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战狼2》创造票房奇迹 吴京:享受失败 承受成功

来源:人民网2017-08-11

原标题:“享受失败,承受成功” ——独家专访吴京

身兼导演、编剧、主演、动作指导四职的他,带着这部国产军事动作片,“引爆”了暑期档,不断创造着人们此前难以想象的票房“奇迹”。

从演员转型为导演,坚持拍摄“爱国主义军事动作片”,背后的动力是什么?面对伤痛、挫折和外界的不理解,他怎样调整心态、如何回应?对于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他究竟如何定位……

在《战狼2》剧组全国路演的途中,记者专访了吴京,聆听他的心路历程。

人物小传

吴京

1974年4月出生于北京,导演、演员。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战狼2》打破了华语电影史上的票房纪录。

倔强

网上有人说冷锋是“中国队长”,我没这么想,为什么一定要学“美国队长”呢?我们明明可以创造自己的名词,冷锋就是“战狼”

吴京说,《战狼》系列电影就是自己“怀胎7年生下的孩子”。

看着如今漂亮的票房成绩,人们也许很难想象,这个“孩子”曾遭到过多少人的冷嘲热讽,吃过多少“闭门羹”。

剧本被“毙”,吴京一遍遍改;找不到足够的投资,他把房子卖了抵押,继续拍;拍完了要发行,有人质疑它没有市场,他默默听着,不发一言。

坚持,终有回报。

“我这个人就是倔,别人越说不行,我就越要做出来给他们看看!”

吴京的倔,在他骨子里。从武术冠军到动作演员再到导演,他始终憋着一口气,要“做自己”。在表达自我的路上,他不怕阻拦,不曾改变。

解放周末: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演员都开始尝试做导演,您是如何走出这一步的?

吴京:没有别的选择。从入行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构思着属于自己的动作片,想要通过电影向观众传达我的价值观。要做到这些,光做演员无法实现,只能做导演。

解放周末:《战狼》是您想要呈现的“吴京的”影片,可它一开始并不被看好。压力面前,怎么挺过来的?

吴京:很多人都问我“吴京你是怎么坚持的,遇到问题怎么办”,我的回答始终只有三个字:“不然呢?”这就是我的态度。

别人质疑爱国主义、军事题材不受市场欢迎,我就想,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干可以,但你不能否定我的价值观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凭什么你就一定是对的?那时候市场上流行秀气、俊美的形象,没有硬汉,但观众真的不喜欢硬汉吗?我不相信。

既然我想要表达我的意志,那么就坚持去拼。“狭路相逢勇者胜”,《战狼1》上映的时候,我就是以一个“炮灰”的姿态杀出一条血路。

解放周末:您相当重视自己创作和表达的自由。

吴京:是的。我不喜欢和资本合作,因为跟他们合作意味着要“听话”,他们让我选“流量高”但不合适的艺人,我就没辙了。所以我不要投资,也不希望他们在我这里“指手画脚”。

如果要跟我合作,那必须要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理想,为钱而做电影,就失去了意义。对我来说,是做身价千万的明星,还是做电影史上被人们传颂的人,后者更加重要。

解放周末:力排众议,自掏腰包拍《战狼》系列,塑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形象,有人因此将您称作解放军的“代言人”。为什么对军人的形象这么执着?

吴京:2008年汶川地震,我在什邡罗汉寺和大家一起救灾。那段日子,没有条件洗澡,衣服都臭了,一天就两顿饭,还是蹭庙里吃的,但心却很干净。就是那时,我看着一起赈灾的那些当兵的就想,我一直以来寻找的能够代表硬汉的形象,不就是军人吗?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去特种部队体验生活了。18个月,特种兵训练什么我就做什么,大家一起徒步穿林、在野外做饭,回来一起闻臭脚一起睡。这段经历是终生难忘的,更让我坚定了要塑造军人形象的想法。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在中国,军人值得被更多人了解。

解放周末:票房已经证明,您展现的军人形象不是无人问津,而是“燃遍全国”。

吴京:《战狼2》火,不是我吴京片子拍得有多好,而是这部电影契合了人们心中的爱国情怀。谁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强大、受人尊重,我就是想通过这部电影让中国人、全世界人都看到,中国越来越强大,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公民了。

解放周末:但也有人说,您塑造的军人冷锋“不真实”,怎么再危险也打不败呢?

