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很离奇 谁来背锅还是谜

来源:人民网2018-05-02

今年的“五·一档”内地影市表现,几乎可用“离奇”二字形容。4月28日,《后来的我们》《幕后玩家》《战神纪》《低压槽:欲望之城》《黄金花》等多部新片上映,《后来的我们》一家独大,预售票房超1.22亿元,首日排片率43.8%,首日票房高达2.84亿元,是第二名《幕后玩家》4410万元的七倍。截至5月1日15时,《后来的我们》票房达8.79亿元。

然而,“五·一档”的最大赢家《后来的我们》却陷入了退票罗生门事件。4月28日晚,影片出现大量异常退票现象,大部分退票发生在第三方购票平台猫眼,而猫眼也是《后来的我们》的出品方和发行方,为此有影城经理怀疑这是猫眼票房数据作假。随后,猫眼迅速发布两条声明,承认确实存在大量退票,并做出解释。4月29日,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初步认定该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为何猫眼平台会出现大量异常退票?猫眼是否存在最大嫌疑?还是如猫眼声明所言,存在恶意刷单的黄牛?记者采访了多位宣发人员、影城经理,为这场互联网时代的退票罗生门梳理出线索和疑点。这背后涉及的不仅是一部影片的票房,更是互联网时代影视行业面临的深层问题。《后来的我们》片方、导演刘若英也呼吁相关部门能查个水落石出。

疑问1

如果最大嫌疑方不是猫眼,为何声明备遭质疑?

4月28日晚,网络多方消息爆料称,《后来的我们》出现大量退票现象,涉及的影院数量接近4000家,大多数退票出现在第三方平台,其中猫眼的退票数最多。由于猫眼是《后来的我们》的宣发与出品方,有不少影城经理推测,猫眼前期通过购票锁场,使得院线加大排片。观众担心买不到好的场次和座位,也会提前买票,从而拉高预售热度。

猫眼随后发布两条声明,第一条表示:“猫眼平台截至28日晚11点,发现恶意刷票并退票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且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已将详细数据和证据提交给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平台将关闭退票功能。”第二条声明则称:“在猫眼平台28日的退票订单中,有54%的订单确定为用户正常改签,还有46%的退票订单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

对于猫眼这两份声明,很多网友和业内人士都不买账。“这个数据是否属实?”“38万张票能在多大程度影响排片率?”“以19.9元买入再以30多元卖出去,这么低的利润黄牛会做?”

有资深院线经理指出:“以往的倒票集中在春节档9.9元特价票,黄牛低价收购再以35元在自己的网店卖出,不少担心买不到黄金座位的观众会通过黄牛渠道买票,但现在就算存在黄牛党,也不太可能在全国形成这么大的规模,因为这背后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周密的组织。”

此外,《后来的我们》4月28日首映的票房为2.84亿元,当天是工作日,上座率为45.3%。假期第一天4月29日,单日票房回落到2.75亿元,上座率为37.2%,4月30日票房为2.17亿,上座率为30%。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如果第一天工作日都能有这么漂亮的票房和上座率,第二天假期的单日票房往往会更高,但《后来的我们》数据是往下走的,很有可能第一天的票房注过水。”

疑问2

如果最大嫌疑方是猫眼,为何选择自毁长城?

大规模退票直接影响到影城利益,4月28日晚多家影城同时爆出《后来的我们》退票率高得不正常。比如深圳某影院《后来的我们》当晚7点的数据,预售票房达8370元,预售人次为279人,退票人次高达102人,退票3060元,退票率达36.5%。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两位影城经理分别统计了4月28日他们手上的营业数据报表,退票率在6%和15%,而正常情况下退票率一般在千分之三左右。

