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守护好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雄安新区踏访记 

来源:新华网2017-04-20

新华社雄安4月20日电 题:守护好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雄安新区踏访记

新华社记者

雄安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里镌刻着鲜明的红色印记,孕育了深厚的传统文化,传承了久远的历史文脉。

千年大计落子雄安,历史与未来在这里交汇,传统与创新在这里融合。雄安新区将带着“坚持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历史文脉”的使命,开启新的文明创建之旅。

红色文化传统历久弥新

春日的阳光照耀在白洋淀的水面,波光潋滟。水边孩童打闹嬉戏,游船不时划过,留下道道涟漪。而70多年前,这里曾是水上游击战的战场。

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前馆长周润彪说,1939年,日寇攻陷新安(今安新)县城,开始扫荡白洋淀。

“到了秋天,雁翎队成立,初建时有渔猎户22人,每人自带火枪和小船。他们对火枪的性能非常熟悉,为了防止火药受潮,大家在火眼和枪口插堵上雁翎。”周润彪说。

雁翎队后来发展到近200名队员。他们在极艰苦的环境下,打日寇、锄汉奸、端岗楼、拿据点,先后同日伪军进行了大小70多次战斗,歼灭、俘虏日伪军数百人。

“置生死于度外、不怕牺牲,为了保卫家园奋起抗争,以雁翎队为代表的红色精神,极大地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周润彪说。

安新县赵北口镇赵庄子村附近的津保航道是雁翎队伏击日寇的主战场,村史馆里存放着抗战时使用的枪支等老物件儿。76岁的赵雁林说:“这里的人们有豪侠之气,战争年代,很多老百姓自发保护干部、保护子弟兵。”

革命故事到处流传。66岁的王木头一辈子都在讲述白洋淀畔的红色故事,他的岳父赵波是抗战电影《小兵张嘎》的原型。作为白洋淀抗战纪念馆的讲解员,18年来,王木头划船行进约3万公里的水路,听他讲解的游客超过了200万人次。

“我跟岳父一起生活了35年。老人在晚年低调、朴素,但他的事迹却不普通。当时,他年纪小,点子多、胆量大、战功卓著,在战火的历练中迅速成长。”他说。

“很多人不知道安新在哪儿,但人们都知道白洋淀、知道小兵张嘎。革命前辈的事迹永远不会磨灭,他们的精神在新区建设中会得到传承弘扬,激励我们为美好生活而奋斗。”他说。

沧桑古韵源远流长

上溯千年,白洋淀流域曾是“燕南赵北”“宋辽对峙”的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期,燕国和赵国在此地筑起防御工事,遥遥相对。宋辽对峙时期,这里既硝烟弥漫,又是边境贸易“榷场”最早的发源地。

“大家常说‘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这可是有历史依据的。”对当地文化颇有研究的雄县退休干部郭贺明说,相传,荆轲刺秦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雄悲歌,就是从这里传出。

有一种主流的史学观点认为,今日白洋淀河湖港汊、河道交错的格局,最早形成于北宋时期。

“古代以水护邦,现代以水兴城,未来水城共融。”郭贺明以简约的话语,概括了白洋淀的变化脉络。

约一千多年前,白洋淀常因水而困,水大时泛滥,无法耕种,水小时不利于防边。有官员上书朝廷建议屯田戍边,遏制辽国骑兵。郭贺明说,官员为秘密勘察水势,组织了“蓼花游”,以赏花为名,暗测地形,筑建塘泊防线。

后来,历经治理,白洋淀里淀泊与河道相接,深处可以行船,浅处可以种稻、栽苇,形成稼禾四野之势。

三个县境内有众多文化遗存,如新石器时代遗址、春秋战国时期遗址、古战道等。周润彪说,雄县、安新、容城三县有独特久远的建置史,如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雄安新区。

“在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中,要保存历史记忆、延续文化脉络,让传统文化继续在新区的建设中得到传承,内涵得到不断丰富。”他说。