吴京:这是一种艺术处理。我想表达的是中国军人打不败,军魂屹立打不倒的精神。

网上有人说冷锋是“中国队长”,我没这么想,为什么一定要学“美国队长”呢?我们明明可以创造自己的名词,冷锋就是“战狼”。

纯粹

感谢那段日子,打破了我所有的骄傲,让我可以从头再来,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吴京说话并不“文雅”,一些用语在公众场合听来还有些“粗”。但熟悉他的人都觉得,这就是他的真性情,这个人,活得很纯粹。

小时候在体校,他一心练武,拿冠军;后来进入演艺界,他“真枪实干”,攒经验;现在自己当导演,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解决眼前的一桩桩大事小事。

《战狼》系列问世之前,曾有年轻人尖锐地向吴京提问:“出道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您要的机会,来了吗?”

吴京淡然地回答:什么是机会?光芒万丈就是机会来了吗?每个人对机会的判断,在于自己的价值观,机会是给那些勇于开始并始终坚持的人的。

无论别人怎么看,他纯粹地做着自己的事。“我从不相信‘无用论’,因为人生很长,有用无用,活到后来才能证明。”

解放周末:这次在《战狼2》中身兼导演、编剧、主演、动作指导,您这“四项全能”的本事从哪儿来的?

吴京:当年袁和平导演和张鑫炎导演就告诉我,作为演员,必须要知道剧组每个部门的难处。所以我没事蒙个脸就去当替身了,或者装个死尸、放个烟、推个轨道,总之除了化妆没干过,其他都干过。

当年做这些的时候哪会想到十几年以后,我自己拍电影会用到呢?就是老前辈的话我觉着对,就去干。

解放周末:两部《战狼》都是您自己编的剧本,这也是自己学的吗?

吴京:学啊,不懂就翻书。编剧的“红宝书”、《作家之旅》这些书我都有,就去寻找里面的脉络、研究编剧的公式。自己写了初稿,再找专业的人过来聊、一起修改,融百家之长。

为了把事情做好去请教这方面更能干的人,我不会拉不下脸,我觉得他擅长这个,那就是我的老师,我要向他学。

解放周末:您在电影里又是跳水又是开坦克,这些也都是早就学会的?

吴京:都是拍戏之前就学了的。这还是老前辈们的教诲,他们说动作演员除了要会打,还要会各种各样的本领,等到真正拍戏的时候再掌握,那就晚了。

所以那时候刚拍完第一部电影,我就到马队学骑马去了,天天跟着马队的人起早贪黑,喂马刷马。当时我已经有点名气了,但还是跟着给师傅上酒、备鞍。再后来,我慢慢学了潜水、赛车、足球、滑雪,这些我都有证了,就差一个固定翼飞机的驾照了。

解放周末:身边人都说您为了事业活得特别纯粹,您自己怎么认为?

吴京:还是那句话——不然呢?

其实说我纯粹也好,豁达也好,都是因为在我14岁那年就学会放下自己了。

那一年,我在训练中受伤,差点下肢瘫痪,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但过去的一切都没了。从2人一间的屋搬到8人一间的屋,从吃每顿饭10个菜、有酸奶水果的“冠军灶”,到吃每顿一荤两素的“运动灶”。

我一直说我感谢那段日子,打破了我所有的骄傲,让我可以从头再来,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解放周末:所以即使这次的电影收不回投资,您也不怕?

吴京:没关系,输在我自己身上,过瘾。我去接活儿,甚至接点广告,总能一点点积累回来。

解放周末:您在不少场合都表达了对家人的感谢,他们的支持是否也给了您很多力量?

