中发现了异常,她的体温升高了,她怀疑,自己可能怀孕了。

这个盼望已久的信号,让她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变得小心翼翼了。她决定去医院治疗她平日眼中的“小病”,并告诉泗泾医院五官科的医生,她有怀孕迹象,需要小心用药。

根据她的情况,泗泾医院医生给她开了青霉素类药物,并让她先做皮试,然后吃点东西,再来注射。

按照医生要求,完成皮试和采血后,吴丽要在11点48分前回到成人补液室。回到补液室后,吴丽特意告诉护士:我叫吴丽,是11点48分前回来的。

“她听到我报名后,拿着我的本子,把我带到一旁做肌肉注射的地方,直接打了一针。我当时看到是肌肉注射,还觉得很奇怪。”吴丽回忆当时的情况。

打完针后,吴丽忍不住问护士:“医生让我挂水前先吃饭,那打完针后还挂水么?”护士听过吴丽的话后,突然开始低头翻吴丽的病例本子。

打针的护士先对吴丽说:你等一会。接着开始联系医生。过一会,护士又对吴丽说:你等会,给你看病的医生请假了,我给你找别的医生。

护士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吴丽的不安,她追问,到底怎么了?

在吴丽的追问下,护士终于向其承认,因为人多太忙了,她错将其他患者的破伤风针,误打给了吴丽。

打错针或致胎儿畸形

护士的话让吴丽一瞬间崩溃了:“可是我可能怀孕了呀!针打错了,我的孩子怎么办?”

她跟着护士找到了泗泾医院的护士长,为了安抚吴丽,护士长将电话打给了“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的生产厂商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而厂商的回复,令吴丽更加崩溃。

“药厂的人说,这个药是孕妇禁用的。后来,泗泾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也说,从优生优育的角度,建议堕胎。”吴丽说。

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向晨报记者解释:“出于伦理的考虑,该药物并未在孕妇身上做过实验,药物对孕妇的影响并不明确。理论上讲,药物应该是无害的,可是理论需要实验的检验。”

“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是一种部分人会过敏的药物。未做皮试就被注射的吴丽,随后出现了明显的过敏反应。

照片显示,吴丽的身体多处出现红肿,手和脚也开始大面积蜕皮。“我很担心自己怀孕了,不敢用药,请假在家里,每天都很压抑。”吴丽说。

结婚四年以来,这是吴丽和杜国第一次暗暗希望之前的怀孕迹象是假的。

然而,6月22日,在发现怀孕迹象近2周后,吴丽和杜国,还是接到了那个让他们既兴奋又害怕的消息。B超显示,吴丽确实怀孕了。

而这个孩子会不会畸形,还是个未知数。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医生告诉吴丽和杜国,胎儿存在药物致畸风险,他们需要做好孕检,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希望医院能作出承诺

事件发生后,吴丽和杜国开始四处寻医。不乏有人建议他们,趁现在还年轻,停孕再怀一胎也未尝不可。

然而,这样的建议,被吴丽和杜国坚定地拒绝了。

“孕妇打错针这样的事情,几乎不会发生。也没有哪个医生能明确告诉我们,这样的药物究竟是否一定会导致畸形。所有人都在谈可能性。”吴丽说,“作为母亲,我不能因为这样的原因,放弃孩子。”

丈夫杜国的考虑则更多一些:他和吴丽已经结婚四年多了。始终没有孩子。在这次怀孕前,两人为早日怀孕,还双双接受了长达10个月的治疗。妻子吴丽为怀孕每天要服用200多粒药物,每月要去医院报到2次,两个人工资的三分之一,都用来治疗了。如今,杜国和吴丽都已经32岁,如果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今后还会再有孩子么”?

