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兹·奥斯彭的“挽歌”?才怪
乐评人们为什么那么冷静?他们都老了吧,否则为什么听奥兹·奥斯彭(Ozzy Osbourne)的新专辑能写出那么老气横秋的评论,什么“老当益壮”“天鹅之歌”“最后的挽歌”……

奥兹·奥斯彭的“挽歌”?才怪

来源:澎湃新闻2020-02-28

乐评人们为什么那么冷静?他们都老了吧,否则为什么听奥兹·奥斯彭(Ozzy Osbourne)的新专辑能写出那么老气横秋的评论,什么“老当益壮”“天鹅之歌”“最后的挽歌”……

奥兹缺席了去年日本的Download音乐节,憾而未见,缺席的理由也很让人担心:帕金森、摔跤、肺炎、脊椎问题等坏健康状况。但他相隔十年的个人新作《Ordinary Man》完全不像出自将死之人。

《Ordinary Man》中,有几首作品在奥兹的个人生涯里也属上乘。明亮的音色从第一秒开始就冲出浓云,兴奋点接踵而至。有时候很蠢,有时候睿智,但从不软蛋的词搭载他独一无二的口音飞向耳朵。口音是开启魔法的钥匙,变调的尾音立即让人联想到工人区、贫穷、缺乏希望和对这一切的嘲弄。

这是尤受上天眷顾的奥兹·奥斯彭—不仅活过了绝大部分伙伴,而且更为罕见地在71岁时仍有好东西送给我们。

奥兹有过很多成为都市传说的壮举,以致很多人只记住传说,忘了这些只是甜点。他在舞台上啃过蝙蝠,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总裁办公室咬掉过鹦鹉的脑袋。太坏了。他是百毒不伤的样本,早就该死掉一千次。这样的人竟得入老境,在今天唱出“我(死去的)朋友们都在等我”。

奥兹·奥斯彭不弹乐器也不大懂乐理,全靠天赐灵感助他头顶“重金属教父”的沉重冠冕前行,在1978年被开除出队后再启成功的个人生涯。

“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是很酷的一派鼻祖,但后来他的徒子徒孙们一边壮大,一边逐渐在某些方面现出邪典特有的幼稚可笑。流行总是很快过时。八十年代英国记者采访奥兹,问他这批观众和去年的有什么区别?他回答,女士们还是那样,男士普遍胖了,不再是去年华丽摇滚的打扮。可见流行变化之快。

摇滚乐队主唱的单飞生涯通常比乐队时期黯淡,魔咒在奥兹身上没有生效。他的音乐像希区柯克的电影,得意于精湛的技艺和做到极致的类型,灵感源源不断。在内容层面上,它们都嗜血,冷酷,刺激,美丽,沉迷于一次次的死亡和不确定的重生。

只要人类还在追求安全范围内的凶暴和恐惧(不要害人害己就好),喜欢被吓唬,它们就永远被需要。

作为一个类型的经典,奥兹·奥斯彭和时间一起变成私密的记忆。他喜欢七十年代的音乐,“因为有更多个人的东西在里面”;“八十年代的最好,九十年代(的音乐)什么都没记住”。“终其一生/我都活在昨日”(《All My Life》)。专辑中的纯真之歌,也是唯一一首嫌电吉他太喧嚣,鼓太雷动的歌。

《Ordinary Man》是速成的作品,创作时间不超过一周,每首歌录两三遍就过。合作者包括Post Malone的吉他手安德鲁·沃特(Andrew Watt)、“枪炮玫瑰”的杜夫·麦卡甘(Duff McKagan,贝司)、“红辣椒”的切德·史密斯(Chad Smith,鼓),特邀嘉宾名单上有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Slash、汤姆·莫雷罗(Tom Morello)、查理·普斯(Charlie Puth),当然还有Post Malone。