吴京:对。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不管是我媳妇还是我的父母和岳父母,我们都不是追求享受的人。我们是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以前全家人挤在9平方米的小屋里,生活得也很愉快。现在,我们还是能够承受再回到那种日子。

端正

我觉得还是得想清楚,万一潮退了,到底准备以什么样的姿态上岸

对动作演员而言,拍戏就意味着打斗,而伴随打斗的就是伤痛。

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上,主持人撒贝宁给了吴京一块形象板,让他画出全身没有受过伤的地方。拿着记号笔的吴京找得很艰难,好一会儿才圈出了耳朵、喉头、右脚这仅有的几块“还没有受过伤”的地方。

在“打星”的世界里,受伤在所难免,但随着年岁渐长,不少人都想着如何保护自己,做些既受人尊敬又不那么容易受伤的工作。而吴京不那么想,他要走得更远。

于是,旧伤尚未痊愈的吴京继续受伤。拍摄《战狼1》,他腿脚骨折、眼角爆裂;拍摄《战狼2》,他为了完成6分钟的水下打斗戏泡了13个小时,差点因为体力不支而溺水。

这两部吴京“拿命换来”的电影,一部获得了5.25亿元的票房,另一部掀起了今年暑期档的观影狂潮,票房仍不断上涨。

在许多宣传报道中,这些伤痕似乎成为了吴京的“勋章”,借此印证他今日的成功其实有迹可循。但在吴京看来,拼命、受伤,都是为了通过电影传达出自己的价值观所不可避免的付出。

“动作演员哪有不受伤的,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这样说。

解放周末:您的敬业精神得到了观众的一致认可,但您其实对媒体一窝蜂宣扬敬业精神这件事不以为然?

吴京:这件事我一直特别无奈。敬业,本来就是演员应该遵守的一种道德,但现在都被标榜成美德了,我觉得是不是我们的社会退步了?

想想过去那些老艺术家们,演农民就去田里插秧,演工人就去矿场抡锤子,上山下乡体验生活,没人会叫苦叫累。

可现在呢?有些人演大侠,却没见他静下心去学个两招,平时也不去练,结果拿着一把剑就跟拿个烧火棍似的。这是不对的。更可怕的是,有人练了之后还要大肆宣传,说我们用了多少心、多么努力,我觉得可耻。

解放周末:对演艺行业的这种个别风气,您一向“疾恶如仇”。

吴京:是啊,当年我从内地去香港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内地待不住了。不是说我没戏拍,而是看到越来越粗制滥造的制作,我看不下去。

比如说,演《太极宗师》的时候,20集我们拍了5个半月,但后来50集的戏,2个月就拍完了。有打戏,也不是演员和我打,而是派替身,打着打着我都快变成替身了。以前学表演强调的“真听真看真感觉”都被抛诸脑后了,这样的态度,能拍出观众满意的戏吗?

解放周末:自己当导演以后,遇到那些表现不符合要求的演员,您怎么办?

吴京:这件事得分开看,态度是态度,表演是表演。表演是可以调整的,大家一起琢磨,但态度不行。来到剧组都是签了合约的,既然当初同意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就应该遵守。如果不遵守还要耍大牌,那就走人。

解放周末:这些话您会当场表达吗?

吴京:说啊,我不管谁在。在我的剧组就是这样,你可以骂我,可以讨厌我,但我就是不能纵容那些臭毛病。

在帮人客串的剧组,我也吼过。有次在现场,我看到大家一起坐在那儿等了20多分钟,我就说“等什么呢”。导演就挠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告诉我大家天天都要这么等一个“小鲜肉”。我就不干了,直接去他那儿“砰砰”拍门,说“拍戏啦,都等你呢”。他马上说:“对不起京哥,我不知道大家在等”。我冲着旁边的经纪人就喊:“为什么你不说啊?!”后来就再也没“等人”这件事了。

解放周末:您怎么看待这些合作过的“小鲜肉”?

吴京:其实整天去抨击“小鲜肉”也没意思。有时候他们是因为被保护起来了,看不见外面是什么样。

我遇到过有被七八个助理围成一团的“小鲜肉”,拍完一条,助理们就一个劲儿地表扬“哎呀你拍得太好了,辛苦了”,然后冷冷地对着导演来了一句“导演,我们到时间了啊”。于是年轻人就会觉得,任务完成可以走了,拍戏就是这样的。

谁没有过青葱岁月?但因为那时候老师教得好,告诉我们要做人端正、工作态度端正,大家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所以,现在的年轻人也需要有人去教他们,引导他们做一个好演员,甚至成为“戏骨”。经纪公司也要反思,签下一个艺人是要快速在他身上赚到钱,还是踏踏实实陪他打好职业基础,未来走得更扎实。

