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宝宝”父亲郭利:要让造假厂家付出应有代价
<

“结石宝宝”父亲郭利:要让造假厂家付出应有代价

来源:华西都市报2019-01-03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薛维睿 摄影 刘开怡

2018年7月,曾因“三聚氰胺”事件向厂家提出索赔而被判敲诈入狱的郭利,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对相关责任人追责,并再次提出4000万美元的索赔。

郭利上一次被舆论密切关注,还是十年前“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时。因女儿吃了问题奶粉出现肾衰竭,他站出来向奶企索赔。这场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成为他人生转折的一个开始——他从出入各种高级宾馆和外企会场的业界有名同声传译,变成了“敲诈勒索罪犯”,至今没有回归正常生活。

过去一年,为了公开追责,他付出不少心力。他最终的诉求是,让当初签订赔偿协议的公司承兑赔偿,让构陷他入狱的人受到法律的惩罚。“要让那些生产假酒、假药、假奶粉的厂家,付出应有的代价。”

维权斗士

索赔300万元被送进监狱

2018年7月31日,郭利来到位于香港的(蒙牛)雅士利公司,递交了《致雅士利(国际)乳业公开信》。

除了要让当年涉案相关人员受到法律惩罚,他还要求雅士利集团赔偿4000万美元。郭利认为,他因为三聚氰胺问题维权,又因为维权受到二次伤害,其中的3000万美元属于综合(精神)损害赔偿金。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3000万婴幼儿被波及,其中被确诊为三聚氰胺的受害者达30万。当时的受害者补偿方案是:死亡病例补偿20万元,重症病例补偿3万元,普通症状补偿2000元。

郭利得到了40万赔偿,是普通赔偿的200倍。一时之间,他成了众所周知的“维权斗士”。北京电视台播出郭利的采访,节目名为《一个男人,如何让施恩奶粉低头》。

不久以后,雅士利集团再次找到郭利,希望重新讨论赔偿事宜。相约见面的时候,对方来了两位代表,态度恳切,提出愿意再度赔偿。

整件事在程序上合理合法,郭利没想太多。

后来坐在审讯室里,他才知道,谈判第二天,雅士利向广东潮安县公安局报案,称郭利“以接受媒体采访报道,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相威胁”,向雅士利集团进行勒索。

报案以后,雅士利集团继续与郭利沟通,指导他撰写书面赔偿申请,“写得越感人、越深刻,拿到的额度就越高。”双方最终达成300万的赔偿金额,签下赔偿协议。

2009年7月,雅士利集团与郭利约定在杭州当面交付赔偿金,提前守候的潮安县警察与杭州警方,将郭利抓捕。第二年,潮安县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

事后郭利无数次分析,雅士利为何这么做。是媒体报道让他们感到某种威胁?还是自己的“胜利”挑战了一个大公司的自尊心?

改判无罪

他为前妻的声明感到愤怒

2014年7月,郭利坐满5年牢,刑满释放。出狱后的三年,为了申诉,他四处搜集证据,在北京和广东之间数度往返。

2016年8月8日,广东省高院再审开庭,郭利没请律师,全程自己辩护,案件的各种证据、法律的规章条款,他早已倒背如流。第二年4月,广东省高院开庭再审,改判郭利无罪。

走出法院,许多媒体都问了他同一个问题:听到改判是什么心情?郭利回答:“我没有感谢的人,我也不激动,我很平静。”

从奶粉事件发生,郭利感觉自己在甬道踽踽独行。同路的受害者早已不见踪影,一些帮他维权的律师已经转行,过去的朋友也已经所剩无几,父母虽然为他担心,但支持他的态度也曾反复犹豫。

更让郭利伤心的是,在他搜集证据的时候,发现了前妻给雅士利集团的一份声明。声明上赫然写着: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表现;反对郭利的做法,坚决不参与此事。

郭利曾经为此愤怒,本应为女儿协同作战的前妻,无视女儿受到的伤害。但他也试图“合理化”前妻的行为,“她受到对方威胁,加上她不懂法,认识有限,性格里有不坚定和得过且过的部分。”

