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挥别"李逍遥",从"南方车站"再出发
近日,胡歌携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畅谈影片幕后故事和多年演艺心得。胡歌坦言,第一次担任电影主演,他经历了从焦虑、不自信到享受的创作过程。走出“后李逍遥时代”,胡歌潜心磨练演技,正如他所说:“我塑造的角色都会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成就。”

胡歌:挥别"李逍遥",从"南方车站"再出发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2019-12-06

编者按:相识之初,他是《仙剑奇侠传》里侠肝义胆、帅气迷人的李逍遥;盛名之下,他却低调转向话剧《如梦之梦》,成为了“5号病人”;重新归来,他化身《琅琊榜》里心怀赤子、谋略惊人的梅长苏;再次出发,他首次担纲电影主演……出道十几年,胡歌每一次转身都给观众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近日,胡歌携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畅谈影片幕后故事和多年演艺心得。胡歌坦言,第一次担任电影主演,他经历了从焦虑、不自信到享受的创作过程。走出“后李逍遥时代”,胡歌潜心磨练演技,正如他所说:“我塑造的角色都会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成就。”

第一次主演电影,“痛并快乐着”

人民文娱:《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你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出道多年,你觉得这一刻来得晚吗?

胡歌:一点都不晚。在我出道的十几年时间里,我一直在演电视剧、舞台剧。我觉得,所有的积累直到此时此刻,才足以让我有能力驾驭这个角色。

人民文娱:《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走上戛纳红毯是怎样的心情?

胡歌:当时特别亢奋、激动。因为对我来说,戛纳曾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没想到第一部电影就把我带到了戛纳红毯上。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它似乎离我更遥远了。因为到那之后我才知道,在电影的艺术殿堂里,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当时的激动和兴奋是一时的,获奖并不是我们拍电影的最重要目的。对电影的热爱,对表演艺术的热爱,才是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初衷。

人民文娱:有没有给自己定下目标,什么时候拿到电影领域的最佳男演员?

胡歌:我不给自己定这样的目标。获奖当然是一个莫大的认可,但你对某一个角色的演绎只能代表你的过去,并不能够代表你的未来。

人民文娱:这次主演电影,和以往的表演经历有什么不同吗?

胡歌: 这一次的体验是“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很难,很多经历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纯粹的快乐,能够毫无顾虑投入创作的快乐。

人民文娱:其间有感到焦虑的时刻吗?

胡歌:我刚开始进组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也不自信,每天都处在焦虑的状态里。但我也不急于去调整情绪,我觉得这些状态和片中周泽农这个角色非常吻合。另外,我还需要锻炼、“晒灯”使皮肤变黑甚至控制睡眠,去寻找角色身上憔悴和疲惫的感觉。

走出“后李逍遥时代”,拓宽艺术生命

人民文娱:第一次担任主演,又是和廖凡等非常有经验的演员和导演搭档,会不会有压力?

胡歌:肯定有,我怕自己会拖后腿。我在那一刻有些犹豫,因为我在艺术电影表演上没有任何经验。导演给了我很多鼓励,也给了我极大的耐心。

人民文娱:有没有问过刁亦男导演,为什么选你出演这个角色?

胡歌:其实也很偶然。他曾经看过一本杂志封面上我的照片,和大家传统印象中精致帅气的形象不一样。导演在那张照片当中看到了一个非常粗糙的男人,非常符合他心目中周泽农的形象。

人民文娱:这样的角色离你远吗?

胡歌:特别远。我想在生活当中找到一个人物原型都非常困难。我去公安局观摩形形色色的犯人,很难找到一个和周泽农类似的人。我想了一个特别的办法,定制了几套保洁工人的衣服,我和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走入武汉的大街小巷,真正融入到那个环境里。

以前,我是从人物身上找人物,这次我更多的是从环境身上去找人物内心的感受。比如,我到一个特别老的城区,看到废弃的楼宇、破败的墙,看到路边被行人踩踏的花草,街边的流浪狗和野猫,我从它们身上找到片中人物所经历的感受。

人民文娱:在你拍摄电视剧大热的时候,为什么选择在2013年停下来去演舞台剧《如梦之梦》《永远的尹雪艳》?