这些年电影市场太火了,谁都想跳进水里“扑腾”,但我觉得还是得想清楚,万一潮退了,到底准备以什么样的姿态上岸。

冷静

有人说“享受成功,承受失败”,我认为是“享受失败,承受成功”

《战狼2》全国路演30站,每一站、每一场,都被观众的热情“燃爆”。

吴京并不像自己曾经在采访中说的那样,“没有练过嘴皮子”。相反,面对台下那些情绪激动的观众,他游刃有余。

趁大家的情绪还在电影情节里,他三言两语就上起了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遇到有观众太热情而不停打断他预想的发言,他马上微笑着拉回来,威严自立;当个别观众抛来合影、拥抱的请求时,他迅速“接招”化解,提出了更公平而妥帖的“全场大合照”方案。

就这样,每场短短15分钟的见面会,观众高兴而满足。

只是当车队被影迷围得水泄不通,车都摇摇晃晃快要被“掀”起来时,吴京问了自己一句:“为什么我兴奋不起来呢?”

远离人群才能发现,“春风得意时”,这个“硬汉”依然眉头紧锁。

解放周末:这次全国路演以一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安排了30站。为什么排得那么满?

吴京:其实这不是我排的。但换句话说,“自作孽,不可活”,《战狼1》的时候我跑了24个城市,那这个纪录只能由我自己来打破。

我做路演、做宣传,有人就说我炒作,把我的话断章取义去理解,我觉得是这些人的心态不平和。不过,他们说我炒作也没关系,我就是一个“业务员”,电影就相当于我的“产品”,谁家地里种了瓜还不能卖了?烂在地里就对了吗?

我自己不去介绍,难道让别人去介绍?我觉得我有这份责任去做这趟路演。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一定的成绩,心里也很高兴。

解放周末:《战狼2》票房表现这么好,观众这么为您欢呼,还兴奋不起来?

吴京:我真的兴奋不起来,我媳妇说她也是,可能我们的压力太大了吧。拍第一部的时候面对了很多资本的骚扰,忽然之间还多了许多“朋友”,如今第二部上映了,仍然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现在很多人都在为我欢呼,但我觉得人生最大的价值并不是在获得所谓成功的那一刻,也不是失败了再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刻,而是一个人在追求个人价值的过程中的每一刻。我很认同导演俞白眉跟我说过的一句话:真正干活的人永远没有对结果的“high(兴奋)”,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兴奋”的是过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解放周末:冷静是因为早就做好了面对“成功”所带来的压力吗?有网友期待您今后能够接下成龙、李连杰的班,想过这个问题吗?

吴京: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这个话了,但我说我不敢。我跟成龙大哥聊过天,他说等过些年真的准备退休了,就要写一本书把自己从没吐露过的那些经历写出来。你想想,他们经历过多少事啊,成功背后不为人知的付出太多了,只是大家看不到。

有人说“享受成功,承受失败”,我是不同意的。我认为是“享受失败,承受成功”。和他们比,我还差得远了,但我怕等自己真的获得那么大成就的时候,心理上会承受不了那些压力。所以现在,我都是尽量冷静对待。

解放周末:网上的那些评论您都看吗?

吴京:有的看,有的不看,有些挺无聊的。

解放周末:在许多赞扬声中,也有批评的声音。有人说您拍得“太满了”,什么元素都往里塞,您怎么看?

吴京:《战狼2》有没有缺点?肯定有!但是电影不做出来是不知道优点缺点的。以前有军事动作片这类电影吗?既然从《战狼1》开始开创了这个类型,我就要进行各种尝试。如果观众觉得满,我下次就做减法;如果观众觉得不够,我下次就做加法。咱先“吃饱”,再“吃好”。(见习记者 吴越)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苗族阿哥的银匠梦

李龙梅的十九大时光

推荐重庆这些特色包子铺

热门推荐

关之琳变"书"女

周迅陈坤创办山下学堂

《正义联盟》将公映

乌镇戏剧节好戏开演

花式剧场广告能火多久

章子怡任卫视节目导师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战狼2》创造票房奇迹 吴京:享受失败 承受成功

