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北京西站医托盛行 来京求医者被直送大兴小诊所

来源:大众网2017-08-24

央广网北京8月24日消息 据中国交通广播报道,北京,汇聚着全国优质的好医生与医疗资源,一直以来,在各地小城市一些难以治愈的患者,常常会带着最后一丝生的希望,来京求医问药。但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交通广播接到听众热线,不少人刚刚在北京西站下车还没出站,就被医托带到不知名的小诊所,骗光救命钱。

北京西站内,每天都盘踞着一群群医托,等待着求医者上钩。

河北张家口市民苏敏:我哥去年出车祸,医院诊断大脑萎缩,想坐火车到北京宣武医院看病,到了北京西站问“工作人员”地铁怎么走,随后刚走了有一百米不到,有对儿父女也问宣武医院怎么走,她还说,“宣武医院挂号特别难,根本看不好,而北京世纪安康中医门诊,花一万块钱就能治好”

北京的大医院,成为这家人最后的希望。苏敏一行和偶遇的“病友”一起,乘坐地铁,很快来到大兴康和园小区底商的一家诊所,在接受专家李教授的号脉诊断后,拿了5000元的中药,就诊就结束了。苏强说,这一次在北京西站问路,差一点问丢一条人命。

救命钱被框 女子喝药欲轻生

“这次去北京看病的一万块钱都是大家伙给凑的,救命钱啊!回家以后,我姐就问我,在北京挂上号没,我说没挂号,什么检查都没做,就号了号脉,开点儿药。我跟我姐就说,哎!你肯定上当受骗了,外甥也说你们肯定碰到药托儿了。她回想这个事儿啊,想不开了,不想活了,喝药了,她喊啊!难受的喊啊!”

苏敏边讲边哭,再也讲不下去。8月7日,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来到河北张家口万全镇,找到了脑萎缩患者苏强的家,他正躺在床上养病,他的爱人服药自尽未遂之后,也被家人严密看护,防止再出意外。

医托连环套 直送大兴小诊所

那么,北京西站的医托真的存在吗?不用张嘴是否也能上当受骗?记者从宣武医院垃圾桶捡出一些材料,假扮脑萎缩,前往北京西站实地调查。

8月8日中午,记者出现在北京西站北一出站口,向一名脖子挂着 “北京西站工作证”牌子的男子问路。听说记者想看病,男子异常热情,立即告知具体乘车路线。

记者按照所指引的道路,往前直走,“巧合”的是,立即有一男一女走到记者旁边,打着电话,大声说出宣武医院的名字。而刚才那位指路男子,迅速将脖子里的工作证摘下,放进口袋中。

刚刚出现的一对儿男女,自称也患有脑萎缩,希望一起去往宣武医院。

据知情人说,两人并非真的带你去医院,下一个表演者即将登场洗脑,最后劝往他们所希望的目的地。边说边走时,两人还会采取一前一后策略,将“猎物”夹在其中。

8月22日上午11点,另一路记者化身肾囊肿患者,出现在北京西站同一出站口,再次“巧遇”一男一女,不仅目的地与记者完全相同,而且也患上了肾囊肿。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白发男子出现在视野中,一男一女立即向这名“保安”问路,“保安”则不辞辛苦,直接前方带路,而且这名“保安”对医术很是了解,自称也患有肾囊肿。“宣武医院治不了,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李教授可以治”制服男子说。

随后这名男子,席地而坐。拿起纸来,拿起笔来,写下了“北京世纪安康门诊”的详细乘车路线,最后不忘提示记者“真是太巧了,你们运气好,李教授每周只在周二当天坐诊,诊所交通方便,地铁也行,打车也可以”

“神医”戴金表 躺床上接诊

时间:8月22日中午

地点:北京市大兴区“世纪安康门诊”

这里的“患者”不时进进出出,门前挂着“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铜牌。走进门,20平米的底商只有两间房的诊所里,成排的蓝色椅子再加三名黑衣男子。挂号费101¥,打开诊室防盗门,一个戴着金表的大夫,他就是神医李教授。