重金属的审美很纯粹。要有好的旋律,好的riff,好的吉他solo,主唱的声音要过耳难忘,胆大妄为,能张嘴吞下黑暗。但最终不是魔鬼。是有人性的人在歌颂光明世界之外的东西。凶猛里有极美的,甚至感伤的东西,像废墟上的烟,壮汉身上刺了一只小猫咪。

当审美和配方固定,铁血的肃然压制早期布鲁斯味的自由宛转,金属有时也令人厌烦。还好奥兹·奥斯彭没有变得僵硬。听一下最后的《It’s A Raid》,从第一秒起,屋子里的所有物品随节奏震动。他和Post Malone沉浸在放肆的狂喜,百鬼夜行,酣畅淋漓。这样的人如果进了天堂,天上一定狂风大作,大地不得安生。

我不打算把《Goodbye》看作他的天鹅之歌,虽然他听上去像一次认真的告别。电吉他像救护车不详地啸叫,别人梦寐以求的好旋律被他的告别辞钉在十字架上。“替代我吧/在我走了之后/我走时笃信/地上的工作已全部完成。”活像一个圣徒。直到最后一刻,奥兹用口音浓重的英音问:“天堂卖茶吗”?才知道我们都被骗了。死神不是凛然不可侵犯,摸过他黑色手套的人,现在还在唱歌给我们听呢。

这样大胆,或许只是他的积习难改。年老之后,奥兹不再像年轻时频频挑衅死神。有一天他告诉妻子莎朗·奥斯彭:“我所有痛饮过的伙伴都死了。没人回来告诉我说,嗨奥兹,那边很酷,快来加入我们吧。”鉴于此,他决定在这个世界多逗留一段时间。

《Holy For Tonight》里唱的, 应该都是真的。夜长又寂寞,已经尝过死亡之吻,要没有时间了。很快就会被忘掉,明天就是告别,但今晚将是神圣之夜。奥兹唱这首歌的时候,大剌剌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爬格子的贝司和女声和声毫不知情地出没,但已经到了这个时代,老家伙们唱毕天鹅之歌一个个离世。谁也无法假装听到这首歌时无动于衷。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奥兹·奥斯彭的“挽歌”?才怪

2020-02-28 12:13:53 来源: 0 条评论

乐评人们为什么那么冷静?他们都老了吧,否则为什么听奥兹·奥斯彭(Ozzy Osbourne)的新专辑能写出那么老气横秋的评论,什么“老当益壮”“天鹅之歌”“最后的挽歌”……

奥兹缺席了去年日本的Download音乐节,憾而未见,缺席的理由也很让人担心:帕金森、摔跤、肺炎、脊椎问题等坏健康状况。但他相隔十年的个人新作《Ordinary Man》完全不像出自将死之人。

《Ordinary Man》中,有几首作品在奥兹的个人生涯里也属上乘。明亮的音色从第一秒开始就冲出浓云,兴奋点接踵而至。有时候很蠢,有时候睿智,但从不软蛋的词搭载他独一无二的口音飞向耳朵。口音是开启魔法的钥匙,变调的尾音立即让人联想到工人区、贫穷、缺乏希望和对这一切的嘲弄。

这是尤受上天眷顾的奥兹·奥斯彭—不仅活过了绝大部分伙伴,而且更为罕见地在71岁时仍有好东西送给我们。

奥兹有过很多成为都市传说的壮举,以致很多人只记住传说,忘了这些只是甜点。他在舞台上啃过蝙蝠,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总裁办公室咬掉过鹦鹉的脑袋。太坏了。他是百毒不伤的样本,早就该死掉一千次。这样的人竟得入老境,在今天唱出“我(死去的)朋友们都在等我”。