假设猫眼是操作退票的最大嫌疑方,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后来的我们》在路演期间的呼声很高,猫眼和淘票票的想看指数也非常高,似乎不太需要依靠这种方式炒影片热度。另一方面,对于猫眼、淘票票这类第三方购票平台,退票操作并不能给他们带来收益。“这相当于在超市买了东西又退货,是无法从中截留到票款的。”有影城经理表示,退票这种方式会直接影响影院利益,不符合此前常规的票补操作,忽视了影城的利益,毁掉了影城对购票平台的信任,后续影响是难以判断的,相当于自毁长城,得不偿失。

此外,此前刷票房的数据造假一般是刷100元左右的高价票,如果《后来的我们》退票多集中在19.9元的特价票,并不符合刷票方快速提高票房的逻辑。另外,无论是猫眼声明所称涉及票房1300万元,还是业内人士推测1500万元至2000万元,这个数字在《后来的我们》总票房的占比并不大。

疑问3

如果影院不开放第三方票务退票,是否就能躲开一劫?

在本次退票风波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退票数最严重的是万达院线,退票量高达9万张。而类似广州金逸影城、UME影城这类没有开放第三方退票权限的影城,则基本没有受退票风波影响。但蹊跷的是,同样开放了第三方退票权限的UA院线也没有出现退票情况。广州UA影城的罗经理说:“这件事现在看来就是一个谜,也期待权威机构能给出事实全部真相。”

在猫眼、淘票票这类售票平台,不同影院对退票、退改签的规定都不一样。有部分影院不提供第三方平台购票的退改签权限,但提供会员在指定平台购票的退改签服务。影城为观众提供电影票退改签权限,本是为了争取更多观众。如果所有影城都不开放退改签功能,是否就能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在相对“强势”的平台面前,影城的决定权又有多大呢?

影城和网络票务平台更像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在网络票务平台刚开始出现时,影院管理者对其非常欢迎,有了预售数据,经理能更精准地观察影片走势,而非依靠个人经验给出排片。但如今在线票务市场几乎被几大APP垄断,原本依附于影院的观众流失到平台方,而现金流的主导权也交到了平台。有影城经理表示,如今包括院线、制片方等产业链各方的利益分配,都依赖于票务平台,除进口片账期规定在50天之内,国产片的档期一般都拉得比较长。

在不少影投公司的负责人看来,猫眼不仅是第三方售票平台,又是《后来的我们》的出品方、发行方,本身就存在很大“隐患”。有人说,首先要明确第三方到底是平台服务机构还是发行机构,“如果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肯定有大问题”。

进展 多方呼吁有关部门彻查真相

去年“五·一档”,《记忆大师》《喜欢你》《拆弹专家》《春娇救志明》四部电影豆瓣评分均在7分以上,票房成绩也不相上下,四部影片的官方微博还同时发出致谢声明。

今年的“五·一档”,《后来的我们》从上映前的豆瓣7.2分一路下滑到目前的5.9分,《幕后玩家》6.1分,《低压槽:欲望之城》4.9分,《黄金花》6.5分,《战神纪》3.9分。《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出现后,从事电影宣传营销的刘女士感叹,“忽然很怀念去年‘五·一’期间,几部电影和气生财的景象。”另一位在北京从事电影宣传及发行的陈先生更直言,“如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今后只会出现更刷新下限的做法。行业如果不能深究到底,可能会面临更恐怖的深渊。”陈先生认为,要查清这类票房数据“作假”或“注水”,管理部门必须拿到第一手真实而完整的数据,而非等待嫌疑方主动交代部分信息,从技术上来说,票房的后台数据信息在几天过去后完全有可能被“毁尸灭迹”。

4月30日晚,刘若英工作室对退票事件首度作出公开回应,称自事件发生以来,刘若英团队持续与片方、发行方沟通,强烈希望查出事实真相,并表示会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尽早查明真相。《后来的我们》官微也发表声明,表示全程关注事件进展,并呼吁相关部门查个水落石出。

日前,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称,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无论哪一部影片,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查明,将严肃处理。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高考时光机

摔跤吧!女孩

老街光阴

夏日赏荷这些地方别错过

热门推荐

端午乐出游

体验高空瑜伽

"百马"老人的跑步人生

柏林"熊猫热"