诊室墙上贴着几张人体穴位图,除了李教授本人,只剩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没有任何检测设备,通过号脉,李教授诊断出多个病症并表示,这里开的中药可以舒缓病情还能治疗疾病,40天一个疗程。李神医“谨慎”地表示,必须先去医院拿化验单来,再谈下一步的事情,今天挂的号,明天还能使。

过了一会儿,记者再次走进诊室,或许是接待病人过多,李教授躺在床上边休息边表示,只要给钱,记者的生殖系统疾病他同样能治。

另一路记者在“世纪安康”门前发现,不时有出租车卸客,还有从高米店南地铁站方向走路来的,均被带着走进了“世纪安康门诊”。在李教授接诊时,多名黑衣男子随时开门暗中观察或上前插话,诊所门口男女四处张望,观察周围有无可疑目标。

记者蹲点 医托行踪大揭秘

8月23日,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全天蹲守“世纪安康”。

08:30 诊所开门,一名蓝色短袖男子,左右张望后进门,里面走出四个人。

08:59 一男一女和“白大褂”聊着天,步入诊所。

09:38 一名白衣男子,领三位女子走进诊所。

09:50 女子从诊所走出,备着黑色背包。

12:50 三人离开,黑衣男子拿着黑色大包。

14:46 两人离开,多了两人同行,其中一位黑衣男子拎着大包。

13:49 两人离开,男子手中拿包。

15:07 两人打伞进入诊所。

15:21 诊所出来三人,路边男子随行,提着两个大包。

15:38 一男一女拎着两个大包进入诊所。

15:51 出来四个人一起离开,刚刚提进诊所的黑色大包不见了。半路又出来三个人,7人聊天后离开。

17:33 黑衣人、白大褂散场,诊所打烊。

伎俩识破上门 专人负责退款

张家口万全镇患者苏强,经过正规医院检查,诊断患有脑萎缩、脑梗死。进京求医西站问路,被请到世纪安康诊所消费5000元,让一家人雪上加霜。日前,记者随着苏强和苏敏一起,来到这家诊所,尝试退款。

“你们退钱是吗?到这边来吧”苏强和苏敏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名男子带到一边,该男子随手从腰包内拿出一摞钱,正好约5000元左右。

对于李教授开的药到底能不能治疗脑萎缩、脑梗死,专门负责退钱的男子表示,“中医就是综合治疗,我们的药,你到任何地方随便查……”

记者离开时,又一辆出租车又停到诊所门口,几名医托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去,过一会儿,走出来时,老人身上已经多了一大包药……

相关部门:经过批准 正规诊所

这所诊所是什么性质的医疗机构?23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北京市大兴区卫计委医政科的电话: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有。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正规的诊所?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对对对,对对对。内科和中医科。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成立多久了?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应该是2011年,他是最简单的诊所,什么叫诊所?就是看常见病的。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它那个写的是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不要相信这些东西,什么叫疑难杂症?医学上就没有这些定义。我们下回去,也把这信息转给执法部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董振杰

中国交通广播特约评论员张彬:

这些人往往活跃在像火车站有的甚至就在医院门口,用欺骗的方法来诈取钱财,而它们欺骗的对象,往往是来自小城市或者农村的一些患者。本身收入比较低,骗得又是它们的救命钱,甚至有的因此延误了病情,所以影响非常恶劣。造成医托的原因,最主要的是相关部门监管存在严重漏洞。

北京作为首善之区,监管不可为不严。在这种情况下,医托尚且能够在火车站横行,可见监管并没有形成常态化。另外,对于这种在火车站或医院门口主动搭讪的,好像“好人”路人一定要保持警惕,千万不能轻信。

相关部门加强打击之外,还要从末端来进行治理,末端是那些黑诊所,所谓假医生、假专家,长期遭到投诉或曝光的那些诊所,该取缔的取缔,从源头和末端共同的形成合力,才能让医托这种现象消失。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女汉子"书记

相机界"华佗"

重庆让人惊叹的几座大桥

热门推荐

揭秘重庆防空洞

横跨黄河的玻璃桥

大学生手绘请假条

共享单车堆积如山

盛一伦生日写真曝光

高以翔诠释水墨中国风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北京西站医托盛行 来京求医者被直送大兴小诊所

