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病童救命善款去向疑问待解

来源:法制网2018-04-13

最近,作家陈岚在网上发文称,河南周口太康县一名2岁女童被确诊患有眼部肿瘤后,其家长多次利用孩子直播,并在水滴筹上筹款,却未给孩子进行正规治疗,甚至宣称孩子已经去世。一时间,“父母疑似放弃治疗病童”引发网友关注。4月1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孩子母亲,对方否认存在拖延治疗的情况,称有带孩子在镇上医院看病。4月11日,太康妇联及乡政府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介绍,妇联介入后,孩子已从县人民医院转到郑州的医院。

事件

志愿者指家长疑似放弃治疗病童

近日,作家陈岚通过其个人微博反映称,河南太康县2岁女童小雅(化名)在2017年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随后其母亲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筹款,并通过网上直播打赏、微信转账等方式接受爱心人士捐款。却被网友发现,家长并没有带孩子去医院接受化疗,只有输液一类的简单治疗。

爱心妈妈方苗(化名)介绍,在志愿者的强烈要求和陪同下,4月6日,已经从水滴筹提现的小雅母亲和爷爷带着小雅来到北京求医。在志愿者帮忙联系医院时,小雅母亲说“没用的”,并在志愿者们商量的时候,抱走了孩子。最终,小雅也没能在北京得到治疗。

4月9日,介入救助小雅的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在微博上发布说明称,4月9日,当地志愿者前往孩子家中,协助联系北京及郑州各大医院,但孩子家属表示不信任任何人。下午孩子突然情况恶化,志愿者叫来救护车,将孩子送到太康县医院抢救,并紧急拨款2000元。但孩子于4月9日晚19点30分左右在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有爱心妈妈认为,小雅重症却遭到母亲拖延治疗。

回应

家长否认拖延女儿治疗

4月10日,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小雅的母亲杨女士。对于网上的质疑,杨女士表示已经看到,但她否认自己拖延了女儿的治疗,“发现患病后就去求诊了,在县人民医院确诊后,转到了郑州。”杨女士称,眼底检查结果显示小雅双眼均有肿瘤,郑州医院的专家说孩子无法做手术,“已经晚期了,说只能做保守治疗,建议化疗。”因此,自己才带着孩子从郑州回了家,在太康县里接受保守治疗。

对于在北京的经历,杨女士承认自己在没看成病的情况下带着小雅回了家,但她认为造成这个结果的责任在志愿者一方。因为在北京儿童医院挂的是急诊,无法立刻安排住院,她认为等不了,就走了。

太康县公安局的民警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了这次北京之行,但对于寻医失败的原因,警方提供了另一个版本。民警介绍,小雅的母亲在答复警方时称,因为北京的医院告知他们孩子“没有希望”,所以才带着孩子回了老家。

调查

当地妇联证实孩子未离世

除了寻医失败的理由前后出现出入外,小雅的生死一度也成谜。上海大树公益工作人员白梦雪介绍,4月9日当天,志愿者到小雅家中了解情况,发现孩子病情恶化后联系救护车将小雅送到了县人民医院。但在医院,小雅母亲声称“孩子不行了”,于是爷爷通知当地志愿者“孩子没了,你们给我找个车(转运遗体)吧。”志愿者随后帮忙找了一辆车,司机还询问爷爷小雅是否真的去世,爷爷称孩子已经去世。

这一说法也曾得到杨女士的证实。北青报记者4月10日联系杨女士时,对方称小雅“没有等到用上钱”。杨女士当时说:“孩子都没有了,说这些也没啥意义了。”

但仅仅一天之后,小雅就被证实没有去世。4月11日,一则视频在志愿者中传开,视频中杨女士抱着小雅,对着镜头介绍“女儿还活着”。志愿者表示,如果小雅真的还活着,就应该得到更好治疗。如果已经去世了,希望警方能调查孩子死因。

4月11日,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太康县妇联,妇联工作人员证实小雅尚未离世。工作人员介绍,妇联4月11日上午到杨女士家里看望了小雅,并和当地政府一同劝说小雅家长给孩子做治疗。

小雅老家太康县张集乡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小雅已经由太康县人民医院转往郑州市的医院进行治疗。

筹款平台

有回访和举报机制

小雅母亲在多个问题上的语焉不详、前后矛盾,让有些志愿者对小雅的安危、善款的使用充满担忧。

北青报记者从水滴筹了解到,今年3月15日,孩子家属在该平台发起了筹款,共筹到23316元,并于3月27日提现。4月4日,孩子家属公布了孩子在镇医院的治疗情况和一部分花费清单。4月8日,水滴筹接到送孩子就医的爱心人士的举报,并于同天联系孩子家属,孩子家属于当天下午对目前情况作了公示。筹款页面中,北青报记者看到,当天孩子家属所作的公示是,“小孩现在生命垂危,医院已经不再接收,重要资料去北京的时候丢失,小孩现在已在家,医院医生让准备后事。”

