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伤复出后推首张专辑 郎朗:它们浓缩了我的人生!
<

手伤复出后推首张专辑 郎朗:它们浓缩了我的人生!

来源:北京日报2019-02-26

对一个职业演奏家来说,举办现场演出和发表专辑是最不可或缺的两件事。昨天,钢琴家郎朗在北京宣布,他的2019全新独奏专辑《钢琴书》将于3月29日全球同步发行。两年前,郎朗因左手受伤稍作休整,但从去年末起,他与柏林爱乐乐团携手在北京登台,如今又推出了手伤以来的首张专辑,这无疑向乐迷传达了一个好消息:郎朗正式复出了!

时隔两年半推新专辑

作为古典音乐界的明星,郎朗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公众关心。

2017年,郎朗因练习拉威尔的《左手钢琴协奏曲》过度劳累,左手患上腱鞘炎,还因此取消了部分演出。此后郎朗虽坚持举办一些大师班,但直到去年底,他才携手柏林爱乐乐团在国内登台,而在专辑方面,他上一张专辑推出还是在两年半以前。“我都闷了这么长时间了。”一向以“劳模”著称的郎朗显然对新专辑的推出非常兴奋。

《钢琴书》,这不是一张高难度炫技专辑,其中收录的是大众流传度最广的曲子。40首曲目中,有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德彪西的《月光》、肖邦的《雨滴》、中国民歌《茉莉花》、朝鲜族民谣《阿里郎》,甚至还有当代影视剧集中耳熟能详的曲目,如电影《天使爱美丽》中的《爱美丽圆舞曲》,动画《麦兜故事》主题曲等。

“这些曲子大多数是我小时候学琴时经常练习的。”说起录制这张专辑的初衷,郎朗想起了自己的童年。3岁开始学琴的他,正是接触了这些启蒙曲目才拥有了成为钢琴家的梦想,可当他很想找它们的录音版时竟发现很难找到。毕竟,录制这些小曲目的知名钢琴家太少了。

“我小时候听过那么多场音乐会,最难忘的就是著名钢琴家霍洛维兹,他在一次音乐会上弹奏了舒曼的《梦幻曲》。”那是1986年,郎朗只有4岁,在舞台上演奏的霍洛维兹已经80多岁高龄,“《梦幻曲》听着音不多,但弹好不容易,他把这首简单的曲子弹出了比他之前演奏的大作品更多的魔力。”

这场音乐会在郎朗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因伤休整这一段时间,郎朗又把它想了起来,“我想让更多朋友知道,大家最经常接触的曲子,不只有小朋友在弹,成熟的艺术家也会弹。”

小曲却是人生“浓缩版”

去年七八月间,手伤痊愈的郎朗开始为复出音乐会忙碌。复工后第二周,他就一头扎进了国家大剧院的录音室,为这张专辑连续录制了五天。“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五天北京一直在下雨,我想外面下着雨,我正好在室内录音,什么都不耽误。”郎朗的兴奋溢于言表,听得出来,当时的他对推出一张新专辑有多么期待。

郎朗一直在想,怎么能把这些经典的小曲子弹得更加艺术化又富有个性。“小时候弹《致爱丽丝》,当时我还不怎么会用踏板,只知道踩踏板、组装乐句,全凭心里的感觉在弹。”但当现在的他再坐到钢琴前,脑子里不仅“装满”了贝多芬的所有交响曲,手上也弹过了他的五首奏鸣曲,再摸这支小曲子时,所有的技巧自然而然地从指间涌出。“还有踩踏板的层次,对节奏的剖析、结构的安排都不一样,现在它可以说是我人生的浓缩版。”

在大剧院录音时,郎朗先录制了专辑中的30首曲目,录音效果很好,但他觉得自己对这些曲目还没有完全消化。一个月后他到了伦敦,突然之间感觉来了,便重新录制了肖邦的《雨滴》、门德尔松的《纺织歌》等几首曲目,“这样更接近我的想象,让我感觉到这些大师的作品不只是练习曲,同样是伟大的艺术作品。”

这次“重新返工”还给他带来启发,“看来出一张专辑应该录两次。”郎朗饶有趣味地盘算着,“我下一张专辑会录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春天先录一次,消化消化再录一次。”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可是个难啃的骨头,下一张专辑选择它,看来郎朗的手恢复得还不错。