2017-08-24 09:33:51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刚刚出现的一对儿男女,自称也患有脑萎缩,希望一起去往宣武医院。记者离开时,又一辆出租车又停到诊所门口,几名医托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去,过一会儿,走出来时,老人身上已经多了一大包药……

央广网北京8月24日消息 据中国交通广播报道,北京,汇聚着全国优质的好医生与医疗资源,一直以来,在各地小城市一些难以治愈的患者,常常会带着最后一丝生的希望,来京求医问药。但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交通广播接到听众热线,不少人刚刚在北京西站下车还没出站,就被医托带到不知名的小诊所,骗光救命钱。

北京西站内,每天都盘踞着一群群医托,等待着求医者上钩。

河北张家口市民苏敏:我哥去年出车祸,医院诊断大脑萎缩,想坐火车到北京宣武医院看病,到了北京西站问“工作人员”地铁怎么走,随后刚走了有一百米不到,有对儿父女也问宣武医院怎么走,她还说,“宣武医院挂号特别难,根本看不好,而北京世纪安康中医门诊,花一万块钱就能治好”

北京的大医院,成为这家人最后的希望。苏敏一行和偶遇的“病友”一起,乘坐地铁,很快来到大兴康和园小区底商的一家诊所,在接受专家李教授的号脉诊断后,拿了5000元的中药,就诊就结束了。苏强说,这一次在北京西站问路,差一点问丢一条人命。

救命钱被框 女子喝药欲轻生

“这次去北京看病的一万块钱都是大家伙给凑的,救命钱啊!回家以后,我姐就问我,在北京挂上号没,我说没挂号,什么检查都没做,就号了号脉,开点儿药。我跟我姐就说,哎!你肯定上当受骗了,外甥也说你们肯定碰到药托儿了。她回想这个事儿啊,想不开了,不想活了,喝药了,她喊啊!难受的喊啊!”

苏敏边讲边哭,再也讲不下去。8月7日,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来到河北张家口万全镇,找到了脑萎缩患者苏强的家,他正躺在床上养病,他的爱人服药自尽未遂之后,也被家人严密看护,防止再出意外。

医托连环套 直送大兴小诊所

那么,北京西站的医托真的存在吗?不用张嘴是否也能上当受骗?记者从宣武医院垃圾桶捡出一些材料,假扮脑萎缩,前往北京西站实地调查。

8月8日中午,记者出现在北京西站北一出站口,向一名脖子挂着 “北京西站工作证”牌子的男子问路。听说记者想看病,男子异常热情,立即告知具体乘车路线。

记者按照所指引的道路,往前直走,“巧合”的是,立即有一男一女走到记者旁边,打着电话,大声说出宣武医院的名字。而刚才那位指路男子,迅速将脖子里的工作证摘下,放进口袋中。

刚刚出现的一对儿男女,自称也患有脑萎缩,希望一起去往宣武医院。

据知情人说,两人并非真的带你去医院,下一个表演者即将登场洗脑,最后劝往他们所希望的目的地。边说边走时,两人还会采取一前一后策略,将“猎物”夹在其中。

8月22日上午11点,另一路记者化身肾囊肿患者,出现在北京西站同一出站口,再次“巧遇”一男一女,不仅目的地与记者完全相同,而且也患上了肾囊肿。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白发男子出现在视野中,一男一女立即向这名“保安”问路,“保安”则不辞辛苦,直接前方带路,而且这名“保安”对医术很是了解,自称也患有肾囊肿。“宣武医院治不了,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李教授可以治”制服男子说。

随后这名男子,席地而坐。拿起纸来,拿起笔来,写下了“北京世纪安康门诊”的详细乘车路线,最后不忘提示记者“真是太巧了,你们运气好,李教授每周只在周二当天坐诊,诊所交通方便,地铁也行,打车也可以”

“神医”戴金表 躺床上接诊

时间:8月22日中午

地点:北京市大兴区“世纪安康门诊”

