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春走基层·在岗位上】深山“守隧人”的最后一班岗

来源:央视网2018-02-16

  图佳铁路,是连接吉林省图们市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重要通道。火车经过两省交界处的大山深处时,会穿过两条已经修建了80多年的隧道。因为隧道老化,这里常年都会有人驻守巡护。今天的新春走基层,让我们一起到林海雪原中,认识一位已经在这里守了十几年隧道的看守工。在过去的几千个日日夜夜里,对他来说,要守住隧道安全,首先要战胜孤独。

  凌晨4点,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三十几度,延吉站候车室里还没有几个等车的人。画面中这个大包小裹的人叫赵修国,是图佳线老松岭隧道的看守工。他要赶在中午之前去交接上岗。200多公里路程,沿途需倒一趟火车,还得乘一班汽车。一次上岗就要守上半个月,老赵包裹里装的是这半个月的伙食。

  图们工务段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辣白菜,这是点花生米。因为咱们那个地方特别偏僻,别说买吃的,就买盒烟抽,你也没有地方去买去。

  建于1934年的图佳铁路线,是吉林延边地区连接黑龙江的重要客运和货运通道,一代又一代铁路人把最好的时光倾注在这里,这其中包含了赵家的两代人。赵修国今年90岁的老父亲,曾经也是图佳线上的铁路工人。父亲守的是桥,他守的是隧道。在飞驰的火车上,父亲曾看守的那座小型铁路桥一纵而过。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我父亲当时就是在这个桥,也是看守了一辈子,现在这个桥马上就要改造了。

  记者:每次到这都得看一下。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对对对,我跟我父亲学的就是踏踏实实工作。父亲也是很老实个人,一辈子就是踏踏实实工作的人。我这也在铁路快干一辈子了。

  春节前的这次轮岗,也是59岁的赵修国最后一次上岗。2006年,他从铁路养护岗位被调派到了条件艰苦的老松岭巡守组,看守隧道,一干就是12个年头。这期间,跟老赵轮岗的搭档换了5个。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得有一种耐心,没有耐心,尤其是年轻人,他在那待不住。这个东西特别寂寞。

  年轻人待不住、干不了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样呢?

  上午10点,火车停靠在黑龙江省宁安市一个叫鹿道的小站。一位热心的过路司机,把我们捎到老松岭山脚下。接着,靠着一路步行,中午前,赵修国终于抵达了海拔1116米的隧道值班房,和搭档交接班。

  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有一趟绿皮车经过隧道。老赵必须在列车到达的几个中间时段,进入隧道巡查、作业。老松岭隧道分为南北两条,距离值班房最近的是1898米长的北老松岭隧道。跟随老赵钻进漆黑一片的隧道,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只剩脚下踩踏枕木的声音。走到隧道深处,借着灯光我们发现,地面、侧壁和拱顶都被冰锥和冰层覆盖,隧道成了冰洞。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这个冰的冰层厚度达到28厘米

  记者:这么厚的冰多长时间形成?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一天,基本一天,你看这个水流的速度特别快。

  80多年的老化隧道,修修补补已经无法堵住隧道内多达上百处的漏水点。冰层达到一定厚度,就会对火车通行安全造成威胁。隧道里进不来机械,只能靠人力及时除冰。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刨冰必须从侧面刨,一个是不崩,再一个效果快。这一个(冰瀑)下来,就将近一立方(米)冰。

  一立方米冰有900公斤重,漏水严重的几处冰瀑,每天就要清冰重达五六吨。尽管就快六十岁的年纪,可抡起铁镐来,赵修国一点不含糊。每次作业,必须抢在火车进来之前出隧道,时间紧、高强度的体力活,很快就让老赵在零下十七八度的隧道里,大汗淋漓。摘下安全帽,像揭开锅盖一样,头发上热气腾腾。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每天都这样。

  记者:这样不会感冒吧?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没事像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为了在漆黑的环境里拍摄,只能开启专用照明设备。当我们尝试关闭光源,老赵的身影立即淹没在黑暗中,只剩头顶微弱的探照灯和刨冰声。

  老赵说,最初进隧道工作时,他也害怕。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一开始害怕,尤其到(隧道)中间有个大(避车)洞,到这个大洞的时候就赶紧快跑,跑过这个大洞,跑过去还紧着回头瞅。现在真的一点感觉没有了。

  记者:怎么克服的呢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就是时间的磨练吧,就是时间长的磨练。

  这个隧道清冰完成,接下来老赵还要继续赶往4公里外的南老松岭隧道。厚厚的积雪使山路难行,为了赶在天黑前返回,我们只能沿着森林里相对好走些的冰河前行。老赵说,平日他自己独来独往,有时为了打发寂寞,就爱唱两嗓子。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唱的不好,一看到这白桦林茫茫林海,就想起了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唱的歌,释放一下心情。要不在这大森林里自己没有说话的地方,只有对着天空嚎两句。