“自黑”中推广古典音乐

在公众心中,郎朗不仅是蜚声国际的演奏家,还是一个接地气的“段子手”。说起这张专辑,郎朗想起不少儿时往事,就又毫无偶像包袱地“自黑”起来。

“专辑里有太多曲子是我从小登台就弹的,就像车尔尼练习曲,那都是上了邻居黑名单的曲目。”郎朗一顿,突然想到了自己5岁第一次登台,“你知道吗?小时候登台演出是要化装的,穿得像杂技团一样夸张,脑门儿中间还点个红点。”他把自己也说得笑了起来,“当时我觉得舞台上光一打,一片光亮,特别温暖,在家里练琴的时候却很冷,我就爱上了在舞台上的这种感觉。”

一直以来,郎朗就是个走下神坛的演奏家,他的幽默赢得很多观众喜爱,他动作夸张、表情丰富的演奏片段也被网友做成表情包传播。但同时,评价郎朗“表演浮夸”“表情炸裂”的说法始终存在,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让古典音乐失去了庄严的面孔。郎朗对此照单全收,甚至还曾登上《吐槽大会》的综艺舞台,听网友对自己犀利吐槽。

在《吐槽大会》上,这样一则评价得到了网友的广泛点赞:“一般像郎朗这个段位的钢琴家,都在维也纳等西方国家,为欧洲的皇室演出,如今却出现在综艺节目上。我们能够‘嘲笑’郎朗,其实是他给了我们嘲笑他的机会,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认识他。”

诚然,郎朗走红以来,频频出现在聚光灯下,与此同时,他举办音乐会、出专辑、做大师班、网上授课、推广古典音乐一件也没落下。就像在这张最新专辑里,他特意加入了《茉莉花》等中国民间曲目,“有机会我就想向西方推荐中国曲目,每次我在国外弹了中国作品,总有外国小朋友跟我要谱子。我确实还挺有影响力的!”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广西三娘湾迎来旅游热

巴西里约植物园

花海姹紫嫣红

体验"火星"生活

《人生加减法》开播

乌玛-瑟曼出席新剧首映礼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手伤复出后推首张专辑 郎朗:它们浓缩了我的人生!

2019-02-26 10:53:59 来源: 0 条评论

对一个职业演奏家来说,举办现场演出和发表专辑是最不可或缺的两件事。昨天,钢琴家郎朗在北京宣布,他的2019全新独奏专辑《钢琴书》将于3月29日全球同步发行。两年前,郎朗因左手受伤稍作休整,但从去年末起,他与柏林爱乐乐团携手在北京登台,如今又推出了手伤以来的首张专辑,这无疑向乐迷传达了一个好消息:郎朗正式复出了!

时隔两年半推新专辑

作为古典音乐界的明星,郎朗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公众关心。

2017年,郎朗因练习拉威尔的《左手钢琴协奏曲》过度劳累,左手患上腱鞘炎,还因此取消了部分演出。此后郎朗虽坚持举办一些大师班,但直到去年底,他才携手柏林爱乐乐团在国内登台,而在专辑方面,他上一张专辑推出还是在两年半以前。“我都闷了这么长时间了。”一向以“劳模”著称的郎朗显然对新专辑的推出非常兴奋。

《钢琴书》,这不是一张高难度炫技专辑,其中收录的是大众流传度最广的曲子。40首曲目中,有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德彪西的《月光》、肖邦的《雨滴》、中国民歌《茉莉花》、朝鲜族民谣《阿里郎》,甚至还有当代影视剧集中耳熟能详的曲目,如电影《天使爱美丽》中的《爱美丽圆舞曲》,动画《麦兜故事》主题曲等。

“这些曲子大多数是我小时候学琴时经常练习的。”说起录制这张专辑的初衷,郎朗想起了自己的童年。3岁开始学琴的他,正是接触了这些启蒙曲目才拥有了成为钢琴家的梦想,可当他很想找它们的录音版时竟发现很难找到。毕竟,录制这些小曲目的知名钢琴家太少了。