胡歌:从《仙剑奇侠传》之后,我演的绝大部分戏都没有跳脱出李逍遥的光环。我自己也开玩笑,从2004年一直到2013年,将近十年的时间,我称之为“后李逍遥时代”,正好是从20多岁跨入30多岁的阶段。

之前我可能是一个偶像演员,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如果我不做出改变,我的艺术生命力可能会越来越短,我的路也可能会越来越窄。舞台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磨炼演技的地方,可以让我沉静下来去规划自己的事业。同时,我觉得通过舞台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不一样的我。

人民文娱:现在再回头看,当时那段经历非常重要?

胡歌:至少没有让我再多走一些弯路。

将表演融入生命,和角色互相成就

人民文娱:刁亦男导演曾发给你一首诗,有一句是“在世界灰色的深渊中遨游,像一只年轻的海豚。”你觉得自己是那只年轻的海豚吗?

胡歌:我肯定不是,因为我不太会游泳。但是周泽农很符合海豚的形象。那天刚好我们完成了一场浪漫诗意、非常重要的湖中戏。导演很激动,他在收工的路上发了那首诗。我能体会他当时的心情,给他回了一首歌的歌词,“在黑夜孤单的一点微光,不在乎谁看到我在发亮”。

人民文娱:你曾经形容过新片电影主创像老虎、鹿、狐狸,你觉得自己像哪种动物?

胡歌:我在戏里面像一头受伤的狼,但是我在生活中更像一只猫。

人民文娱:演员这个职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胡歌:演员这个职业的特别之处在于,你有时候很难分清现实世界和戏剧世界。我们经常说一句话:你的过往经历成就了此时此刻的你。我塑造的角色都会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成就。

可能此时此刻胡歌的体内,就有梅长苏、明台的影子。倒过来说也是成立的,我演梅长苏的时候35岁,如果30岁演,我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人民文娱:拍戏之余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胡歌:我喜欢拍照,也喜欢骑摩托车旅行。拍照让我找到更多特别的视角观察人物、环境,骑摩托车让我感觉很自由。

人民文娱:还会有时间读书吗?

胡歌:会。我最近在看木心的《文学回忆录》,特别好地带我走进文学世界。我还是要补补课,对拍戏很有帮助。

人民文娱:现在有好多关于“演技”的节目,你有哪些表演方面的经验分享给年轻演员?

胡歌:表演没有一个标准,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方法。对于我来说,生活是汲取养分的最好源泉。生活中有非常丰富的人和事,你要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要有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

人民文娱:最近有没有正在计划或者筹备的新戏?

胡歌:有。但是还没有到公布的时候。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胡歌:挥别"李逍遥",从"南方车站"再出发

2019-12-06 10:56:38 来源: 0 条评论

编者按:相识之初,他是《仙剑奇侠传》里侠肝义胆、帅气迷人的李逍遥;盛名之下,他却低调转向话剧《如梦之梦》,成为了“5号病人”;重新归来,他化身《琅琊榜》里心怀赤子、谋略惊人的梅长苏;再次出发,他首次担纲电影主演……出道十几年,胡歌每一次转身都给观众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近日,胡歌携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畅谈影片幕后故事和多年演艺心得。胡歌坦言,第一次担任电影主演,他经历了从焦虑、不自信到享受的创作过程。走出“后李逍遥时代”,胡歌潜心磨练演技,正如他所说:“我塑造的角色都会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成就。”

第一次主演电影,“痛并快乐着”

人民文娱:《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你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出道多年,你觉得这一刻来得晚吗?

胡歌:一点都不晚。在我出道的十几年时间里,我一直在演电视剧、舞台剧。我觉得,所有的积累直到此时此刻,才足以让我有能力驾驭这个角色。

人民文娱:《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走上戛纳红毯是怎样的心情?

胡歌:当时特别亢奋、激动。因为对我来说,戛纳曾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没想到第一部电影就把我带到了戛纳红毯上。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它似乎离我更遥远了。因为到那之后我才知道,在电影的艺术殿堂里,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当时的激动和兴奋是一时的,获奖并不是我们拍电影的最重要目的。对电影的热爱,对表演艺术的热爱,才是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初衷。

人民文娱:有没有给自己定下目标,什么时候拿到电影领域的最佳男演员?

胡歌:我不给自己定这样的目标。获奖当然是一个莫大的认可,但你对某一个角色的演绎只能代表你的过去,并不能够代表你的未来。

人民文娱:这次主演电影,和以往的表演经历有什么不同吗?

胡歌: 这一次的体验是“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很难,很多经历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纯粹的快乐,能够毫无顾虑投入创作的快乐。

人民文娱:其间有感到焦虑的时刻吗?

