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前半生》开播 靳东马伊琍共话"子君"三生三世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7-07-06

  原标题:靳东马伊琍共话“子君”三生三世

  42集都市情感大剧《我的前半生》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该剧改编自香港著名女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说,靳东、马伊琍、袁泉、雷佳音、吴越等众多实力派演员主演,更有陈道明、梅婷等客串,讲述了生活优越安逸的全职太太罗子君(马伊琍饰)与丈夫陈俊生(雷佳音饰)离婚后一切被迫归零,在闺蜜唐晶(袁泉饰)及其精英男友贺涵(靳东饰)的帮助下打破困境,进入职场,在自我成长中,从前半生走向人生下一程的故事。

  整部剧摒弃了许多都市情感类作品一贯放大的人生鸡汤和爱情至上法则,力求在展现多元的婚姻价值观的同时,用犀利与深刻的视听语言,探讨着一段关系走向终结的多种原因:如价值观的偏离、能力的差距、原生家庭对现有新家庭的消耗等等。这种深入的思考和剖析,也无疑将为现实中身处婚姻、情感困境的人提供一剂苦口利心的“良药”。编剧秦雯表示,“我们希望全方位展示一个立体人物的困惑,以及她的发泄和解决方案,也许不一定你会站在她这一边,但是她至少能够让大家有一些思考。”

  在中国文学史上,“子君”这个看似普通的名字,却牵连起鲁迅、亦舒两位不同时代的文学大家。短篇小说《伤逝》是鲁迅唯一一篇讲述男女爱情的作品,在小说中,鲁迅讲述了子君和涓生冲破传统家庭阻碍、从自由恋爱到婚姻破裂的故事。在鲁迅看来,只有妇女真正掌握了经济大权,参与社会生活,不把自己局限在小家庭里,不把婚姻当成唯一的职业,才有可能真正获得“解放”和“自由”。

  57年之后,一位痴迷鲁迅的女作家亦舒,则把子君与涓生的故事搬到了80年代的香港,写下了小说《我的前半生》。作品中,亦舒试图塑造出一个新的“子君”,改写了她半个世纪前的悲剧命运。亦舒曾坦言,她的目的就在于探寻新时代下女子的不同选择和命运。在新的时代社会环境下,亦舒使女主角子君彻底意识到独立的重要,她自食其力,逐渐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从《伤逝》中被抛弃的“子君”,到小说《我的前半生》里开始自省,一步步走向独立的子君。“子君”的形象变化,折射着两位作家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对爱情、婚姻的不同看法,探讨着不同时代女性独立的可能性。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站在这两部作品的“肩膀”上,在当代中国社会的环境下,对女性独立、自由等话题进行探讨,主题具有浓厚的现代意识。故事被成功移植到了当代大都市上海,表现了当代女性对自我、婚姻、事业、家庭等多个维度的思考以及多元价值的选择。通过这部戏,观众将看到罗子君从一个充满依赖性的小女人,一步步走向独立的过程,看到现代女性寻求自身独立价值的可贵和不易。

  子君跨越近百年的“三生三世”,在作品中碰撞、交融,展现着不同时代中对女性价值的思考与审视。编剧秦雯曾在采访中提到,“在这部戏中,我们更关注的是,这样一个女人出走原有的家庭之后,她的成长、她的情感是怎样的,以此来探讨当代环境下人与人的情感模式。”

  内存

  《我的前半生》

  那些男人女人们

  《我的前半生》从多个维度描绘着都市人的婚姻情感百态,尤其深入地审视了当代人的婚姻家庭观,着力于刻画几位主人公面对婚姻的复杂心理变化,描绘现实生活中夫妻在面对婚姻出现问题的抉择和担当。剧中通过多元化“婚姻观”的展现,呈现了当代婚姻生活中的几种典型状态。对于婚变前的“全职太太”罗子君(马伊琍饰)而言,婚姻就是自己的全部,她只要安心在家,打扮好自己,照顾好丈夫和儿子就够了;而子君的闺蜜唐晶(袁泉饰)则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她确信爱情易逝、婚姻易碎,所以日夜兼程追求物质和精神的独立,靠婚姻不如靠自己;同是职业女性的凌玲(吴越饰)则为了生活精打细算,费尽心机只愿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圆满;而子君的妹妹子群(张龄心饰)则代表了社会中最普通的家庭妇女,贫贱夫妻百事哀,一边忙碌照顾家庭,另一边还要为生计奔波工作。

  剧中男性的婚姻观也各不相同。纵横职场的商界精英贺涵(靳东饰)在婚姻面前踟蹰不前,他认为:“人生不易,结婚就是找一个队友同舟共济”;谨小慎微的陈俊生(雷佳音饰)则是一个传统男人,赚钱养家,一力扛起家庭的重担步履沉重;子群的丈夫白光则以爱情之名成婚,却眼高手低,吊儿郎当“没正形”;而老金则是在家庭中一味付出的类型,老好人做饭煮菜修家具样样都行,认为男性应该是家庭的支柱,任何情况下都不愿放下自尊。与此同时,单亲妈妈如何独自抚养孩子、离婚再婚将会遭遇怎样的家庭困境、如何看待父母的夕阳红恋情诸多话题也都在剧中有着深刻的呈现和展示,当代人的婚姻百态尽在其间。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社事办女主任的成就感

