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民乐演奏家边弹边说变“演员”

来源:北京日报2017-07-11

(记者 韩轩)玄奘取经的故事,从古至今被讲述了无数次。大型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近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有趣的是,中阮演奏家冯满天、琵琶演奏家赵聪等演奏家不再在舞台上正襟危坐,而是变成了该剧的“演员”,边弹边说,用民族音乐和表演再现玄奘的故事。

《玄奘西行》由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南集团联手推出,采用“民族器乐剧”的形式,这在演出界还是首次。全剧由《大乘天》《佛门》等17个章节组成,核心是音乐,但不是一曲连着一曲的音乐会,而是有台词、有动作的“器乐剧”。“歌剧、舞剧、音乐剧都是来自于西方,我一直有个愿望,做真正产自中国的剧种——民族器乐剧。”中央民族乐团驻团作曲家姜莹虽然是个80后,但有自己的想法和野心。

“用乐器展现一个故事,难度确实很大。”身兼作曲、编剧和总导演的姜莹说,不同于话剧、歌剧等可以通过台词推进剧情发展,纯粹的器乐非常抽象,用它表演一个完整的故事非常困难。为了让乐器的表现力更丰满,姜莹想了一个办法:“器乐剧这种形式,就是将乐器人格化,将演奏故事化。”

“比如在《祭天》这一章,一个古老的部落遭遇干旱要祈雨,表现老酋长就用低音管子,而老酋长的儿子就用高音管子体现,显得年轻人的情绪非常高亢。”姜莹说,音乐依旧是推动剧情的第一语言。比如少年玄奘和师父用笛子和箫的吹奏,表现二人的佛法造诣,而用维吾尔族传统乐器萨塔尔,表现沙漠遇险的苍凉悲怆。

这样一来,平日里那些在舞台上正襟危坐演奏的民乐家,就有了一个新身份——演员。剧目中饰演老年玄奘的就是乐团的唢呐演奏家单文通;中阮演奏家冯满天化身指路的仙人,在多媒体效果营造的“沙丘”上边弹边说;琵琶演奏家赵聪穿戴上火红的戏服,以女神的身份,奏响热烈的琵琶。

《玄奘西行》中涵盖上百种民族乐器,除了笛箫、唢呐、大鼓、古筝、二胡等常见乐器外,还有不少表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乃至印度风格特征的乐器。在第八章《高昌》中,高昌王设宴款待玄奘,恰逢乌孙王来访,便邀请乐手吹拉弹唱,展示了艾捷克、热瓦普、萨塔尔等少数民族乐器。

“挺有意思的,不枯燥。”中场休息时,一位观众刚见识了《高昌》这一章中各式各样的民族乐器,十分兴奋,“比看音乐会能记住得多。”而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俞峰也认为,原来民族乐团的演奏形式往往“照搬西方的感觉”,在台上合奏、齐奏,“但什么是民族乐团的表演形式?《玄奘西行》做出了创新和探索。”

“中国优秀民族文化要传承,就必须吸引年轻人。”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认为,“在剧目中让演奏家开口说话,完成舞台表演,再加上唯美的舞美制作,就是要用符合这个时代的方式,把传统民族文化和大众沟通。”据悉,该剧将在北京演出至7月12日,之后从9月起将在成都、上海、苏州等地开展巡演。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旋风"车手

打望重庆机场T3A

重庆藏着这样的仙境

热门推荐

喜儿与杰克逊同台了

这样的栈道敢去吗

“中国式斗牛”

镜泊湖现“三面飞瀑”

李治廷最新写真曝光

娄艺潇戴鸭舌帽拍大片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民乐演奏家边弹边说变“演员”

2017-07-11 03:34:37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玄奘取经的故事,从古至今被讲述了无数次。《玄奘西行》中涵盖上百种民族乐器,除了笛箫、唢呐、大鼓、古筝、二胡等常见乐器外,还有不少表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乃至印度风格特征的乐器。

(记者 韩轩)玄奘取经的故事,从古至今被讲述了无数次。大型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近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有趣的是,中阮演奏家冯满天、琵琶演奏家赵聪等演奏家不再在舞台上正襟危坐,而是变成了该剧的“演员”,边弹边说,用民族音乐和表演再现玄奘的故事。

《玄奘西行》由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南集团联手推出,采用“民族器乐剧”的形式,这在演出界还是首次。全剧由《大乘天》《佛门》等17个章节组成,核心是音乐,但不是一曲连着一曲的音乐会,而是有台词、有动作的“器乐剧”。“歌剧、舞剧、音乐剧都是来自于西方,我一直有个愿望,做真正产自中国的剧种——民族器乐剧。”中央民族乐团驻团作曲家姜莹虽然是个80后,但有自己的想法和野心。

“用乐器展现一个故事,难度确实很大。”身兼作曲、编剧和总导演的姜莹说,不同于话剧、歌剧等可以通过台词推进剧情发展,纯粹的器乐非常抽象,用它表演一个完整的故事非常困难。为了让乐器的表现力更丰满,姜莹想了一个办法:“器乐剧这种形式,就是将乐器人格化,将演奏故事化。”

“比如在《祭天》这一章,一个古老的部落遭遇干旱要祈雨,表现老酋长就用低音管子,而老酋长的儿子就用高音管子体现,显得年轻人的情绪非常高亢。”姜莹说,音乐依旧是推动剧情的第一语言。比如少年玄奘和师父用笛子和箫的吹奏,表现二人的佛法造诣,而用维吾尔族传统乐器萨塔尔,表现沙漠遇险的苍凉悲怆。

这样一来,平日里那些在舞台上正襟危坐演奏的民乐家,就有了一个新身份——演员。剧目中饰演老年玄奘的就是乐团的唢呐演奏家单文通;中阮演奏家冯满天化身指路的仙人,在多媒体效果营造的“沙丘”上边弹边说;琵琶演奏家赵聪穿戴上火红的戏服,以女神的身份,奏响热烈的琵琶。

《玄奘西行》中涵盖上百种民族乐器,除了笛箫、唢呐、大鼓、古筝、二胡等常见乐器外,还有不少表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乃至印度风格特征的乐器。在第八章《高昌》中,高昌王设宴款待玄奘,恰逢乌孙王来访,便邀请乐手吹拉弹唱,展示了艾捷克、热瓦普、萨塔尔等少数民族乐器。

“挺有意思的,不枯燥。”中场休息时,一位观众刚见识了《高昌》这一章中各式各样的民族乐器,十分兴奋,“比看音乐会能记住得多。”而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俞峰也认为,原来民族乐团的演奏形式往往“照搬西方的感觉”,在台上合奏、齐奏,“但什么是民族乐团的表演形式?《玄奘西行》做出了创新和探索。”

“中国优秀民族文化要传承,就必须吸引年轻人。”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认为,“在剧目中让演奏家开口说话,完成舞台表演,再加上唯美的舞美制作,就是要用符合这个时代的方式,把传统民族文化和大众沟通。”据悉,该剧将在北京演出至7月12日,之后从9月起将在成都、上海、苏州等地开展巡演。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