2017-08-11 07:14:0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对于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他究竟如何定位……  在《战狼2》剧组全国路演的途中,记者专访了吴京,聆听他的心路历程。我们明明可以创造自己的名词,冷锋就是“战狼”  吴京说,《战狼》系列电影就是自己“怀胎7年生下的孩子”。

原标题:“享受失败,承受成功” ——独家专访吴京

身兼导演、编剧、主演、动作指导四职的他,带着这部国产军事动作片,“引爆”了暑期档,不断创造着人们此前难以想象的票房“奇迹”。

从演员转型为导演,坚持拍摄“爱国主义军事动作片”,背后的动力是什么?面对伤痛、挫折和外界的不理解,他怎样调整心态、如何回应?对于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他究竟如何定位……

在《战狼2》剧组全国路演的途中,记者专访了吴京,聆听他的心路历程。

人物小传

吴京

1974年4月出生于北京,导演、演员。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战狼2》打破了华语电影史上的票房纪录。

倔强

网上有人说冷锋是“中国队长”,我没这么想,为什么一定要学“美国队长”呢?我们明明可以创造自己的名词,冷锋就是“战狼”

吴京说,《战狼》系列电影就是自己“怀胎7年生下的孩子”。

看着如今漂亮的票房成绩,人们也许很难想象,这个“孩子”曾遭到过多少人的冷嘲热讽,吃过多少“闭门羹”。

剧本被“毙”,吴京一遍遍改;找不到足够的投资,他把房子卖了抵押,继续拍;拍完了要发行,有人质疑它没有市场,他默默听着,不发一言。

坚持,终有回报。

“我这个人就是倔,别人越说不行,我就越要做出来给他们看看!”

吴京的倔,在他骨子里。从武术冠军到动作演员再到导演,他始终憋着一口气,要“做自己”。在表达自我的路上,他不怕阻拦,不曾改变。

解放周末: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演员都开始尝试做导演,您是如何走出这一步的?

吴京:没有别的选择。从入行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构思着属于自己的动作片,想要通过电影向观众传达我的价值观。要做到这些,光做演员无法实现,只能做导演。

解放周末:《战狼》是您想要呈现的“吴京的”影片,可它一开始并不被看好。压力面前,怎么挺过来的?

吴京:很多人都问我“吴京你是怎么坚持的,遇到问题怎么办”,我的回答始终只有三个字:“不然呢?”这就是我的态度。

别人质疑爱国主义、军事题材不受市场欢迎,我就想,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干可以,但你不能否定我的价值观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凭什么你就一定是对的?那时候市场上流行秀气、俊美的形象,没有硬汉,但观众真的不喜欢硬汉吗?我不相信。

既然我想要表达我的意志,那么就坚持去拼。“狭路相逢勇者胜”,《战狼1》上映的时候,我就是以一个“炮灰”的姿态杀出一条血路。

解放周末:您相当重视自己创作和表达的自由。

吴京:是的。我不喜欢和资本合作,因为跟他们合作意味着要“听话”,他们让我选“流量高”但不合适的艺人,我就没辙了。所以我不要投资,也不希望他们在我这里“指手画脚”。

如果要跟我合作,那必须要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理想,为钱而做电影,就失去了意义。对我来说,是做身价千万的明星,还是做电影史上被人们传颂的人,后者更加重要。

解放周末:力排众议,自掏腰包拍《战狼》系列,塑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形象,有人因此将您称作解放军的“代言人”。为什么对军人的形象这么执着?

吴京:2008年汶川地震,我在什邡罗汉寺和大家一起救灾。那段日子,没有条件洗澡,衣服都臭了,一天就两顿饭,还是蹭庙里吃的,但心却很干净。就是那时,我看着一起赈灾的那些当兵的就想,我一直以来寻找的能够代表硬汉的形象,不就是军人吗?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去特种部队体验生活了。18个月,特种兵训练什么我就做什么,大家一起徒步穿林、在野外做饭,回来一起闻臭脚一起睡。这段经历是终生难忘的,更让我坚定了要塑造军人形象的想法。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在中国,军人值得被更多人了解。

解放周末:票房已经证明,您展现的军人形象不是无人问津,而是“燃遍全国”。

吴京:《战狼2》火,不是我吴京片子拍得有多好,而是这部电影契合了人们心中的爱国情怀。谁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强大、受人尊重,我就是想通过这部电影让中国人、全世界人都看到,中国越来越强大,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公民了。

解放周末:但也有人说,您塑造的军人冷锋“不真实”,怎么再危险也打不败呢?