这里的“患者”不时进进出出,门前挂着“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铜牌。走进门,20平米的底商只有两间房的诊所里,成排的蓝色椅子再加三名黑衣男子。挂号费101¥,打开诊室防盗门,一个戴着金表的大夫,他就是神医李教授。

诊室墙上贴着几张人体穴位图,除了李教授本人,只剩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没有任何检测设备,通过号脉,李教授诊断出多个病症并表示,这里开的中药可以舒缓病情还能治疗疾病,40天一个疗程。李神医“谨慎”地表示,必须先去医院拿化验单来,再谈下一步的事情,今天挂的号,明天还能使。

过了一会儿,记者再次走进诊室,或许是接待病人过多,李教授躺在床上边休息边表示,只要给钱,记者的生殖系统疾病他同样能治。

另一路记者在“世纪安康”门前发现,不时有出租车卸客,还有从高米店南地铁站方向走路来的,均被带着走进了“世纪安康门诊”。在李教授接诊时,多名黑衣男子随时开门暗中观察或上前插话,诊所门口男女四处张望,观察周围有无可疑目标。

记者蹲点 医托行踪大揭秘

8月23日,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全天蹲守“世纪安康”。

08:30 诊所开门,一名蓝色短袖男子,左右张望后进门,里面走出四个人。

08:59 一男一女和“白大褂”聊着天,步入诊所。

09:38 一名白衣男子,领三位女子走进诊所。

09:50 女子从诊所走出,备着黑色背包。

12:50 三人离开,黑衣男子拿着黑色大包。

14:46 两人离开,多了两人同行,其中一位黑衣男子拎着大包。

13:49 两人离开,男子手中拿包。

15:07 两人打伞进入诊所。

15:21 诊所出来三人,路边男子随行,提着两个大包。

15:38 一男一女拎着两个大包进入诊所。

15:51 出来四个人一起离开,刚刚提进诊所的黑色大包不见了。半路又出来三个人,7人聊天后离开。

17:33 黑衣人、白大褂散场,诊所打烊。

伎俩识破上门 专人负责退款

张家口万全镇患者苏强,经过正规医院检查,诊断患有脑萎缩、脑梗死。进京求医西站问路,被请到世纪安康诊所消费5000元,让一家人雪上加霜。日前,记者随着苏强和苏敏一起,来到这家诊所,尝试退款。

“你们退钱是吗?到这边来吧”苏强和苏敏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名男子带到一边,该男子随手从腰包内拿出一摞钱,正好约5000元左右。

对于李教授开的药到底能不能治疗脑萎缩、脑梗死,专门负责退钱的男子表示,“中医就是综合治疗,我们的药,你到任何地方随便查……”

记者离开时,又一辆出租车又停到诊所门口,几名医托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去,过一会儿,走出来时,老人身上已经多了一大包药……

相关部门:经过批准 正规诊所

这所诊所是什么性质的医疗机构?23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北京市大兴区卫计委医政科的电话: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有。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正规的诊所?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对对对,对对对。内科和中医科。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成立多久了?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应该是2011年,他是最简单的诊所,什么叫诊所?就是看常见病的。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它那个写的是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不要相信这些东西,什么叫疑难杂症?医学上就没有这些定义。我们下回去,也把这信息转给执法部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董振杰

中国交通广播特约评论员张彬:

这些人往往活跃在像火车站有的甚至就在医院门口,用欺骗的方法来诈取钱财,而它们欺骗的对象,往往是来自小城市或者农村的一些患者。本身收入比较低,骗得又是它们的救命钱,甚至有的因此延误了病情,所以影响非常恶劣。造成医托的原因,最主要的是相关部门监管存在严重漏洞。

北京作为首善之区,监管不可为不严。在这种情况下,医托尚且能够在火车站横行,可见监管并没有形成常态化。另外,对于这种在火车站或医院门口主动搭讪的,好像“好人”路人一定要保持警惕,千万不能轻信。

相关部门加强打击之外,还要从末端来进行治理,末端是那些黑诊所,所谓假医生、假专家,长期遭到投诉或曝光的那些诊所,该取缔的取缔,从源头和末端共同的形成合力,才能让医托这种现象消失。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