水滴筹工作人员介绍。4月初,孩子家属曾再次申请发起筹款,但因不能提供上次筹款所有花费的单据,被平台拒绝。目前平台方已无法打通小雅家属电话。

水滴筹公关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筹款提现前,会要求患者或者家属提供相关证明,并向所有捐款人(本次捐款有1636人)进行24小时公示,均无异议后才会打款。如有异议,线上筹款顾问和线下志愿者会进行相关核实。提现之后,则依靠患者家属上传患者及花费动态,以及实时开放举报机制进行监管。“我们有回访,也会邀请周围的人进行监督和证实。举报之后,会有专门小组进行处理。”公关同时介绍,如遇到患者还未使用筹款就已去世,那么会将筹款原路退回,或是用于支付欠下的医药费或丧葬费用。而如果有剩余筹款,水滴筹会建议家属捐赠给公益基金会。

律师观点

捐款对象是孩子 钱款应用于治病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介绍,从民法上来说,爱心人士的捐款行为应当认定是一个对孩子的附条件赠与行为,所附的条件是这些钱必须用来治病。因为赠与的对象是孩子,所以这些钱的所有权归孩子,父母作为监护人,只享有照看管理这些钱的权利,并且负有以对被监护人最有利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金钱的责任。捐款人的爱心行为可以看做是对受捐者的附条件的赠与,在受捐者不按约定履行妥善使用捐款的义务时,捐款人有权撤销赠与。此外,捐款人有权利监督款项的使用情况。

而如果父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爱心人士的钱财,可能会构成《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罪。

大树公益的工作人员白梦雪告诉北青报记者,4月6日,小雅到北京求诊后,大树公益开始介入帮助小雅,但是因家长称孩子离世,所以尚未与孩子家长签订救助协议。白梦雪介绍,如果签订协议,依照相关规定,公益机构会根据孩子治疗情况,将募得的钱直接转到医院账户,而非小雅家长个人账户中,以确保资金得到监管并用到实处。

文/记者 郭琳琳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请别把低俗视频当热度

从寻梦他乡到逐梦重庆

"巴掌田"变形记

人少景还美的登山步道

热门推荐

社区居民体验航天科技

"汉语桥"中文比赛举行

大渡口:提升城市颜值

奇异蝴蝶你一定没见过

《复联3》主创亮相上海

《阳台上》定档六一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病童救命善款去向疑问待解

2018-04-13 07:09:00 来源: 0 条评论

最近,作家陈岚在网上发文称,河南周口太康县一名2岁女童被确诊患有眼部肿瘤后,其家长多次利用孩子直播,并在水滴筹上筹款,却未给孩子进行正规治疗,甚至宣称孩子已经去世。一时间,“父母疑似放弃治疗病童”引发网友关注。4月1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孩子母亲,对方否认存在拖延治疗的情况,称有带孩子在镇上医院看病。4月11日,太康妇联及乡政府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介绍,妇联介入后,孩子已从县人民医院转到郑州的医院。

事件

志愿者指家长疑似放弃治疗病童

近日,作家陈岚通过其个人微博反映称,河南太康县2岁女童小雅(化名)在2017年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随后其母亲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筹款,并通过网上直播打赏、微信转账等方式接受爱心人士捐款。却被网友发现,家长并没有带孩子去医院接受化疗,只有输液一类的简单治疗。

爱心妈妈方苗(化名)介绍,在志愿者的强烈要求和陪同下,4月6日,已经从水滴筹提现的小雅母亲和爷爷带着小雅来到北京求医。在志愿者帮忙联系医院时,小雅母亲说“没用的”,并在志愿者们商量的时候,抱走了孩子。最终,小雅也没能在北京得到治疗。

4月9日,介入救助小雅的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在微博上发布说明称,4月9日,当地志愿者前往孩子家中,协助联系北京及郑州各大医院,但孩子家属表示不信任任何人。下午孩子突然情况恶化,志愿者叫来救护车,将孩子送到太康县医院抢救,并紧急拨款2000元。但孩子于4月9日晚19点30分左右在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有爱心妈妈认为,小雅重症却遭到母亲拖延治疗。

回应

家长否认拖延女儿治疗

4月10日,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小雅的母亲杨女士。对于网上的质疑,杨女士表示已经看到,但她否认自己拖延了女儿的治疗,“发现患病后就去求诊了,在县人民医院确诊后,转到了郑州。”杨女士称,眼底检查结果显示小雅双眼均有肿瘤,郑州医院的专家说孩子无法做手术,“已经晚期了,说只能做保守治疗,建议化疗。”因此,自己才带着孩子从郑州回了家,在太康县里接受保守治疗。