吴京:这是一种艺术处理。我想表达的是中国军人打不败,军魂屹立打不倒的精神。

网上有人说冷锋是“中国队长”,我没这么想,为什么一定要学“美国队长”呢?我们明明可以创造自己的名词,冷锋就是“战狼”。

纯粹

感谢那段日子,打破了我所有的骄傲,让我可以从头再来,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吴京说话并不“文雅”,一些用语在公众场合听来还有些“粗”。但熟悉他的人都觉得,这就是他的真性情,这个人,活得很纯粹。

小时候在体校,他一心练武,拿冠军;后来进入演艺界,他“真枪实干”,攒经验;现在自己当导演,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解决眼前的一桩桩大事小事。

《战狼》系列问世之前,曾有年轻人尖锐地向吴京提问:“出道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您要的机会,来了吗?”

吴京淡然地回答:什么是机会?光芒万丈就是机会来了吗?每个人对机会的判断,在于自己的价值观,机会是给那些勇于开始并始终坚持的人的。

无论别人怎么看,他纯粹地做着自己的事。“我从不相信‘无用论’,因为人生很长,有用无用,活到后来才能证明。”

解放周末:这次在《战狼2》中身兼导演、编剧、主演、动作指导,您这“四项全能”的本事从哪儿来的?

吴京:当年袁和平导演和张鑫炎导演就告诉我,作为演员,必须要知道剧组每个部门的难处。所以我没事蒙个脸就去当替身了,或者装个死尸、放个烟、推个轨道,总之除了化妆没干过,其他都干过。

当年做这些的时候哪会想到十几年以后,我自己拍电影会用到呢?就是老前辈的话我觉着对,就去干。

解放周末:两部《战狼》都是您自己编的剧本,这也是自己学的吗?

吴京:学啊,不懂就翻书。编剧的“红宝书”、《作家之旅》这些书我都有,就去寻找里面的脉络、研究编剧的公式。自己写了初稿,再找专业的人过来聊、一起修改,融百家之长。

为了把事情做好去请教这方面更能干的人,我不会拉不下脸,我觉得他擅长这个,那就是我的老师,我要向他学。

解放周末:您在电影里又是跳水又是开坦克,这些也都是早就学会的?

吴京:都是拍戏之前就学了的。这还是老前辈们的教诲,他们说动作演员除了要会打,还要会各种各样的本领,等到真正拍戏的时候再掌握,那就晚了。

所以那时候刚拍完第一部电影,我就到马队学骑马去了,天天跟着马队的人起早贪黑,喂马刷马。当时我已经有点名气了,但还是跟着给师傅上酒、备鞍。再后来,我慢慢学了潜水、赛车、足球、滑雪,这些我都有证了,就差一个固定翼飞机的驾照了。

解放周末:身边人都说您为了事业活得特别纯粹,您自己怎么认为?

吴京:还是那句话——不然呢?

其实说我纯粹也好,豁达也好,都是因为在我14岁那年就学会放下自己了。

那一年,我在训练中受伤,差点下肢瘫痪,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但过去的一切都没了。从2人一间的屋搬到8人一间的屋,从吃每顿饭10个菜、有酸奶水果的“冠军灶”,到吃每顿一荤两素的“运动灶”。

我一直说我感谢那段日子,打破了我所有的骄傲,让我可以从头再来,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解放周末:所以即使这次的电影收不回投资,您也不怕?

吴京:没关系,输在我自己身上,过瘾。我去接活儿,甚至接点广告,总能一点点积累回来。

解放周末:您在不少场合都表达了对家人的感谢,他们的支持是否也给了您很多力量?