  南老松岭隧道主要是破损较多,每个星期老赵都要来巡查两次,这样一来一回足足要走上十三四公里的路。当天,我们返回到值班房时,天已经开始黑了。进了屋,老赵第一件事是脱掉外套,靠坐在暖气上,让湿冷的衣服沾点热气儿。这里用水不方便,衣服要几天才能洗一次。靠电供暖气的屋子里,电压也不稳定,到了晚上室温还不足10度。

  因为我们的到来,老赵执意要多炒几个菜。三四个人一起动手下厨,平时孤单阴冷的值班房,有了几分热乎气儿。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冷不丁人多吃饭,挺热闹呢,自己吃饭,很简单对付一点吃。

  记者: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吃饭习惯了啊?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嗯,天天这样。白天里不觉得怎么难过,一到黑了天了工作也结束了,这功夫就比较显得难熬一点。看着表,看着表走。我跟我媳妇说,我说一天我就看着表嘎嗒嘎嗒走,她也觉得我在这挺可怜的。

   赵修国的老伴叫董淑珍。值班房里挂着的这张老照片,是20多年前赵修国和妻子女儿的全家福。照片上“你平安,是我最大的幸福。”是董淑珍写给丈夫的寄语。正说着,老伴儿的电话就打来了。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我寻思啥呢,他们(几任搭档)都年轻的,年轻人一般好玩,春节都再加玩一玩。像我岁数大的,在哪都一样。

  看隧道的12年里,老赵只回家过了一次春节。一年中有大半年时间都要在隧道和值班房里度过。守完今年春节,也就到了他职业的终点。他坚守的12年,零差错、零事故、零缺岗,给这样一个大山深处的铁路工人,带来了很多荣誉和认可。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虽然我这个工作比不上人家那个太好的工作,但是我在这块工作干得踏踏实实的,挺热爱这份工作,我觉得挺满足。生活是完全可以够用,家里需要买的东西基本都有,多少还有点存款,尤其拿这些证书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挺荣耀。以后我就要拿着这个教育下一代,起码我跟我孩子说,你看看你父亲有这些个荣誉,什么东西就在坚持。任何事情都得坚持,坚持和这种勤劳,这就是人生的一个价值。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新春走基层·在岗位上】深山“守隧人”的最后一班岗

2018-02-16 15:25:27 来源: 0 条评论

  图佳铁路,是连接吉林省图们市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重要通道。火车经过两省交界处的大山深处时,会穿过两条已经修建了80多年的隧道。因为隧道老化,这里常年都会有人驻守巡护。今天的新春走基层,让我们一起到林海雪原中,认识一位已经在这里守了十几年隧道的看守工。在过去的几千个日日夜夜里,对他来说,要守住隧道安全,首先要战胜孤独。

  凌晨4点,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三十几度,延吉站候车室里还没有几个等车的人。画面中这个大包小裹的人叫赵修国,是图佳线老松岭隧道的看守工。他要赶在中午之前去交接上岗。200多公里路程,沿途需倒一趟火车,还得乘一班汽车。一次上岗就要守上半个月,老赵包裹里装的是这半个月的伙食。

  图们工务段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辣白菜,这是点花生米。因为咱们那个地方特别偏僻,别说买吃的,就买盒烟抽,你也没有地方去买去。

  建于1934年的图佳铁路线,是吉林延边地区连接黑龙江的重要客运和货运通道,一代又一代铁路人把最好的时光倾注在这里,这其中包含了赵家的两代人。赵修国今年90岁的老父亲,曾经也是图佳线上的铁路工人。父亲守的是桥,他守的是隧道。在飞驰的火车上,父亲曾看守的那座小型铁路桥一纵而过。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我父亲当时就是在这个桥,也是看守了一辈子,现在这个桥马上就要改造了。

  记者:每次到这都得看一下。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对对对,我跟我父亲学的就是踏踏实实工作。父亲也是很老实个人,一辈子就是踏踏实实工作的人。我这也在铁路快干一辈子了。

  春节前的这次轮岗,也是59岁的赵修国最后一次上岗。2006年,他从铁路养护岗位被调派到了条件艰苦的老松岭巡守组,看守隧道,一干就是12个年头。这期间,跟老赵轮岗的搭档换了5个。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得有一种耐心,没有耐心,尤其是年轻人,他在那待不住。这个东西特别寂寞。

  年轻人待不住、干不了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样呢?

