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燕山深处骡蹄声——北京长城的崎岖修缮路

来源:新华网2018-08-24

新华社北京8月24日电 题:燕山深处骡蹄声——北京长城的崎岖修缮路

新华社记者李斌、魏梦佳

北京东北部密云区新城子镇东沟村,燕山峰峦叠翠,大片玉米葱郁喜人。

凌晨4点,54岁农民杨成海就早早爬起来,和其他10多个村民一起,赶着14头壮硕的骡子往山里走。每头骡子的背上都有两个方筐,各装了6块长城砖。

新城子镇与河北滦平、承德、兴隆三县接壤,“一脚踏四县”,是北京第一缕阳光升起的地方。明朝时,这里就是战略要地,古堡密集。今年起,村北一段近千米的长城开始修缮。因地势险峻,车开不进山,几十万块修缮所需城砖只能依靠最原始的骡驮、肩扛方式运至施工处。

熟悉地形的杨成海就成了一名长城运砖工。一块长城砖20多斤重,一头骡子要驮砖近300斤。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老杨拄着根粗树枝,一边大声吆喝赶着骡子,一边吃力往上走。蜿蜒山路上,骡队依序而行,响起“哒哒”蹄声。

日头越高,天气越热,骡子越吃不消,走走停停,不断喘着粗气。有一匹干脆站在半道,任人怎么吆喝也不走。

“骡子走不动,卸下两块砖吧!”前面有人在喊。

前几天天太热,有两头骡子走得急,摔在这路上就再也没起来。想到这,老杨赶紧走到骡子旁,从两边筐里各抱出一块砖,放在路旁,打算下一趟再捎上去。

蹄声,再次响起。

走了半小时,又来到一条小道。向上看去,丛林绿树间,数不清的蹄印深浅不一,泥泞不堪,散落的骡粪便遍地都是,记录了人和牲畜在这里的无数次往返。

老杨小心踩着脚印旁的干泥和草根,跳跃着避开泥泞,往上继续迈了约20分钟,终于来到城墙墙洞下。一抬头,一条残破的长城已横在眼前。

只见崇山峻岭间,长城依山就势而建,墙体上长满野草,多处坍塌,满是碎石。10多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一侧城墙上忙着拌白灰、砌砖墙,墙洞附近的一段墙体已修补完整,露出整齐的城砖。

杨成海将骡子牵到城墙根,将砖倒放在最靠近施工处的坡上,等工人取用。“这几个月我每天要在这条路上走10多趟,一趟两公里多,晚上7点才能回家。虽然辛苦,但修长城是好事。”休息间隙,他看着骡子吃了会草,就又下山再去驮砖。

长城资源调查显示,北京地区现存墙体总长度为573公里,其中明长城526公里;长城遗存2356处,包括长城墙体、单体建筑、关堡和相关设施等,分布于北部6区。

一起上山的密云区文物管理所所长郑宝永介绍,密云境内长城始建于北齐,明代大规模重建,全长182.1公里,约占北京长城的三分之一。因为六七十年代人为破坏及自然冻融、开裂,东沟长城段墙体坍塌损毁严重,多处出现安全隐患,急需进行抢险修缮。

从山下到山上,城砖需要车运、骡子驮,从山上到墙上,骡子上不去,还需手抬肩扛。

工人们在城墙和旁边满是碎石的山坡间搭了木架,用绳子挽成扣,将城砖扛在背上,小心走过“独木桥”,将砖送至墙上。因砖沉重,每人每次只能背两块。而在更陡峭的城墙上,则需通过缆绳、滑道等工具,把砖运到脚手架上才能供工人使用。

除城墙外,敌台也部分坍塌,风化严重,四处缝隙,砖石散落。但由于敌台地势险峻,海拔近千米,无法从城墙上直接攀爬过去。要想为敌台“治病”,“长城医生”们还需从城墙下再探出一条山路,手脚并用,扯着树枝,踩着石头,向上攀爬,再经过20多分钟,才能到达长城最高处。

“长城基本都在山区,许多地段险峻,施工难度很大,但施工季节很短。”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东沟长城段项目负责人、55岁的张保如说,现在50多名工人都是早上五点半就出工,天黑才能休息。“施工太危险,一清理完就塌,一遇上雨也塌,因为工作太辛苦,招工也困难。”他叹息。

“刚到这时,根本没有路,大家是拿镰刀、铁锹现开路,修长城的路可以说是人踩出的一条路。”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古建专家、61岁的万彩林说,水是利用水泵一级级抽上来,电则是要靠发电机,但最难的还是运材料,因为地势垂直高度高,机械进不来,只能靠“车、骡、人三级接力”。

寂静大山里,烈日炙烤下,工人们挥洒汗水,力争用原始工艺还原长城的古朴风貌。

北京市文物局介绍,近10年来,北京累计投入资金3.74亿元用于长城修缮保护。通过环境整治、抢险性修缮,部分长城段的安全隐患得到消减,历史景观已得到恢复。但由于几百年的自然侵蚀,大部分长城段仍具隐患,难抵风雨,抢险修缮任务依然艰巨。

“长城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修缮不易,要好好保护。”下山时,东沟村党支部书记秀海青说,村里正制定发展规划,“希望长城修好后,能凭借这张历史文化‘金名片’发展生态旅游,带动村民致富,这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长城”。

正说着,蹄声响起,又有骡队上山了。伴随着有节奏的嗒嗒声,骡队身影渐行渐远,缓缓隐没于山林深处。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燕山深处骡蹄声——北京长城的崎岖修缮路