“我不一样,我是那种对抗性选手。”在郭利看来,这是他和前妻之间巨大的差异。

事实上,郭利和大部分人都存在这种差异。对于很多人来说,法院无罪判决,应该是这起奶粉维权事件的终章。但对于郭利来说,“如果这是一个工程,现在还不是剪彩的时候。”

父亲心愿

希望女儿成为有正义感的人

刚出狱的时候,郭利身体很差,走在路上会摔跤。后来去医院检查,他患上了五六种慢性病,身体的一些功能也在衰竭。现在他每周去医院两次,复诊开药,“我原来以为自己挺健康的,实际上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在他付出的所有代价里,最沉重的部分是女儿。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父女,事发以后却形同陌路。

前半年有过一次偶遇,当时父女已经一年半没有相见。完全没想到的是,在和代养人(孩子姥姥)说话的间隙,女儿跑开了。郭利没有追上去,“怕吓着她。”

在博弈中,他和前妻一家曾站在对立面。他希望女儿某天能理解,虽然在她成长期父爱缺席,但他在以另一种方式保护她。“陪伴和维护她的权益,我只能选择一个。她知道我做过这件事就行了,她的父亲没有退缩,没有惧怕。”

最近,郭利听说女儿的理想有变化。他跟代养人见面时,聊到女儿未来想做什么。“她曾说过想当老师,现在她的理想是做一名律师。”

郭利觉得,女儿可能后来在网上看到他的报道,“她应该知道了爸爸是怎么回事,她想当律师,为爸爸这样的人辩护。”

据代养人说,郭利女儿性格非常像他,爱打抱不平,甚至会在公开场合批评一些错误的做法。有次老师冤枉了同学,没有学生敢说老师错了,她主动站出来,让老师给同学道歉。

“我的孩子应该这样”,郭利说,他并不要求女儿接近他的性格,但他希望女儿成为一个真正有正义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人云亦云。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千年古镇再现传统婚俗

篮球爱好者热血Battle

拒绝"先分后混"

大咖挑战58公里赛道

小潮童山城走秀

《烈火英雄》将于8月1日上映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结石宝宝”父亲郭利:要让造假厂家付出应有代价

2019-01-03 06:30:53 来源: 0 条评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薛维睿 摄影 刘开怡

2018年7月,曾因“三聚氰胺”事件向厂家提出索赔而被判敲诈入狱的郭利,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对相关责任人追责,并再次提出4000万美元的索赔。

郭利上一次被舆论密切关注,还是十年前“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时。因女儿吃了问题奶粉出现肾衰竭,他站出来向奶企索赔。这场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成为他人生转折的一个开始——他从出入各种高级宾馆和外企会场的业界有名同声传译,变成了“敲诈勒索罪犯”,至今没有回归正常生活。

过去一年,为了公开追责,他付出不少心力。他最终的诉求是,让当初签订赔偿协议的公司承兑赔偿,让构陷他入狱的人受到法律的惩罚。“要让那些生产假酒、假药、假奶粉的厂家,付出应有的代价。”

维权斗士

索赔300万元被送进监狱

2018年7月31日,郭利来到位于香港的(蒙牛)雅士利公司,递交了《致雅士利(国际)乳业公开信》。

除了要让当年涉案相关人员受到法律惩罚,他还要求雅士利集团赔偿4000万美元。郭利认为,他因为三聚氰胺问题维权,又因为维权受到二次伤害,其中的3000万美元属于综合(精神)损害赔偿金。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3000万婴幼儿被波及,其中被确诊为三聚氰胺的受害者达30万。当时的受害者补偿方案是:死亡病例补偿20万元,重症病例补偿3万元,普通症状补偿2000元。