  上午10点,火车停靠在黑龙江省宁安市一个叫鹿道的小站。一位热心的过路司机,把我们捎到老松岭山脚下。接着,靠着一路步行,中午前,赵修国终于抵达了海拔1116米的隧道值班房,和搭档交接班。

  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有一趟绿皮车经过隧道。老赵必须在列车到达的几个中间时段,进入隧道巡查、作业。老松岭隧道分为南北两条,距离值班房最近的是1898米长的北老松岭隧道。跟随老赵钻进漆黑一片的隧道,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只剩脚下踩踏枕木的声音。走到隧道深处,借着灯光我们发现,地面、侧壁和拱顶都被冰锥和冰层覆盖,隧道成了冰洞。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这个冰的冰层厚度达到28厘米

  记者:这么厚的冰多长时间形成?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一天,基本一天,你看这个水流的速度特别快。

  80多年的老化隧道,修修补补已经无法堵住隧道内多达上百处的漏水点。冰层达到一定厚度,就会对火车通行安全造成威胁。隧道里进不来机械,只能靠人力及时除冰。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刨冰必须从侧面刨,一个是不崩,再一个效果快。这一个(冰瀑)下来,就将近一立方(米)冰。

  一立方米冰有900公斤重,漏水严重的几处冰瀑,每天就要清冰重达五六吨。尽管就快六十岁的年纪,可抡起铁镐来,赵修国一点不含糊。每次作业,必须抢在火车进来之前出隧道,时间紧、高强度的体力活,很快就让老赵在零下十七八度的隧道里,大汗淋漓。摘下安全帽,像揭开锅盖一样,头发上热气腾腾。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每天都这样。

  记者:这样不会感冒吧?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没事像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为了在漆黑的环境里拍摄,只能开启专用照明设备。当我们尝试关闭光源,老赵的身影立即淹没在黑暗中,只剩头顶微弱的探照灯和刨冰声。

  老赵说,最初进隧道工作时,他也害怕。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一开始害怕,尤其到(隧道)中间有个大(避车)洞,到这个大洞的时候就赶紧快跑,跑过这个大洞,跑过去还紧着回头瞅。现在真的一点感觉没有了。

  记者:怎么克服的呢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就是时间的磨练吧,就是时间长的磨练。

  这个隧道清冰完成,接下来老赵还要继续赶往4公里外的南老松岭隧道。厚厚的积雪使山路难行,为了赶在天黑前返回,我们只能沿着森林里相对好走些的冰河前行。老赵说,平日他自己独来独往,有时为了打发寂寞,就爱唱两嗓子。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唱的不好,一看到这白桦林茫茫林海,就想起了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唱的歌,释放一下心情。要不在这大森林里自己没有说话的地方,只有对着天空嚎两句。

  南老松岭隧道主要是破损较多,每个星期老赵都要来巡查两次,这样一来一回足足要走上十三四公里的路。当天,我们返回到值班房时,天已经开始黑了。进了屋,老赵第一件事是脱掉外套,靠坐在暖气上,让湿冷的衣服沾点热气儿。这里用水不方便,衣服要几天才能洗一次。靠电供暖气的屋子里,电压也不稳定,到了晚上室温还不足10度。

  因为我们的到来,老赵执意要多炒几个菜。三四个人一起动手下厨,平时孤单阴冷的值班房,有了几分热乎气儿。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冷不丁人多吃饭,挺热闹呢,自己吃饭,很简单对付一点吃。

  记者: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吃饭习惯了啊?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嗯,天天这样。白天里不觉得怎么难过,一到黑了天了工作也结束了,这功夫就比较显得难熬一点。看着表,看着表走。我跟我媳妇说,我说一天我就看着表嘎嗒嘎嗒走,她也觉得我在这挺可怜的。

   赵修国的老伴叫董淑珍。值班房里挂着的这张老照片,是20多年前赵修国和妻子女儿的全家福。照片上“你平安,是我最大的幸福。”是董淑珍写给丈夫的寄语。正说着,老伴儿的电话就打来了。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我寻思啥呢,他们(几任搭档)都年轻的,年轻人一般好玩,春节都再加玩一玩。像我岁数大的,在哪都一样。

  看隧道的12年里,老赵只回家过了一次春节。一年中有大半年时间都要在隧道和值班房里度过。守完今年春节,也就到了他职业的终点。他坚守的12年,零差错、零事故、零缺岗,给这样一个大山深处的铁路工人,带来了很多荣誉和认可。

  图佳线隧道看守工 赵修国:虽然我这个工作比不上人家那个太好的工作,但是我在这块工作干得踏踏实实的,挺热爱这份工作,我觉得挺满足。生活是完全可以够用,家里需要买的东西基本都有,多少还有点存款,尤其拿这些证书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挺荣耀。以后我就要拿着这个教育下一代,起码我跟我孩子说,你看看你父亲有这些个荣誉,什么东西就在坚持。任何事情都得坚持,坚持和这种勤劳,这就是人生的一个价值。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仙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