2018-08-24 16:00:53 来源: 0 条评论

新华社北京8月24日电 题:燕山深处骡蹄声——北京长城的崎岖修缮路

新华社记者李斌、魏梦佳

北京东北部密云区新城子镇东沟村,燕山峰峦叠翠,大片玉米葱郁喜人。

凌晨4点,54岁农民杨成海就早早爬起来,和其他10多个村民一起,赶着14头壮硕的骡子往山里走。每头骡子的背上都有两个方筐,各装了6块长城砖。

新城子镇与河北滦平、承德、兴隆三县接壤,“一脚踏四县”,是北京第一缕阳光升起的地方。明朝时,这里就是战略要地,古堡密集。今年起,村北一段近千米的长城开始修缮。因地势险峻,车开不进山,几十万块修缮所需城砖只能依靠最原始的骡驮、肩扛方式运至施工处。

熟悉地形的杨成海就成了一名长城运砖工。一块长城砖20多斤重,一头骡子要驮砖近300斤。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老杨拄着根粗树枝,一边大声吆喝赶着骡子,一边吃力往上走。蜿蜒山路上,骡队依序而行,响起“哒哒”蹄声。

日头越高,天气越热,骡子越吃不消,走走停停,不断喘着粗气。有一匹干脆站在半道,任人怎么吆喝也不走。

“骡子走不动,卸下两块砖吧!”前面有人在喊。

前几天天太热,有两头骡子走得急,摔在这路上就再也没起来。想到这,老杨赶紧走到骡子旁,从两边筐里各抱出一块砖,放在路旁,打算下一趟再捎上去。

蹄声,再次响起。

走了半小时,又来到一条小道。向上看去,丛林绿树间,数不清的蹄印深浅不一,泥泞不堪,散落的骡粪便遍地都是,记录了人和牲畜在这里的无数次往返。

老杨小心踩着脚印旁的干泥和草根,跳跃着避开泥泞,往上继续迈了约20分钟,终于来到城墙墙洞下。一抬头,一条残破的长城已横在眼前。

只见崇山峻岭间,长城依山就势而建,墙体上长满野草,多处坍塌,满是碎石。10多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一侧城墙上忙着拌白灰、砌砖墙,墙洞附近的一段墙体已修补完整,露出整齐的城砖。

杨成海将骡子牵到城墙根,将砖倒放在最靠近施工处的坡上,等工人取用。“这几个月我每天要在这条路上走10多趟,一趟两公里多,晚上7点才能回家。虽然辛苦,但修长城是好事。”休息间隙,他看着骡子吃了会草,就又下山再去驮砖。

长城资源调查显示,北京地区现存墙体总长度为573公里,其中明长城526公里;长城遗存2356处,包括长城墙体、单体建筑、关堡和相关设施等,分布于北部6区。

一起上山的密云区文物管理所所长郑宝永介绍,密云境内长城始建于北齐,明代大规模重建,全长182.1公里,约占北京长城的三分之一。因为六七十年代人为破坏及自然冻融、开裂,东沟长城段墙体坍塌损毁严重,多处出现安全隐患,急需进行抢险修缮。

从山下到山上,城砖需要车运、骡子驮,从山上到墙上,骡子上不去,还需手抬肩扛。

工人们在城墙和旁边满是碎石的山坡间搭了木架,用绳子挽成扣,将城砖扛在背上,小心走过“独木桥”,将砖送至墙上。因砖沉重,每人每次只能背两块。而在更陡峭的城墙上,则需通过缆绳、滑道等工具,把砖运到脚手架上才能供工人使用。

除城墙外,敌台也部分坍塌,风化严重,四处缝隙,砖石散落。但由于敌台地势险峻,海拔近千米,无法从城墙上直接攀爬过去。要想为敌台“治病”,“长城医生”们还需从城墙下再探出一条山路,手脚并用,扯着树枝,踩着石头,向上攀爬,再经过20多分钟,才能到达长城最高处。

“长城基本都在山区,许多地段险峻,施工难度很大,但施工季节很短。”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东沟长城段项目负责人、55岁的张保如说,现在50多名工人都是早上五点半就出工,天黑才能休息。“施工太危险,一清理完就塌,一遇上雨也塌,因为工作太辛苦,招工也困难。”他叹息。

“刚到这时,根本没有路,大家是拿镰刀、铁锹现开路,修长城的路可以说是人踩出的一条路。”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古建专家、61岁的万彩林说,水是利用水泵一级级抽上来,电则是要靠发电机,但最难的还是运材料,因为地势垂直高度高,机械进不来,只能靠“车、骡、人三级接力”。

寂静大山里,烈日炙烤下,工人们挥洒汗水,力争用原始工艺还原长城的古朴风貌。

北京市文物局介绍,近10年来,北京累计投入资金3.74亿元用于长城修缮保护。通过环境整治、抢险性修缮,部分长城段的安全隐患得到消减,历史景观已得到恢复。但由于几百年的自然侵蚀,大部分长城段仍具隐患,难抵风雨,抢险修缮任务依然艰巨。

“长城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修缮不易,要好好保护。”下山时,东沟村党支部书记秀海青说,村里正制定发展规划,“希望长城修好后,能凭借这张历史文化‘金名片’发展生态旅游,带动村民致富,这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长城”。

正说着,蹄声响起,又有骡队上山了。伴随着有节奏的嗒嗒声,骡队身影渐行渐远,缓缓隐没于山林深处。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