奥兹·奥斯彭不弹乐器也不大懂乐理,全靠天赐灵感助他头顶“重金属教父”的沉重冠冕前行,在1978年被开除出队后再启成功的个人生涯。

“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是很酷的一派鼻祖,但后来他的徒子徒孙们一边壮大,一边逐渐在某些方面现出邪典特有的幼稚可笑。流行总是很快过时。八十年代英国记者采访奥兹,问他这批观众和去年的有什么区别?他回答,女士们还是那样,男士普遍胖了,不再是去年华丽摇滚的打扮。可见流行变化之快。

摇滚乐队主唱的单飞生涯通常比乐队时期黯淡,魔咒在奥兹身上没有生效。他的音乐像希区柯克的电影,得意于精湛的技艺和做到极致的类型,灵感源源不断。在内容层面上,它们都嗜血,冷酷,刺激,美丽,沉迷于一次次的死亡和不确定的重生。

只要人类还在追求安全范围内的凶暴和恐惧(不要害人害己就好),喜欢被吓唬,它们就永远被需要。

作为一个类型的经典,奥兹·奥斯彭和时间一起变成私密的记忆。他喜欢七十年代的音乐,“因为有更多个人的东西在里面”;“八十年代的最好,九十年代(的音乐)什么都没记住”。“终其一生/我都活在昨日”(《All My Life》)。专辑中的纯真之歌,也是唯一一首嫌电吉他太喧嚣,鼓太雷动的歌。

《Ordinary Man》是速成的作品,创作时间不超过一周,每首歌录两三遍就过。合作者包括Post Malone的吉他手安德鲁·沃特(Andrew Watt)、“枪炮玫瑰”的杜夫·麦卡甘(Duff McKagan,贝司)、“红辣椒”的切德·史密斯(Chad Smith,鼓),特邀嘉宾名单上有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Slash、汤姆·莫雷罗(Tom Morello)、查理·普斯(Charlie Puth),当然还有Post Malone。

重金属的审美很纯粹。要有好的旋律,好的riff,好的吉他solo,主唱的声音要过耳难忘,胆大妄为,能张嘴吞下黑暗。但最终不是魔鬼。是有人性的人在歌颂光明世界之外的东西。凶猛里有极美的,甚至感伤的东西,像废墟上的烟,壮汉身上刺了一只小猫咪。

当审美和配方固定,铁血的肃然压制早期布鲁斯味的自由宛转,金属有时也令人厌烦。还好奥兹·奥斯彭没有变得僵硬。听一下最后的《It’s A Raid》,从第一秒起,屋子里的所有物品随节奏震动。他和Post Malone沉浸在放肆的狂喜,百鬼夜行,酣畅淋漓。这样的人如果进了天堂,天上一定狂风大作,大地不得安生。

我不打算把《Goodbye》看作他的天鹅之歌,虽然他听上去像一次认真的告别。电吉他像救护车不详地啸叫,别人梦寐以求的好旋律被他的告别辞钉在十字架上。“替代我吧/在我走了之后/我走时笃信/地上的工作已全部完成。”活像一个圣徒。直到最后一刻,奥兹用口音浓重的英音问:“天堂卖茶吗”?才知道我们都被骗了。死神不是凛然不可侵犯,摸过他黑色手套的人,现在还在唱歌给我们听呢。

这样大胆,或许只是他的积习难改。年老之后,奥兹不再像年轻时频频挑衅死神。有一天他告诉妻子莎朗·奥斯彭:“我所有痛饮过的伙伴都死了。没人回来告诉我说,嗨奥兹,那边很酷,快来加入我们吧。”鉴于此,他决定在这个世界多逗留一段时间。

《Holy For Tonight》里唱的, 应该都是真的。夜长又寂寞,已经尝过死亡之吻,要没有时间了。很快就会被忘掉,明天就是告别,但今晚将是神圣之夜。奥兹唱这首歌的时候,大剌剌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爬格子的贝司和女声和声毫不知情地出没,但已经到了这个时代,老家伙们唱毕天鹅之歌一个个离世。谁也无法假装听到这首歌时无动于衷。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张骁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