郭利得到了40万赔偿,是普通赔偿的200倍。一时之间,他成了众所周知的“维权斗士”。北京电视台播出郭利的采访,节目名为《一个男人,如何让施恩奶粉低头》。

不久以后,雅士利集团再次找到郭利,希望重新讨论赔偿事宜。相约见面的时候,对方来了两位代表,态度恳切,提出愿意再度赔偿。

整件事在程序上合理合法,郭利没想太多。

后来坐在审讯室里,他才知道,谈判第二天,雅士利向广东潮安县公安局报案,称郭利“以接受媒体采访报道,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相威胁”,向雅士利集团进行勒索。

报案以后,雅士利集团继续与郭利沟通,指导他撰写书面赔偿申请,“写得越感人、越深刻,拿到的额度就越高。”双方最终达成300万的赔偿金额,签下赔偿协议。

2009年7月,雅士利集团与郭利约定在杭州当面交付赔偿金,提前守候的潮安县警察与杭州警方,将郭利抓捕。第二年,潮安县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

事后郭利无数次分析,雅士利为何这么做。是媒体报道让他们感到某种威胁?还是自己的“胜利”挑战了一个大公司的自尊心?

改判无罪

他为前妻的声明感到愤怒

2014年7月,郭利坐满5年牢,刑满释放。出狱后的三年,为了申诉,他四处搜集证据,在北京和广东之间数度往返。

2016年8月8日,广东省高院再审开庭,郭利没请律师,全程自己辩护,案件的各种证据、法律的规章条款,他早已倒背如流。第二年4月,广东省高院开庭再审,改判郭利无罪。

走出法院,许多媒体都问了他同一个问题:听到改判是什么心情?郭利回答:“我没有感谢的人,我也不激动,我很平静。”

从奶粉事件发生,郭利感觉自己在甬道踽踽独行。同路的受害者早已不见踪影,一些帮他维权的律师已经转行,过去的朋友也已经所剩无几,父母虽然为他担心,但支持他的态度也曾反复犹豫。

更让郭利伤心的是,在他搜集证据的时候,发现了前妻给雅士利集团的一份声明。声明上赫然写着: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表现;反对郭利的做法,坚决不参与此事。

郭利曾经为此愤怒,本应为女儿协同作战的前妻,无视女儿受到的伤害。但他也试图“合理化”前妻的行为,“她受到对方威胁,加上她不懂法,认识有限,性格里有不坚定和得过且过的部分。”

“我不一样,我是那种对抗性选手。”在郭利看来,这是他和前妻之间巨大的差异。

事实上,郭利和大部分人都存在这种差异。对于很多人来说,法院无罪判决,应该是这起奶粉维权事件的终章。但对于郭利来说,“如果这是一个工程,现在还不是剪彩的时候。”

父亲心愿

希望女儿成为有正义感的人

刚出狱的时候,郭利身体很差,走在路上会摔跤。后来去医院检查,他患上了五六种慢性病,身体的一些功能也在衰竭。现在他每周去医院两次,复诊开药,“我原来以为自己挺健康的,实际上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在他付出的所有代价里,最沉重的部分是女儿。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父女,事发以后却形同陌路。

前半年有过一次偶遇,当时父女已经一年半没有相见。完全没想到的是,在和代养人(孩子姥姥)说话的间隙,女儿跑开了。郭利没有追上去,“怕吓着她。”

在博弈中,他和前妻一家曾站在对立面。他希望女儿某天能理解,虽然在她成长期父爱缺席,但他在以另一种方式保护她。“陪伴和维护她的权益,我只能选择一个。她知道我做过这件事就行了,她的父亲没有退缩,没有惧怕。”

最近,郭利听说女儿的理想有变化。他跟代养人见面时,聊到女儿未来想做什么。“她曾说过想当老师,现在她的理想是做一名律师。”

郭利觉得,女儿可能后来在网上看到他的报道,“她应该知道了爸爸是怎么回事,她想当律师,为爸爸这样的人辩护。”

据代养人说,郭利女儿性格非常像他,爱打抱不平,甚至会在公开场合批评一些错误的做法。有次老师冤枉了同学,没有学生敢说老师错了,她主动站出来,让老师给同学道歉。

“我的孩子应该这样”,郭利说,他并不要求女儿接近他的性格,但他希望女儿成为一个真正有正义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人云亦云。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