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静观]私设路牌违法 路名和路牌“难产”却无人问责

来源:央广网2017-08-08

马里奥小朋友混迹游乐场始于九个月大时。从最初圆滚滚一坨在地垫上蠕动,到如今呼啸着全场穿梭,他所面对的“游乐场霸凌”从没变过。有一种孩子,一进游乐场便搜罗一筐玩具,此后,虽身在别的设施上,仍时不时冲过来宣告,“这些玩具是我在玩,你不许玩!”大多数小弟、小妹就此被吓退,那些被圈定的玩具如罩了电网。我偏是个较真的大人,每到这时,就要拉住那一头热汗的小霸王,“来,给阿姨说说,大家的玩具,你明明不玩了,凭什么占着?”

30岁的我和几岁小儿辩论,胜之不武,同时胜之不费吹灰之力。另一场类似的争论,却屡次令我觉得无力。今天有媒体报道,山东济南西客站片区横支9号路和横支10号路上,出现“大金南路”和“大金北路”的新路牌。附近居民欣然表示“呼吁了这么久,很高兴小路终于有路牌了”,这两年里,“叫个外卖、打个车什么都很麻烦,快递小哥经常因找不到地方心塞不已”。但当地民政部门称,这两个“新路名”并非正式命名,将很快被撤销,正式路名目前正在审核、论证中。

在此前,中央美院学生葛宇路在2013年私设的“葛宇路”路牌于7月中旬被拆除。从2005年被命名为“百子湾南一路”,到2013年葛宇路找到这条看不到路牌、查不到路名的“无名路”,中间隔了整整八年。随后半个多月,北京海淀西北旺一条名为“西学东渐路”的小路,也被证实非正规道路命名,被拆除路牌。“西学东渐路”和“大金南路”“大金北路”,建成至今都已有大约两年。

最近一个月里,许多人突然被迫得知了道路命名的严肃性。要完成一条道路的命名、路牌制作和悬挂,为什么两年不够,八年也不够,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大致能猜到的是,负责道路命名工作的同志们,一定不住在葛宇路、西学东渐路、大金南路和大金北路上。负责人说了,道路命名很复杂,“要体现科学性,遵循规律,让路名方便实用,同时要体现城市文化特色”,这林林总总的因素里,唯独缺了一项——体现急居民所急的紧迫性。不信你去路牌周围问一圈,是愿意再等两年,等个精美绝伦的名字,还是叫个差不多的名,赶紧安上路牌?命名者苦恼于自己文思不畅,附近居民的快递和外卖,吃的可是烈日下绕圈的皮肉苦。

程序正义是最大的正义。可是,如果有瑕疵的程序陷执行者于不义呢?一块路牌,八年不见问世;三条新路,两年无人命名。程序只给了管理者迅猛拆除私设路牌的责任和居民“等待”的权利,对此外更高的呼声,程序是聋的。对不起,我说不清我家门口的路是哪条路——这样的无奈之后,追究葛宇路们的责任有章有法,路名和路牌为何“难产”,却无人问责。

游乐场里我以大欺小,有勇气问那些蛮横的孩子,“大家的玩具,你明明不玩了,凭什么占着?”更多无名路边的居民们甚至找不到发问的场合。但他们同样想知道,既然私设路牌是违法的,能设路牌的人两年甚至八年就是不设,“你明明不作为,凭什么不让别人作为?”(记者沈静文)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社事办女主任的成就感

驻村"第一书记"的一天

这些重庆老店 你去过吗

热门推荐

北影走出的6位校花

靳东晒与陈道明合影

《倚天》女星今昔对比

世界小姐展开体育竞技

新《流星花园》引争议

章子怡大学作品曝光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静观]私设路牌违法 路名和路牌“难产”却无人问责

2017-08-08 14:54:0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马里奥小朋友混迹游乐场始于九个月大时。从2005年被命名为“百子湾南一路”,到2013年葛宇路找到这条看不到路牌、查不到路名的“无名路”,中间隔了整整八年。对不起,我说不清我家门口的路是哪条路——这样的无奈之后,追究葛宇路们的责任有章有法,路名和路牌为何“难产”,却无人问责。

马里奥小朋友混迹游乐场始于九个月大时。从最初圆滚滚一坨在地垫上蠕动,到如今呼啸着全场穿梭,他所面对的“游乐场霸凌”从没变过。有一种孩子,一进游乐场便搜罗一筐玩具,此后,虽身在别的设施上,仍时不时冲过来宣告,“这些玩具是我在玩,你不许玩!”大多数小弟、小妹就此被吓退,那些被圈定的玩具如罩了电网。我偏是个较真的大人,每到这时,就要拉住那一头热汗的小霸王,“来,给阿姨说说,大家的玩具,你明明不玩了,凭什么占着?”

30岁的我和几岁小儿辩论,胜之不武,同时胜之不费吹灰之力。另一场类似的争论,却屡次令我觉得无力。今天有媒体报道,山东济南西客站片区横支9号路和横支10号路上,出现“大金南路”和“大金北路”的新路牌。附近居民欣然表示“呼吁了这么久,很高兴小路终于有路牌了”,这两年里,“叫个外卖、打个车什么都很麻烦,快递小哥经常因找不到地方心塞不已”。但当地民政部门称,这两个“新路名”并非正式命名,将很快被撤销,正式路名目前正在审核、论证中。

在此前,中央美院学生葛宇路在2013年私设的“葛宇路”路牌于7月中旬被拆除。从2005年被命名为“百子湾南一路”,到2013年葛宇路找到这条看不到路牌、查不到路名的“无名路”,中间隔了整整八年。随后半个多月,北京海淀西北旺一条名为“西学东渐路”的小路,也被证实非正规道路命名,被拆除路牌。“西学东渐路”和“大金南路”“大金北路”,建成至今都已有大约两年。

最近一个月里,许多人突然被迫得知了道路命名的严肃性。要完成一条道路的命名、路牌制作和悬挂,为什么两年不够,八年也不够,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大致能猜到的是,负责道路命名工作的同志们,一定不住在葛宇路、西学东渐路、大金南路和大金北路上。负责人说了,道路命名很复杂,“要体现科学性,遵循规律,让路名方便实用,同时要体现城市文化特色”,这林林总总的因素里,唯独缺了一项——体现急居民所急的紧迫性。不信你去路牌周围问一圈,是愿意再等两年,等个精美绝伦的名字,还是叫个差不多的名,赶紧安上路牌?命名者苦恼于自己文思不畅,附近居民的快递和外卖,吃的可是烈日下绕圈的皮肉苦。

程序正义是最大的正义。可是,如果有瑕疵的程序陷执行者于不义呢?一块路牌,八年不见问世;三条新路,两年无人命名。程序只给了管理者迅猛拆除私设路牌的责任和居民“等待”的权利,对此外更高的呼声,程序是聋的。对不起,我说不清我家门口的路是哪条路——这样的无奈之后,追究葛宇路们的责任有章有法,路名和路牌为何“难产”,却无人问责。

游乐场里我以大欺小,有勇气问那些蛮横的孩子,“大家的玩具,你明明不玩了,凭什么占着?”更多无名路边的居民们甚至找不到发问的场合。但他们同样想知道,既然私设路牌是违法的,能设路牌的人两年甚至八年就是不设,“你明明不作为,凭什么不让别人作为?”(记者沈静文)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