杜国希望泗泾医院能给个说法。

杜国向泗泾医院提出,希望泗泾医院能够承诺,如果未来孩子因打错针出现疾病,泗泾医院能够承担相应的费用。此外,泗泾医院能够就目前对其家庭造成的伤害,进行赔偿。

杜国说:“赔偿多少钱不重要,我们最希望得到的,是一个承诺。”

泗泾医院建议走司法途径

然而,对于杜国提出的要求,泗泾医院直接拒绝了。

6月29日,杜国拿到了一份落款为松江区泗泾医院护理部的声明,声明中承认,“护士在执行医嘱时误给患者注射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但是,同时表示:“根据患者提出的赔偿要求,期间医院与患者协商过三次。根据目前患者的身体状况,医院不做协商处理,建议走相关司法途径。”

“医院给了我这份声明后,就好像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再去找,就要我起诉。”杜国说。

对于泗泾医院的做法,杜国表示无法理解:“这不是赔偿不赔偿的问题,给孕妇打错针这么大的失误,给我的家庭带来这么大的痛苦,难道医院就答复一句,去法院起诉,就解决问题了?”

8月23日,晨报记者来到泗泾医院,想就此事进行采访,但泗泾医院方面一直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杜国说,事到如今,他们连一句正式的道歉都没有接到过,这令他非常想不通。

杜国先后走访了松江区医调委、法律援助中心、松江区卫生监督所进行咨询,然而结果却让杜国失望,现阶段如果想维权,简直太难了。

[松江区医调委]

医院拒绝调解,医调委爱莫能助

8月23日,在晨报记者的陪同下,杜国来到松江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松江区医调委的工作人员告诉杜国,由于泗泾医院已经明确拒绝调解,医调委也爱莫能助。这位工作人员说:“人民调解是一个双向的行为,且不具有强制性,如果医院拒绝,那医调委也没办法。”

医调委工作人员建议杜国,为了能够早日确定对胎儿最妥善的处理方式,应尽快去法院起诉。

[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

缺乏事实性依据,维权很难

那么,在现阶段,走司法途径能否帮助到吴丽夫妇呢?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民事律师,对此持保留意见。

这位律师说:“法律判决要以事实为依据,目前,还没有事实能证明,该药物确实给胎儿造成了伤害。那么,针对胎儿的维权也就缺乏事实依据。”

杜国问:“如果我和妻子因为担心孩子畸形,选择堕胎。泗泾医院要承担责任么?”

这位律师说:“目前,你们拿到的医疗诊断都只能证明胎儿存在药物致畸风险。药物致畸风险是一种可能性,而非一个事实。因此,药物致畸和堕胎之间无法构成绝对的因果关系。”

“如果我们最终不得不选择堕胎,且导致无法再孕育孩子,泗泾医院需要承担责任么?”杜国问。

“你们虽然有治疗史,但是现在已经怀孕了,证明你们有怀孕的能力,即使堕胎,你们未来也有怀孕的可能。因此,对于不孕不育的维权,同样存在难度。”该律师表示。

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的专家告诉杜国,他们应早日去卫生监督所做医疗事故责任鉴定。这份鉴定,将是他们维权的重要法律依据。

[松江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

目前做医疗鉴定,可能并不合适

对于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专家做医疗事故责任鉴定的建议,松江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却表示,由于现阶段药物对胎儿的损害还看不出来,专家还无法判定错误用药导致的人身损害程度,目前做医疗鉴定,可能并不合适。

工作人员告诉杜国:“你所要求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医疗事故检测结果,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医疗事故责任程度判定,二是人身损害程度判定。现在情况很特殊,医院错了是肯定错了。但是损害程度很难看出。那么现在的情况很难判定,因为无法对损害程度进行分级。”

换句话说,等孩子因打错针出现了畸形或异常时,才是杜国和吴丽申请医疗鉴定的时机。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孕妇治扁桃体发炎被护士误打禁用药 胎儿或畸形

2016-08-25 11:54:41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吴丽怀孕了。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医生告诉吴丽和杜国,胎儿存在药物致畸风险,他们需要做好孕检,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见习记者 张益维 实习生 周 懿

6月22日,小夫妻杜国(化名)和吴丽(化名)迎来了等待四年的喜讯:吴丽怀孕了。

没有预想中的欢呼雀跃,也没有告知家人,在一阵沉默后,杜国默默转过身,哭了。而吴丽则又一次拿起手机,焦虑地查起了“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这种药物给胎儿带来致畸风险的可能。

杜国和吴丽的痛苦与焦虑,源自松江区泗泾医院的一次失误:6月14日,泗泾医院护士在执行医嘱时,误将给其他患者使用的“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注射给了要治疗扁桃体发炎的吴丽。

令她崩溃的是,药厂工作人员和妇产科的医生均表示,该药为孕妇禁用,不排除导致胎儿畸形的可能。

究竟谁来为此事负责?