关晓彤显公主范儿

孟美岐吴宣仪高人气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很离奇 谁来背锅还是谜

2018-05-02 15:16:00 来源: 0 条评论

今年的“五·一档”内地影市表现,几乎可用“离奇”二字形容。4月28日,《后来的我们》《幕后玩家》《战神纪》《低压槽:欲望之城》《黄金花》等多部新片上映,《后来的我们》一家独大,预售票房超1.22亿元,首日排片率43.8%,首日票房高达2.84亿元,是第二名《幕后玩家》4410万元的七倍。截至5月1日15时,《后来的我们》票房达8.79亿元。

然而,“五·一档”的最大赢家《后来的我们》却陷入了退票罗生门事件。4月28日晚,影片出现大量异常退票现象,大部分退票发生在第三方购票平台猫眼,而猫眼也是《后来的我们》的出品方和发行方,为此有影城经理怀疑这是猫眼票房数据作假。随后,猫眼迅速发布两条声明,承认确实存在大量退票,并做出解释。4月29日,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初步认定该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为何猫眼平台会出现大量异常退票?猫眼是否存在最大嫌疑?还是如猫眼声明所言,存在恶意刷单的黄牛?记者采访了多位宣发人员、影城经理,为这场互联网时代的退票罗生门梳理出线索和疑点。这背后涉及的不仅是一部影片的票房,更是互联网时代影视行业面临的深层问题。《后来的我们》片方、导演刘若英也呼吁相关部门能查个水落石出。

疑问1

如果最大嫌疑方不是猫眼,为何声明备遭质疑?

4月28日晚,网络多方消息爆料称,《后来的我们》出现大量退票现象,涉及的影院数量接近4000家,大多数退票出现在第三方平台,其中猫眼的退票数最多。由于猫眼是《后来的我们》的宣发与出品方,有不少影城经理推测,猫眼前期通过购票锁场,使得院线加大排片。观众担心买不到好的场次和座位,也会提前买票,从而拉高预售热度。

猫眼随后发布两条声明,第一条表示:“猫眼平台截至28日晚11点,发现恶意刷票并退票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且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已将详细数据和证据提交给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平台将关闭退票功能。”第二条声明则称:“在猫眼平台28日的退票订单中,有54%的订单确定为用户正常改签,还有46%的退票订单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

对于猫眼这两份声明,很多网友和业内人士都不买账。“这个数据是否属实?”“38万张票能在多大程度影响排片率?”“以19.9元买入再以30多元卖出去,这么低的利润黄牛会做?”

有资深院线经理指出:“以往的倒票集中在春节档9.9元特价票,黄牛低价收购再以35元在自己的网店卖出,不少担心买不到黄金座位的观众会通过黄牛渠道买票,但现在就算存在黄牛党,也不太可能在全国形成这么大的规模,因为这背后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周密的组织。”

此外,《后来的我们》4月28日首映的票房为2.84亿元,当天是工作日,上座率为45.3%。假期第一天4月29日,单日票房回落到2.75亿元,上座率为37.2%,4月30日票房为2.17亿,上座率为30%。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如果第一天工作日都能有这么漂亮的票房和上座率,第二天假期的单日票房往往会更高,但《后来的我们》数据是往下走的,很有可能第一天的票房注过水。”

疑问2

如果最大嫌疑方是猫眼,为何选择自毁长城?