淳朴乡风薪火相传

从容城通往安新的白洋淀大道上,有一座三贤文化广场。当地人引以为豪的“三贤”——元初知名学者刘因、明朝名臣杨继盛、清初大儒孙奇逢,是当地崇尚忠义淳朴乡风的标志。

“当年,杨继盛以国家利益为重,冒死揭发奸臣严嵩,后被打入监狱,哪怕家破人亡,也宁死不屈。他在大是大非面前的义无反顾,数百年来为容城人传颂和敬仰。”容城县志主编曹宏宇说,“三贤”的事迹滋养了一代代容城人。

忠义、善良、豪爽,历史延续下来的淳朴乡风,将在新区建设中发挥重要的基础作用。白洋淀王家寨村望月岛上,67岁的陈茂拴跟老伴儿经营一家民宿,“五一”旅游旺季来临之前,家里人忙着用木船运来啤酒、可乐和零食。“这些年我受益于党的政策,生活越来越好。”老人说。一年下来,老两口经营的民宿能有30多万元收入。

“未来白洋淀要清污、疏浚,如果需要我们搬迁的话,我是老党员,我第一个搬,为了国家大事义不容辞。”陈茂拴说。

安新县三台镇聚集了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制鞋企业。新庄窠村党支部书记马双武说,为了新区的发展,很多企业必须淘汰旧设备、提升产业水平。“我儿子也经营了个鞋厂,雇了六七十个人,在当地规模算小的,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但是家里人商量,不管怎样都要服从大局,服从新区建设,舍小家、为大家。”

记者采访所及,当地干部群众都表达了服从大局、积极支持新区建设的心愿。虽然旧家难舍,但乡亲们认为,作为雄安人,不能固守一己之利,让搬就搬,相信政府会安排好自己的生产生活。

“新区建设不仅会促进经济快速发展,也会带动一场社会风气的变革,未来新区应该保持现代性、开放性,但同时要避免泥沙俱下,要让新区成为一座道德之城、文明之城、创新示范之城。”郭贺明说。(记者娄琛、熊争艳、任丽颖、陈炜伟、王民)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你会为共享衣橱买单吗

巫娜和她的古琴人生

"死亡"体验

重庆周边露营圣地

热门推荐

学拉丁舞的老年大学生

村民挖出恐龙蛋化石

八旬拳师义务授徒

罕见鸟类钳嘴鹳

金士杰感慨花甲得子

《和你唱》三代同台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守护好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雄安新区踏访记 

2017-04-20 19:20:03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题:守护好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雄安新区踏访记 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前馆长周润彪说,1939年,日寇攻陷新安(今安新)县城,开始扫荡白洋淀。

新华社雄安4月20日电 题:守护好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雄安新区踏访记

新华社记者

雄安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里镌刻着鲜明的红色印记,孕育了深厚的传统文化,传承了久远的历史文脉。

千年大计落子雄安,历史与未来在这里交汇,传统与创新在这里融合。雄安新区将带着“坚持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历史文脉”的使命,开启新的文明创建之旅。

红色文化传统历久弥新

春日的阳光照耀在白洋淀的水面,波光潋滟。水边孩童打闹嬉戏,游船不时划过,留下道道涟漪。而70多年前,这里曾是水上游击战的战场。

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前馆长周润彪说,1939年,日寇攻陷新安(今安新)县城,开始扫荡白洋淀。

“到了秋天,雁翎队成立,初建时有渔猎户22人,每人自带火枪和小船。他们对火枪的性能非常熟悉,为了防止火药受潮,大家在火眼和枪口插堵上雁翎。”周润彪说。

雁翎队后来发展到近200名队员。他们在极艰苦的环境下,打日寇、锄汉奸、端岗楼、拿据点,先后同日伪军进行了大小70多次战斗,歼灭、俘虏日伪军数百人。

“置生死于度外、不怕牺牲,为了保卫家园奋起抗争,以雁翎队为代表的红色精神,极大地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周润彪说。

安新县赵北口镇赵庄子村附近的津保航道是雁翎队伏击日寇的主战场,村史馆里存放着抗战时使用的枪支等老物件儿。76岁的赵雁林说:“这里的人们有豪侠之气,战争年代,很多老百姓自发保护干部、保护子弟兵。”

革命故事到处流传。66岁的王木头一辈子都在讲述白洋淀畔的红色故事,他的岳父赵波是抗战电影《小兵张嘎》的原型。作为白洋淀抗战纪念馆的讲解员,18年来,王木头划船行进约3万公里的水路,听他讲解的游客超过了200万人次。