胡歌:我刚开始进组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也不自信,每天都处在焦虑的状态里。但我也不急于去调整情绪,我觉得这些状态和片中周泽农这个角色非常吻合。另外,我还需要锻炼、“晒灯”使皮肤变黑甚至控制睡眠,去寻找角色身上憔悴和疲惫的感觉。

走出“后李逍遥时代”,拓宽艺术生命

人民文娱:第一次担任主演,又是和廖凡等非常有经验的演员和导演搭档,会不会有压力?

胡歌:肯定有,我怕自己会拖后腿。我在那一刻有些犹豫,因为我在艺术电影表演上没有任何经验。导演给了我很多鼓励,也给了我极大的耐心。

人民文娱:有没有问过刁亦男导演,为什么选你出演这个角色?

胡歌:其实也很偶然。他曾经看过一本杂志封面上我的照片,和大家传统印象中精致帅气的形象不一样。导演在那张照片当中看到了一个非常粗糙的男人,非常符合他心目中周泽农的形象。

人民文娱:这样的角色离你远吗?

胡歌:特别远。我想在生活当中找到一个人物原型都非常困难。我去公安局观摩形形色色的犯人,很难找到一个和周泽农类似的人。我想了一个特别的办法,定制了几套保洁工人的衣服,我和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走入武汉的大街小巷,真正融入到那个环境里。

以前,我是从人物身上找人物,这次我更多的是从环境身上去找人物内心的感受。比如,我到一个特别老的城区,看到废弃的楼宇、破败的墙,看到路边被行人踩踏的花草,街边的流浪狗和野猫,我从它们身上找到片中人物所经历的感受。

人民文娱:在你拍摄电视剧大热的时候,为什么选择在2013年停下来去演舞台剧《如梦之梦》《永远的尹雪艳》?

胡歌:从《仙剑奇侠传》之后,我演的绝大部分戏都没有跳脱出李逍遥的光环。我自己也开玩笑,从2004年一直到2013年,将近十年的时间,我称之为“后李逍遥时代”,正好是从20多岁跨入30多岁的阶段。

之前我可能是一个偶像演员,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如果我不做出改变,我的艺术生命力可能会越来越短,我的路也可能会越来越窄。舞台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磨炼演技的地方,可以让我沉静下来去规划自己的事业。同时,我觉得通过舞台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不一样的我。

人民文娱:现在再回头看,当时那段经历非常重要?

胡歌:至少没有让我再多走一些弯路。

将表演融入生命,和角色互相成就

人民文娱:刁亦男导演曾发给你一首诗,有一句是“在世界灰色的深渊中遨游,像一只年轻的海豚。”你觉得自己是那只年轻的海豚吗?

胡歌:我肯定不是,因为我不太会游泳。但是周泽农很符合海豚的形象。那天刚好我们完成了一场浪漫诗意、非常重要的湖中戏。导演很激动,他在收工的路上发了那首诗。我能体会他当时的心情,给他回了一首歌的歌词,“在黑夜孤单的一点微光,不在乎谁看到我在发亮”。

人民文娱:你曾经形容过新片电影主创像老虎、鹿、狐狸,你觉得自己像哪种动物?

胡歌:我在戏里面像一头受伤的狼,但是我在生活中更像一只猫。

人民文娱:演员这个职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胡歌:演员这个职业的特别之处在于,你有时候很难分清现实世界和戏剧世界。我们经常说一句话:你的过往经历成就了此时此刻的你。我塑造的角色都会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成就。

可能此时此刻胡歌的体内,就有梅长苏、明台的影子。倒过来说也是成立的,我演梅长苏的时候35岁,如果30岁演,我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人民文娱:拍戏之余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胡歌:我喜欢拍照,也喜欢骑摩托车旅行。拍照让我找到更多特别的视角观察人物、环境,骑摩托车让我感觉很自由。

人民文娱:还会有时间读书吗?

胡歌:会。我最近在看木心的《文学回忆录》,特别好地带我走进文学世界。我还是要补补课,对拍戏很有帮助。

人民文娱:现在有好多关于“演技”的节目,你有哪些表演方面的经验分享给年轻演员?

胡歌:表演没有一个标准,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方法。对于我来说,生活是汲取养分的最好源泉。生活中有非常丰富的人和事,你要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要有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

人民文娱:最近有没有正在计划或者筹备的新戏?

胡歌:有。但是还没有到公布的时候。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