大规模退票直接影响到影城利益,4月28日晚多家影城同时爆出《后来的我们》退票率高得不正常。比如深圳某影院《后来的我们》当晚7点的数据,预售票房达8370元,预售人次为279人,退票人次高达102人,退票3060元,退票率达36.5%。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两位影城经理分别统计了4月28日他们手上的营业数据报表,退票率在6%和15%,而正常情况下退票率一般在千分之三左右。

假设猫眼是操作退票的最大嫌疑方,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后来的我们》在路演期间的呼声很高,猫眼和淘票票的想看指数也非常高,似乎不太需要依靠这种方式炒影片热度。另一方面,对于猫眼、淘票票这类第三方购票平台,退票操作并不能给他们带来收益。“这相当于在超市买了东西又退货,是无法从中截留到票款的。”有影城经理表示,退票这种方式会直接影响影院利益,不符合此前常规的票补操作,忽视了影城的利益,毁掉了影城对购票平台的信任,后续影响是难以判断的,相当于自毁长城,得不偿失。

此外,此前刷票房的数据造假一般是刷100元左右的高价票,如果《后来的我们》退票多集中在19.9元的特价票,并不符合刷票方快速提高票房的逻辑。另外,无论是猫眼声明所称涉及票房1300万元,还是业内人士推测1500万元至2000万元,这个数字在《后来的我们》总票房的占比并不大。

疑问3

如果影院不开放第三方票务退票,是否就能躲开一劫?

在本次退票风波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退票数最严重的是万达院线,退票量高达9万张。而类似广州金逸影城、UME影城这类没有开放第三方退票权限的影城,则基本没有受退票风波影响。但蹊跷的是,同样开放了第三方退票权限的UA院线也没有出现退票情况。广州UA影城的罗经理说:“这件事现在看来就是一个谜,也期待权威机构能给出事实全部真相。”

在猫眼、淘票票这类售票平台,不同影院对退票、退改签的规定都不一样。有部分影院不提供第三方平台购票的退改签权限,但提供会员在指定平台购票的退改签服务。影城为观众提供电影票退改签权限,本是为了争取更多观众。如果所有影城都不开放退改签功能,是否就能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在相对“强势”的平台面前,影城的决定权又有多大呢?

影城和网络票务平台更像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在网络票务平台刚开始出现时,影院管理者对其非常欢迎,有了预售数据,经理能更精准地观察影片走势,而非依靠个人经验给出排片。但如今在线票务市场几乎被几大APP垄断,原本依附于影院的观众流失到平台方,而现金流的主导权也交到了平台。有影城经理表示,如今包括院线、制片方等产业链各方的利益分配,都依赖于票务平台,除进口片账期规定在50天之内,国产片的档期一般都拉得比较长。

在不少影投公司的负责人看来,猫眼不仅是第三方售票平台,又是《后来的我们》的出品方、发行方,本身就存在很大“隐患”。有人说,首先要明确第三方到底是平台服务机构还是发行机构,“如果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肯定有大问题”。

进展 多方呼吁有关部门彻查真相

去年“五·一档”,《记忆大师》《喜欢你》《拆弹专家》《春娇救志明》四部电影豆瓣评分均在7分以上,票房成绩也不相上下,四部影片的官方微博还同时发出致谢声明。

今年的“五·一档”,《后来的我们》从上映前的豆瓣7.2分一路下滑到目前的5.9分,《幕后玩家》6.1分,《低压槽:欲望之城》4.9分,《黄金花》6.5分,《战神纪》3.9分。《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出现后,从事电影宣传营销的刘女士感叹,“忽然很怀念去年‘五·一’期间,几部电影和气生财的景象。”另一位在北京从事电影宣传及发行的陈先生更直言,“如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今后只会出现更刷新下限的做法。行业如果不能深究到底,可能会面临更恐怖的深渊。”陈先生认为,要查清这类票房数据“作假”或“注水”,管理部门必须拿到第一手真实而完整的数据,而非等待嫌疑方主动交代部分信息,从技术上来说,票房的后台数据信息在几天过去后完全有可能被“毁尸灭迹”。

4月30日晚,刘若英工作室对退票事件首度作出公开回应,称自事件发生以来,刘若英团队持续与片方、发行方沟通,强烈希望查出事实真相,并表示会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尽早查明真相。《后来的我们》官微也发表声明,表示全程关注事件进展,并呼吁相关部门查个水落石出。

日前,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称,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无论哪一部影片,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查明,将严肃处理。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