“我跟岳父一起生活了35年。老人在晚年低调、朴素,但他的事迹却不普通。当时,他年纪小,点子多、胆量大、战功卓著,在战火的历练中迅速成长。”他说。

“很多人不知道安新在哪儿,但人们都知道白洋淀、知道小兵张嘎。革命前辈的事迹永远不会磨灭,他们的精神在新区建设中会得到传承弘扬,激励我们为美好生活而奋斗。”他说。

沧桑古韵源远流长

上溯千年,白洋淀流域曾是“燕南赵北”“宋辽对峙”的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期,燕国和赵国在此地筑起防御工事,遥遥相对。宋辽对峙时期,这里既硝烟弥漫,又是边境贸易“榷场”最早的发源地。

“大家常说‘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这可是有历史依据的。”对当地文化颇有研究的雄县退休干部郭贺明说,相传,荆轲刺秦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雄悲歌,就是从这里传出。

有一种主流的史学观点认为,今日白洋淀河湖港汊、河道交错的格局,最早形成于北宋时期。

“古代以水护邦,现代以水兴城,未来水城共融。”郭贺明以简约的话语,概括了白洋淀的变化脉络。

约一千多年前,白洋淀常因水而困,水大时泛滥,无法耕种,水小时不利于防边。有官员上书朝廷建议屯田戍边,遏制辽国骑兵。郭贺明说,官员为秘密勘察水势,组织了“蓼花游”,以赏花为名,暗测地形,筑建塘泊防线。

后来,历经治理,白洋淀里淀泊与河道相接,深处可以行船,浅处可以种稻、栽苇,形成稼禾四野之势。

三个县境内有众多文化遗存,如新石器时代遗址、春秋战国时期遗址、古战道等。周润彪说,雄县、安新、容城三县有独特久远的建置史,如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雄安新区。

“在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中,要保存历史记忆、延续文化脉络,让传统文化继续在新区的建设中得到传承,内涵得到不断丰富。”他说。

淳朴乡风薪火相传

从容城通往安新的白洋淀大道上,有一座三贤文化广场。当地人引以为豪的“三贤”——元初知名学者刘因、明朝名臣杨继盛、清初大儒孙奇逢,是当地崇尚忠义淳朴乡风的标志。

“当年,杨继盛以国家利益为重,冒死揭发奸臣严嵩,后被打入监狱,哪怕家破人亡,也宁死不屈。他在大是大非面前的义无反顾,数百年来为容城人传颂和敬仰。”容城县志主编曹宏宇说,“三贤”的事迹滋养了一代代容城人。

忠义、善良、豪爽,历史延续下来的淳朴乡风,将在新区建设中发挥重要的基础作用。白洋淀王家寨村望月岛上,67岁的陈茂拴跟老伴儿经营一家民宿,“五一”旅游旺季来临之前,家里人忙着用木船运来啤酒、可乐和零食。“这些年我受益于党的政策,生活越来越好。”老人说。一年下来,老两口经营的民宿能有30多万元收入。

“未来白洋淀要清污、疏浚,如果需要我们搬迁的话,我是老党员,我第一个搬,为了国家大事义不容辞。”陈茂拴说。

安新县三台镇聚集了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制鞋企业。新庄窠村党支部书记马双武说,为了新区的发展,很多企业必须淘汰旧设备、提升产业水平。“我儿子也经营了个鞋厂,雇了六七十个人,在当地规模算小的,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但是家里人商量,不管怎样都要服从大局,服从新区建设,舍小家、为大家。”

记者采访所及,当地干部群众都表达了服从大局、积极支持新区建设的心愿。虽然旧家难舍,但乡亲们认为,作为雄安人,不能固守一己之利,让搬就搬,相信政府会安排好自己的生产生活。

“新区建设不仅会促进经济快速发展,也会带动一场社会风气的变革,未来新区应该保持现代性、开放性,但同时要避免泥沙俱下,要让新区成为一座道德之城、文明之城、创新示范之城。”郭贺明说。(记者娄琛、熊争艳、任丽颖、陈炜伟、王民)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新闻热词搜索
来源:360新闻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