驻村"第一书记"的一天

这些重庆老店 你去过吗

热门推荐

北影走出的6位校花

靳东晒与陈道明合影

《倚天》女星今昔对比

世界小姐展开体育竞技

新《流星花园》引争议

章子怡大学作品曝光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我的前半生》开播 靳东马伊琍共话"子君"三生三世

2017-07-06 06:37:34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42集都市情感大剧《我的前半生》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

  原标题:靳东马伊琍共话“子君”三生三世

  42集都市情感大剧《我的前半生》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该剧改编自香港著名女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说,靳东、马伊琍、袁泉、雷佳音、吴越等众多实力派演员主演,更有陈道明、梅婷等客串,讲述了生活优越安逸的全职太太罗子君(马伊琍饰)与丈夫陈俊生(雷佳音饰)离婚后一切被迫归零,在闺蜜唐晶(袁泉饰)及其精英男友贺涵(靳东饰)的帮助下打破困境,进入职场,在自我成长中,从前半生走向人生下一程的故事。

  整部剧摒弃了许多都市情感类作品一贯放大的人生鸡汤和爱情至上法则,力求在展现多元的婚姻价值观的同时,用犀利与深刻的视听语言,探讨着一段关系走向终结的多种原因:如价值观的偏离、能力的差距、原生家庭对现有新家庭的消耗等等。这种深入的思考和剖析,也无疑将为现实中身处婚姻、情感困境的人提供一剂苦口利心的“良药”。编剧秦雯表示,“我们希望全方位展示一个立体人物的困惑,以及她的发泄和解决方案,也许不一定你会站在她这一边,但是她至少能够让大家有一些思考。”

  在中国文学史上,“子君”这个看似普通的名字,却牵连起鲁迅、亦舒两位不同时代的文学大家。短篇小说《伤逝》是鲁迅唯一一篇讲述男女爱情的作品,在小说中,鲁迅讲述了子君和涓生冲破传统家庭阻碍、从自由恋爱到婚姻破裂的故事。在鲁迅看来,只有妇女真正掌握了经济大权,参与社会生活,不把自己局限在小家庭里,不把婚姻当成唯一的职业,才有可能真正获得“解放”和“自由”。

  57年之后,一位痴迷鲁迅的女作家亦舒,则把子君与涓生的故事搬到了80年代的香港,写下了小说《我的前半生》。作品中,亦舒试图塑造出一个新的“子君”,改写了她半个世纪前的悲剧命运。亦舒曾坦言,她的目的就在于探寻新时代下女子的不同选择和命运。在新的时代社会环境下,亦舒使女主角子君彻底意识到独立的重要,她自食其力,逐渐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从《伤逝》中被抛弃的“子君”,到小说《我的前半生》里开始自省,一步步走向独立的子君。“子君”的形象变化,折射着两位作家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对爱情、婚姻的不同看法,探讨着不同时代女性独立的可能性。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站在这两部作品的“肩膀”上,在当代中国社会的环境下,对女性独立、自由等话题进行探讨,主题具有浓厚的现代意识。故事被成功移植到了当代大都市上海,表现了当代女性对自我、婚姻、事业、家庭等多个维度的思考以及多元价值的选择。通过这部戏,观众将看到罗子君从一个充满依赖性的小女人,一步步走向独立的过程,看到现代女性寻求自身独立价值的可贵和不易。

  子君跨越近百年的“三生三世”,在作品中碰撞、交融,展现着不同时代中对女性价值的思考与审视。编剧秦雯曾在采访中提到,“在这部戏中,我们更关注的是,这样一个女人出走原有的家庭之后,她的成长、她的情感是怎样的,以此来探讨当代环境下人与人的情感模式。”

  内存

  《我的前半生》

  那些男人女人们

  《我的前半生》从多个维度描绘着都市人的婚姻情感百态,尤其深入地审视了当代人的婚姻家庭观,着力于刻画几位主人公面对婚姻的复杂心理变化,描绘现实生活中夫妻在面对婚姻出现问题的抉择和担当。剧中通过多元化“婚姻观”的展现,呈现了当代婚姻生活中的几种典型状态。对于婚变前的“全职太太”罗子君(马伊琍饰)而言,婚姻就是自己的全部,她只要安心在家,打扮好自己,照顾好丈夫和儿子就够了;而子君的闺蜜唐晶(袁泉饰)则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她确信爱情易逝、婚姻易碎,所以日夜兼程追求物质和精神的独立,靠婚姻不如靠自己;同是职业女性的凌玲(吴越饰)则为了生活精打细算,费尽心机只愿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圆满;而子君的妹妹子群(张龄心饰)则代表了社会中最普通的家庭妇女,贫贱夫妻百事哀,一边忙碌照顾家庭,另一边还要为生计奔波工作。

  剧中男性的婚姻观也各不相同。纵横职场的商界精英贺涵(靳东饰)在婚姻面前踟蹰不前,他认为:“人生不易,结婚就是找一个队友同舟共济”;谨小慎微的陈俊生(雷佳音饰)则是一个传统男人,赚钱养家,一力扛起家庭的重担步履沉重;子群的丈夫白光则以爱情之名成婚,却眼高手低,吊儿郎当“没正形”;而老金则是在家庭中一味付出的类型,老好人做饭煮菜修家具样样都行,认为男性应该是家庭的支柱,任何情况下都不愿放下自尊。与此同时,单亲妈妈如何独自抚养孩子、离婚再婚将会遭遇怎样的家庭困境、如何看待父母的夕阳红恋情诸多话题也都在剧中有着深刻的呈现和展示,当代人的婚姻百态尽在其间。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白永茂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