护士误为孕妇注射破伤风

对于吴丽而言,去泗泾医院治疗扁桃体炎,成了她最后悔的一件事。

6月14日上午,觉得喉咙有些发炎的吴丽,决定去家附近的泗泾医院,看看嗓子。在此之前,她身体一直很好,除了为备孕每月固定去医院检查两次之外,几乎从未去过医院。

然而,6月9日,吴丽从自己每日的体温监测中发现了异常,她的体温升高了,她怀疑,自己可能怀孕了。

这个盼望已久的信号,让她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变得小心翼翼了。她决定去医院治疗她平日眼中的“小病”,并告诉泗泾医院五官科的医生,她有怀孕迹象,需要小心用药。

根据她的情况,泗泾医院医生给她开了青霉素类药物,并让她先做皮试,然后吃点东西,再来注射。

按照医生要求,完成皮试和采血后,吴丽要在11点48分前回到成人补液室。回到补液室后,吴丽特意告诉护士:我叫吴丽,是11点48分前回来的。

“她听到我报名后,拿着我的本子,把我带到一旁做肌肉注射的地方,直接打了一针。我当时看到是肌肉注射,还觉得很奇怪。”吴丽回忆当时的情况。

打完针后,吴丽忍不住问护士:“医生让我挂水前先吃饭,那打完针后还挂水么?”护士听过吴丽的话后,突然开始低头翻吴丽的病例本子。

打针的护士先对吴丽说:你等一会。接着开始联系医生。过一会,护士又对吴丽说:你等会,给你看病的医生请假了,我给你找别的医生。

护士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吴丽的不安,她追问,到底怎么了?

在吴丽的追问下,护士终于向其承认,因为人多太忙了,她错将其他患者的破伤风针,误打给了吴丽。

打错针或致胎儿畸形

护士的话让吴丽一瞬间崩溃了:“可是我可能怀孕了呀!针打错了,我的孩子怎么办?”

她跟着护士找到了泗泾医院的护士长,为了安抚吴丽,护士长将电话打给了“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的生产厂商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而厂商的回复,令吴丽更加崩溃。

“药厂的人说,这个药是孕妇禁用的。后来,泗泾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也说,从优生优育的角度,建议堕胎。”吴丽说。

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向晨报记者解释:“出于伦理的考虑,该药物并未在孕妇身上做过实验,药物对孕妇的影响并不明确。理论上讲,药物应该是无害的,可是理论需要实验的检验。”

“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是一种部分人会过敏的药物。未做皮试就被注射的吴丽,随后出现了明显的过敏反应。

照片显示,吴丽的身体多处出现红肿,手和脚也开始大面积蜕皮。“我很担心自己怀孕了,不敢用药,请假在家里,每天都很压抑。”吴丽说。

结婚四年以来,这是吴丽和杜国第一次暗暗希望之前的怀孕迹象是假的。

然而,6月22日,在发现怀孕迹象近2周后,吴丽和杜国,还是接到了那个让他们既兴奋又害怕的消息。B超显示,吴丽确实怀孕了。

而这个孩子会不会畸形,还是个未知数。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医生告诉吴丽和杜国,胎儿存在药物致畸风险,他们需要做好孕检,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希望医院能作出承诺

事件发生后,吴丽和杜国开始四处寻医。不乏有人建议他们,趁现在还年轻,停孕再怀一胎也未尝不可。

然而,这样的建议,被吴丽和杜国坚定地拒绝了。

“孕妇打错针这样的事情,几乎不会发生。也没有哪个医生能明确告诉我们,这样的药物究竟是否一定会导致畸形。所有人都在谈可能性。”吴丽说,“作为母亲,我不能因为这样的原因,放弃孩子。”

丈夫杜国的考虑则更多一些:他和吴丽已经结婚四年多了。始终没有孩子。在这次怀孕前,两人为早日怀孕,还双双接受了长达10个月的治疗。妻子吴丽为怀孕每天要服用200多粒药物,每月要去医院报到2次,两个人工资的三分之一,都用来治疗了。如今,杜国和吴丽都已经32岁,如果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今后还会再有孩子么”?