吴京:对。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不管是我媳妇还是我的父母和岳父母,我们都不是追求享受的人。我们是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以前全家人挤在9平方米的小屋里,生活得也很愉快。现在,我们还是能够承受再回到那种日子。

端正

我觉得还是得想清楚,万一潮退了,到底准备以什么样的姿态上岸

对动作演员而言,拍戏就意味着打斗,而伴随打斗的就是伤痛。

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上,主持人撒贝宁给了吴京一块形象板,让他画出全身没有受过伤的地方。拿着记号笔的吴京找得很艰难,好一会儿才圈出了耳朵、喉头、右脚这仅有的几块“还没有受过伤”的地方。

在“打星”的世界里,受伤在所难免,但随着年岁渐长,不少人都想着如何保护自己,做些既受人尊敬又不那么容易受伤的工作。而吴京不那么想,他要走得更远。

于是,旧伤尚未痊愈的吴京继续受伤。拍摄《战狼1》,他腿脚骨折、眼角爆裂;拍摄《战狼2》,他为了完成6分钟的水下打斗戏泡了13个小时,差点因为体力不支而溺水。

这两部吴京“拿命换来”的电影,一部获得了5.25亿元的票房,另一部掀起了今年暑期档的观影狂潮,票房仍不断上涨。

在许多宣传报道中,这些伤痕似乎成为了吴京的“勋章”,借此印证他今日的成功其实有迹可循。但在吴京看来,拼命、受伤,都是为了通过电影传达出自己的价值观所不可避免的付出。

“动作演员哪有不受伤的,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这样说。

解放周末:您的敬业精神得到了观众的一致认可,但您其实对媒体一窝蜂宣扬敬业精神这件事不以为然?

吴京:这件事我一直特别无奈。敬业,本来就是演员应该遵守的一种道德,但现在都被标榜成美德了,我觉得是不是我们的社会退步了?

想想过去那些老艺术家们,演农民就去田里插秧,演工人就去矿场抡锤子,上山下乡体验生活,没人会叫苦叫累。

可现在呢?有些人演大侠,却没见他静下心去学个两招,平时也不去练,结果拿着一把剑就跟拿个烧火棍似的。这是不对的。更可怕的是,有人练了之后还要大肆宣传,说我们用了多少心、多么努力,我觉得可耻。

解放周末:对演艺行业的这种个别风气,您一向“疾恶如仇”。

吴京:是啊,当年我从内地去香港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内地待不住了。不是说我没戏拍,而是看到越来越粗制滥造的制作,我看不下去。

比如说,演《太极宗师》的时候,20集我们拍了5个半月,但后来50集的戏,2个月就拍完了。有打戏,也不是演员和我打,而是派替身,打着打着我都快变成替身了。以前学表演强调的“真听真看真感觉”都被抛诸脑后了,这样的态度,能拍出观众满意的戏吗?

解放周末:自己当导演以后,遇到那些表现不符合要求的演员,您怎么办?

吴京:这件事得分开看,态度是态度,表演是表演。表演是可以调整的,大家一起琢磨,但态度不行。来到剧组都是签了合约的,既然当初同意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就应该遵守。如果不遵守还要耍大牌,那就走人。

解放周末:这些话您会当场表达吗?

吴京:说啊,我不管谁在。在我的剧组就是这样,你可以骂我,可以讨厌我,但我就是不能纵容那些臭毛病。

在帮人客串的剧组,我也吼过。有次在现场,我看到大家一起坐在那儿等了20多分钟,我就说“等什么呢”。导演就挠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告诉我大家天天都要这么等一个“小鲜肉”。我就不干了,直接去他那儿“砰砰”拍门,说“拍戏啦,都等你呢”。他马上说:“对不起京哥,我不知道大家在等”。我冲着旁边的经纪人就喊:“为什么你不说啊?!”后来就再也没“等人”这件事了。

解放周末:您怎么看待这些合作过的“小鲜肉”?