“我小时候听过那么多场音乐会,最难忘的就是著名钢琴家霍洛维兹,他在一次音乐会上弹奏了舒曼的《梦幻曲》。”那是1986年,郎朗只有4岁,在舞台上演奏的霍洛维兹已经80多岁高龄,“《梦幻曲》听着音不多,但弹好不容易,他把这首简单的曲子弹出了比他之前演奏的大作品更多的魔力。”

这场音乐会在郎朗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因伤休整这一段时间,郎朗又把它想了起来,“我想让更多朋友知道,大家最经常接触的曲子,不只有小朋友在弹,成熟的艺术家也会弹。”

小曲却是人生“浓缩版”

去年七八月间,手伤痊愈的郎朗开始为复出音乐会忙碌。复工后第二周,他就一头扎进了国家大剧院的录音室,为这张专辑连续录制了五天。“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五天北京一直在下雨,我想外面下着雨,我正好在室内录音,什么都不耽误。”郎朗的兴奋溢于言表,听得出来,当时的他对推出一张新专辑有多么期待。

郎朗一直在想,怎么能把这些经典的小曲子弹得更加艺术化又富有个性。“小时候弹《致爱丽丝》,当时我还不怎么会用踏板,只知道踩踏板、组装乐句,全凭心里的感觉在弹。”但当现在的他再坐到钢琴前,脑子里不仅“装满”了贝多芬的所有交响曲,手上也弹过了他的五首奏鸣曲,再摸这支小曲子时,所有的技巧自然而然地从指间涌出。“还有踩踏板的层次,对节奏的剖析、结构的安排都不一样,现在它可以说是我人生的浓缩版。”

在大剧院录音时,郎朗先录制了专辑中的30首曲目,录音效果很好,但他觉得自己对这些曲目还没有完全消化。一个月后他到了伦敦,突然之间感觉来了,便重新录制了肖邦的《雨滴》、门德尔松的《纺织歌》等几首曲目,“这样更接近我的想象,让我感觉到这些大师的作品不只是练习曲,同样是伟大的艺术作品。”

这次“重新返工”还给他带来启发,“看来出一张专辑应该录两次。”郎朗饶有趣味地盘算着,“我下一张专辑会录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春天先录一次,消化消化再录一次。”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可是个难啃的骨头,下一张专辑选择它,看来郎朗的手恢复得还不错。

“自黑”中推广古典音乐

在公众心中,郎朗不仅是蜚声国际的演奏家,还是一个接地气的“段子手”。说起这张专辑,郎朗想起不少儿时往事,就又毫无偶像包袱地“自黑”起来。

“专辑里有太多曲子是我从小登台就弹的,就像车尔尼练习曲,那都是上了邻居黑名单的曲目。”郎朗一顿,突然想到了自己5岁第一次登台,“你知道吗?小时候登台演出是要化装的,穿得像杂技团一样夸张,脑门儿中间还点个红点。”他把自己也说得笑了起来,“当时我觉得舞台上光一打,一片光亮,特别温暖,在家里练琴的时候却很冷,我就爱上了在舞台上的这种感觉。”

一直以来,郎朗就是个走下神坛的演奏家,他的幽默赢得很多观众喜爱,他动作夸张、表情丰富的演奏片段也被网友做成表情包传播。但同时,评价郎朗“表演浮夸”“表情炸裂”的说法始终存在,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让古典音乐失去了庄严的面孔。郎朗对此照单全收,甚至还曾登上《吐槽大会》的综艺舞台,听网友对自己犀利吐槽。

在《吐槽大会》上,这样一则评价得到了网友的广泛点赞:“一般像郎朗这个段位的钢琴家,都在维也纳等西方国家,为欧洲的皇室演出,如今却出现在综艺节目上。我们能够‘嘲笑’郎朗,其实是他给了我们嘲笑他的机会,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认识他。”

诚然,郎朗走红以来,频频出现在聚光灯下,与此同时,他举办音乐会、出专辑、做大师班、网上授课、推广古典音乐一件也没落下。就像在这张最新专辑里,他特意加入了《茉莉花》等中国民间曲目,“有机会我就想向西方推荐中国曲目,每次我在国外弹了中国作品,总有外国小朋友跟我要谱子。我确实还挺有影响力的!”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苏桢淇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