对于在北京的经历,杨女士承认自己在没看成病的情况下带着小雅回了家,但她认为造成这个结果的责任在志愿者一方。因为在北京儿童医院挂的是急诊,无法立刻安排住院,她认为等不了,就走了。

太康县公安局的民警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了这次北京之行,但对于寻医失败的原因,警方提供了另一个版本。民警介绍,小雅的母亲在答复警方时称,因为北京的医院告知他们孩子“没有希望”,所以才带着孩子回了老家。

调查

当地妇联证实孩子未离世

除了寻医失败的理由前后出现出入外,小雅的生死一度也成谜。上海大树公益工作人员白梦雪介绍,4月9日当天,志愿者到小雅家中了解情况,发现孩子病情恶化后联系救护车将小雅送到了县人民医院。但在医院,小雅母亲声称“孩子不行了”,于是爷爷通知当地志愿者“孩子没了,你们给我找个车(转运遗体)吧。”志愿者随后帮忙找了一辆车,司机还询问爷爷小雅是否真的去世,爷爷称孩子已经去世。

这一说法也曾得到杨女士的证实。北青报记者4月10日联系杨女士时,对方称小雅“没有等到用上钱”。杨女士当时说:“孩子都没有了,说这些也没啥意义了。”

但仅仅一天之后,小雅就被证实没有去世。4月11日,一则视频在志愿者中传开,视频中杨女士抱着小雅,对着镜头介绍“女儿还活着”。志愿者表示,如果小雅真的还活着,就应该得到更好治疗。如果已经去世了,希望警方能调查孩子死因。

4月11日,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太康县妇联,妇联工作人员证实小雅尚未离世。工作人员介绍,妇联4月11日上午到杨女士家里看望了小雅,并和当地政府一同劝说小雅家长给孩子做治疗。

小雅老家太康县张集乡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小雅已经由太康县人民医院转往郑州市的医院进行治疗。

筹款平台

有回访和举报机制

小雅母亲在多个问题上的语焉不详、前后矛盾,让有些志愿者对小雅的安危、善款的使用充满担忧。

北青报记者从水滴筹了解到,今年3月15日,孩子家属在该平台发起了筹款,共筹到23316元,并于3月27日提现。4月4日,孩子家属公布了孩子在镇医院的治疗情况和一部分花费清单。4月8日,水滴筹接到送孩子就医的爱心人士的举报,并于同天联系孩子家属,孩子家属于当天下午对目前情况作了公示。筹款页面中,北青报记者看到,当天孩子家属所作的公示是,“小孩现在生命垂危,医院已经不再接收,重要资料去北京的时候丢失,小孩现在已在家,医院医生让准备后事。”

水滴筹工作人员介绍。4月初,孩子家属曾再次申请发起筹款,但因不能提供上次筹款所有花费的单据,被平台拒绝。目前平台方已无法打通小雅家属电话。

水滴筹公关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筹款提现前,会要求患者或者家属提供相关证明,并向所有捐款人(本次捐款有1636人)进行24小时公示,均无异议后才会打款。如有异议,线上筹款顾问和线下志愿者会进行相关核实。提现之后,则依靠患者家属上传患者及花费动态,以及实时开放举报机制进行监管。“我们有回访,也会邀请周围的人进行监督和证实。举报之后,会有专门小组进行处理。”公关同时介绍,如遇到患者还未使用筹款就已去世,那么会将筹款原路退回,或是用于支付欠下的医药费或丧葬费用。而如果有剩余筹款,水滴筹会建议家属捐赠给公益基金会。

律师观点

捐款对象是孩子 钱款应用于治病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介绍,从民法上来说,爱心人士的捐款行为应当认定是一个对孩子的附条件赠与行为,所附的条件是这些钱必须用来治病。因为赠与的对象是孩子,所以这些钱的所有权归孩子,父母作为监护人,只享有照看管理这些钱的权利,并且负有以对被监护人最有利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金钱的责任。捐款人的爱心行为可以看做是对受捐者的附条件的赠与,在受捐者不按约定履行妥善使用捐款的义务时,捐款人有权撤销赠与。此外,捐款人有权利监督款项的使用情况。

而如果父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爱心人士的钱财,可能会构成《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罪。

大树公益的工作人员白梦雪告诉北青报记者,4月6日,小雅到北京求诊后,大树公益开始介入帮助小雅,但是因家长称孩子离世,所以尚未与孩子家长签订救助协议。白梦雪介绍,如果签订协议,依照相关规定,公益机构会根据孩子治疗情况,将募得的钱直接转到医院账户,而非小雅家长个人账户中,以确保资金得到监管并用到实处。

文/记者 郭琳琳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