吴京:其实整天去抨击“小鲜肉”也没意思。有时候他们是因为被保护起来了,看不见外面是什么样。

我遇到过有被七八个助理围成一团的“小鲜肉”,拍完一条,助理们就一个劲儿地表扬“哎呀你拍得太好了,辛苦了”,然后冷冷地对着导演来了一句“导演,我们到时间了啊”。于是年轻人就会觉得,任务完成可以走了,拍戏就是这样的。

谁没有过青葱岁月?但因为那时候老师教得好,告诉我们要做人端正、工作态度端正,大家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所以,现在的年轻人也需要有人去教他们,引导他们做一个好演员,甚至成为“戏骨”。经纪公司也要反思,签下一个艺人是要快速在他身上赚到钱,还是踏踏实实陪他打好职业基础,未来走得更扎实。

这些年电影市场太火了,谁都想跳进水里“扑腾”,但我觉得还是得想清楚,万一潮退了,到底准备以什么样的姿态上岸。

冷静

有人说“享受成功,承受失败”,我认为是“享受失败,承受成功”

《战狼2》全国路演30站,每一站、每一场,都被观众的热情“燃爆”。

吴京并不像自己曾经在采访中说的那样,“没有练过嘴皮子”。相反,面对台下那些情绪激动的观众,他游刃有余。

趁大家的情绪还在电影情节里,他三言两语就上起了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遇到有观众太热情而不停打断他预想的发言,他马上微笑着拉回来,威严自立;当个别观众抛来合影、拥抱的请求时,他迅速“接招”化解,提出了更公平而妥帖的“全场大合照”方案。

就这样,每场短短15分钟的见面会,观众高兴而满足。

只是当车队被影迷围得水泄不通,车都摇摇晃晃快要被“掀”起来时,吴京问了自己一句:“为什么我兴奋不起来呢?”

远离人群才能发现,“春风得意时”,这个“硬汉”依然眉头紧锁。

解放周末:这次全国路演以一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安排了30站。为什么排得那么满?

吴京:其实这不是我排的。但换句话说,“自作孽,不可活”,《战狼1》的时候我跑了24个城市,那这个纪录只能由我自己来打破。

我做路演、做宣传,有人就说我炒作,把我的话断章取义去理解,我觉得是这些人的心态不平和。不过,他们说我炒作也没关系,我就是一个“业务员”,电影就相当于我的“产品”,谁家地里种了瓜还不能卖了?烂在地里就对了吗?

我自己不去介绍,难道让别人去介绍?我觉得我有这份责任去做这趟路演。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一定的成绩,心里也很高兴。

解放周末:《战狼2》票房表现这么好,观众这么为您欢呼,还兴奋不起来?

吴京:我真的兴奋不起来,我媳妇说她也是,可能我们的压力太大了吧。拍第一部的时候面对了很多资本的骚扰,忽然之间还多了许多“朋友”,如今第二部上映了,仍然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现在很多人都在为我欢呼,但我觉得人生最大的价值并不是在获得所谓成功的那一刻,也不是失败了再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刻,而是一个人在追求个人价值的过程中的每一刻。我很认同导演俞白眉跟我说过的一句话:真正干活的人永远没有对结果的“high(兴奋)”,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兴奋”的是过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解放周末:冷静是因为早就做好了面对“成功”所带来的压力吗?有网友期待您今后能够接下成龙、李连杰的班,想过这个问题吗?

吴京: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这个话了,但我说我不敢。我跟成龙大哥聊过天,他说等过些年真的准备退休了,就要写一本书把自己从没吐露过的那些经历写出来。你想想,他们经历过多少事啊,成功背后不为人知的付出太多了,只是大家看不到。

有人说“享受成功,承受失败”,我是不同意的。我认为是“享受失败,承受成功”。和他们比,我还差得远了,但我怕等自己真的获得那么大成就的时候,心理上会承受不了那些压力。所以现在,我都是尽量冷静对待。

解放周末:网上的那些评论您都看吗?

吴京:有的看,有的不看,有些挺无聊的。

解放周末:在许多赞扬声中,也有批评的声音。有人说您拍得“太满了”,什么元素都往里塞,您怎么看?

吴京:《战狼2》有没有缺点?肯定有!但是电影不做出来是不知道优点缺点的。以前有军事动作片这类电影吗?既然从《战狼1》开始开创了这个类型,我就要进行各种尝试。如果观众觉得满,我下次就做减法;如果观众觉得不够,我下次就做加法。咱先“吃饱”,再“吃好”。(见习记者 吴越)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