杜国希望泗泾医院能给个说法。

杜国向泗泾医院提出,希望泗泾医院能够承诺,如果未来孩子因打错针出现疾病,泗泾医院能够承担相应的费用。此外,泗泾医院能够就目前对其家庭造成的伤害,进行赔偿。

杜国说:“赔偿多少钱不重要,我们最希望得到的,是一个承诺。”

泗泾医院建议走司法途径

然而,对于杜国提出的要求,泗泾医院直接拒绝了。

6月29日,杜国拿到了一份落款为松江区泗泾医院护理部的声明,声明中承认,“护士在执行医嘱时误给患者注射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但是,同时表示:“根据患者提出的赔偿要求,期间医院与患者协商过三次。根据目前患者的身体状况,医院不做协商处理,建议走相关司法途径。”

“医院给了我这份声明后,就好像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再去找,就要我起诉。”杜国说。

对于泗泾医院的做法,杜国表示无法理解:“这不是赔偿不赔偿的问题,给孕妇打错针这么大的失误,给我的家庭带来这么大的痛苦,难道医院就答复一句,去法院起诉,就解决问题了?”

8月23日,晨报记者来到泗泾医院,想就此事进行采访,但泗泾医院方面一直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杜国说,事到如今,他们连一句正式的道歉都没有接到过,这令他非常想不通。

杜国先后走访了松江区医调委、法律援助中心、松江区卫生监督所进行咨询,然而结果却让杜国失望,现阶段如果想维权,简直太难了。

[松江区医调委]

医院拒绝调解,医调委爱莫能助

8月23日,在晨报记者的陪同下,杜国来到松江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松江区医调委的工作人员告诉杜国,由于泗泾医院已经明确拒绝调解,医调委也爱莫能助。这位工作人员说:“人民调解是一个双向的行为,且不具有强制性,如果医院拒绝,那医调委也没办法。”

医调委工作人员建议杜国,为了能够早日确定对胎儿最妥善的处理方式,应尽快去法院起诉。

[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

缺乏事实性依据,维权很难

那么,在现阶段,走司法途径能否帮助到吴丽夫妇呢?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民事律师,对此持保留意见。

这位律师说:“法律判决要以事实为依据,目前,还没有事实能证明,该药物确实给胎儿造成了伤害。那么,针对胎儿的维权也就缺乏事实依据。”

杜国问:“如果我和妻子因为担心孩子畸形,选择堕胎。泗泾医院要承担责任么?”

这位律师说:“目前,你们拿到的医疗诊断都只能证明胎儿存在药物致畸风险。药物致畸风险是一种可能性,而非一个事实。因此,药物致畸和堕胎之间无法构成绝对的因果关系。”

“如果我们最终不得不选择堕胎,且导致无法再孕育孩子,泗泾医院需要承担责任么?”杜国问。

“你们虽然有治疗史,但是现在已经怀孕了,证明你们有怀孕的能力,即使堕胎,你们未来也有怀孕的可能。因此,对于不孕不育的维权,同样存在难度。”该律师表示。

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的专家告诉杜国,他们应早日去卫生监督所做医疗事故责任鉴定。这份鉴定,将是他们维权的重要法律依据。

[松江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

目前做医疗鉴定,可能并不合适

对于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专家做医疗事故责任鉴定的建议,松江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却表示,由于现阶段药物对胎儿的损害还看不出来,专家还无法判定错误用药导致的人身损害程度,目前做医疗鉴定,可能并不合适。

工作人员告诉杜国:“你所要求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医疗事故检测结果,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医疗事故责任程度判定,二是人身损害程度判定。现在情况很特殊,医院错了是肯定错了。但是损害程度很难看出。那么现在的情况很难判定,因为无法对损害程度进行分级。”

换句话说,等孩子因打错针出现了畸形或异常时,才是杜国和吴丽申请医疗鉴定的时机。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