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亚运最后一战,我不想弃权”——记亚运“四朝元老”叶姵延
<

“可能亚运最后一战,我不想弃权”——记亚运“四朝元老”叶姵延

来源:新华社2018-08-28

  新华社记者苏斌 陆睿

  “其实有点不开心,本来想尽力打好这场比赛,但是身体的问题会有影响,没有做到最好。”混采区里的中国香港羽毛球老将叶姵延,言语间透着不甘心。

  在印尼雅加达,31岁的叶姵延第四次站上亚运赛场。对阵中国队选手陈雨菲的女单16进8比赛,叶姵延一度有望拖入决胜局,但身体状况让她有心无力,最终输掉比赛。

  之前与东道主印尼队的女团比赛里,叶姵延赛后在教练组成员以及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离开场地,当时很多人以为她在比赛里受伤了,实际情况则是当时她感觉心脏有些不舒服,为此差点晕倒,赛后她接受检查并吸氧。

  “没有完全检查清楚,但医生建议我不适合打比赛,教练不建议我参赛,但我说我想打。”叶姵延说,“我已经参加了四届亚运会,可能这是最后一届,我不想以弃权的方式结束自己可能的最后一届亚运会。”

  于是叶姵延对教练表示,万一有什么问题,自己会承担责任,因为她真的很想完成比赛。

  “上场的时候其实有点害怕,不知道身体能不能撑得住。但是我尽力了,后面其实有机会,上场的时候没想到能打成这样子,有点没信心。因为没有做好准备,就有点乱了。”叶姵延说,“没有把握住第二局的机会,有点可惜。本来有机会拖进决胜局,在场上多享受一点时间。”

  2006年多哈亚运会,叶姵延收获女单银牌,四年后她又在广州获得铜牌。有记者问她,如果在雅加达是她最后一次参加亚运会,最不舍的是什么?

  叶姵延说,亚运会的气氛和其他赛事不一样,带给了她很多回忆,将来可能没有机会再感受亚运气氛,她最不舍的就是球场。

  “下一届亚运会我35岁了,所以我今天非要上场不可,怎么样也要完成比赛,而不是没有打就直接弃权,所以坚持下来了。”她说。

  里约奥运会后,叶姵延动过退役的念头,队友胡赟的一番话,让她留在了心爱的羽毛球赛场上。

  “胡赟对我说‘你没什么可输的,在你这个年纪还能打球就已经赢了,为什么不继续享受你喜欢的东西?’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哭了,运动员要看输赢,但是过程更重要,希望能够享受每一场比赛的过程,这已经足够了。”

  “起码身体可以,我还能坚持自己热爱的东西。如果身体不行,那就无话可说了。”叶姵延还不想放弃,她想拼一拼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当然难度也很大,另一名中国香港运动员张雁宜如今排在她身前,“顺其自然吧。”

  “很多人说31岁是很大的年纪,但张宁33岁时还拿了奥运冠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东西。”尽管距离明年3月开始的下赛季还有段时间,但叶姵延说,起码人要有目标,只要有力争奥运资格的目标,她就会为此去努力,没有目标就等于放弃。

  身为亚运“四朝元老”,叶姵延认为,当今世界羽坛女单实力十分平均。

  “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时,大家都看张宁和谢杏芳,没有人和她们竞争,她们拿牌机会很大,现在谁能拿奖牌猜不到。以前就是中国队很强,但现在日本、中国、泰国、印度和中国台北的一二单实力都很强,比以前难度大很多。”

  “女单还是先看能力。如果我身体和能力可以,就还有机会。”叶姵延说,最主要的是如何在心态、技术和球路上去改善自己。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可能亚运最后一战,我不想弃权”——记亚运“四朝元老”叶姵延

2018-08-28 05:01:19 来源: 0 条评论

  新华社记者苏斌 陆睿

  “其实有点不开心,本来想尽力打好这场比赛,但是身体的问题会有影响,没有做到最好。”混采区里的中国香港羽毛球老将叶姵延,言语间透着不甘心。

  在印尼雅加达,31岁的叶姵延第四次站上亚运赛场。对阵中国队选手陈雨菲的女单16进8比赛,叶姵延一度有望拖入决胜局,但身体状况让她有心无力,最终输掉比赛。

  之前与东道主印尼队的女团比赛里,叶姵延赛后在教练组成员以及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离开场地,当时很多人以为她在比赛里受伤了,实际情况则是当时她感觉心脏有些不舒服,为此差点晕倒,赛后她接受检查并吸氧。

  “没有完全检查清楚,但医生建议我不适合打比赛,教练不建议我参赛,但我说我想打。”叶姵延说,“我已经参加了四届亚运会,可能这是最后一届,我不想以弃权的方式结束自己可能的最后一届亚运会。”

  于是叶姵延对教练表示,万一有什么问题,自己会承担责任,因为她真的很想完成比赛。

  “上场的时候其实有点害怕,不知道身体能不能撑得住。但是我尽力了,后面其实有机会,上场的时候没想到能打成这样子,有点没信心。因为没有做好准备,就有点乱了。”叶姵延说,“没有把握住第二局的机会,有点可惜。本来有机会拖进决胜局,在场上多享受一点时间。”

  2006年多哈亚运会,叶姵延收获女单银牌,四年后她又在广州获得铜牌。有记者问她,如果在雅加达是她最后一次参加亚运会,最不舍的是什么?

  叶姵延说,亚运会的气氛和其他赛事不一样,带给了她很多回忆,将来可能没有机会再感受亚运气氛,她最不舍的就是球场。

  “下一届亚运会我35岁了,所以我今天非要上场不可,怎么样也要完成比赛,而不是没有打就直接弃权,所以坚持下来了。”她说。

  里约奥运会后,叶姵延动过退役的念头,队友胡赟的一番话,让她留在了心爱的羽毛球赛场上。

  “胡赟对我说‘你没什么可输的,在你这个年纪还能打球就已经赢了,为什么不继续享受你喜欢的东西?’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哭了,运动员要看输赢,但是过程更重要,希望能够享受每一场比赛的过程,这已经足够了。”

  “起码身体可以,我还能坚持自己热爱的东西。如果身体不行,那就无话可说了。”叶姵延还不想放弃,她想拼一拼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当然难度也很大,另一名中国香港运动员张雁宜如今排在她身前,“顺其自然吧。”

  “很多人说31岁是很大的年纪,但张宁33岁时还拿了奥运冠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东西。”尽管距离明年3月开始的下赛季还有段时间,但叶姵延说,起码人要有目标,只要有力争奥运资格的目标,她就会为此去努力,没有目标就等于放弃。

  身为亚运“四朝元老”,叶姵延认为,当今世界羽坛女单实力十分平均。

  “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时,大家都看张宁和谢杏芳,没有人和她们竞争,她们拿牌机会很大,现在谁能拿奖牌猜不到。以前就是中国队很强,但现在日本、中国、泰国、印度和中国台北的一二单实力都很强,比以前难度大很多。”

  “女单还是先看能力。如果我身体和能力可以,就还有机会。”叶姵延说,最主要的是如何在心态、技术和球路上去改善自己。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