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柳岩:能不能让我的演技上个热搜?
柳岩拿到《梦华录》剧本后,只看了四五集,便觉得“相当过瘾,根本停不下来”,剧中三个女性人物都鲜明且吸引人,“孙三娘”这个角色更是让她觉得适合自己,便顺理成章拍了这部戏。

专访|柳岩:能不能让我的演技上个热搜?

来源:澎湃新闻2022-06-17

柳岩拿到《梦华录》剧本后,只看了四五集,便觉得“相当过瘾,根本停不下来”,剧中三个女性人物都鲜明且吸引人,“孙三娘”这个角色更是让她觉得适合自己,便顺理成章拍了这部戏。《梦华录》开播,“孙三娘”出圈,很多观众惊叹,原来柳岩诠释一位母亲,一位勤劳质朴的劳动女性,竟毫不违和。

让观众相信“柳岩演的”孙三娘

“性感”“娇媚”,是很多人提起柳岩时的原初印象,然而“孙三娘”似乎与这两个词没有任何联系,她力大无穷,杀猪起家,是一位已婚妇人,一位母亲。在柳岩看来,三娘这个角色对她来说驾驭起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观众相信“柳岩演的”孙三娘:“虽然我年龄到了,但我毕竟没有结婚生子,对我来说,难度在于她作为一位妻子和母亲的状态,还有作为劳动人民的那种朴实勤劳,干活特别利索的一面。”

作为母亲的那一面,柳岩从身边的女性友人身上习得。“结婚生子的闺蜜们对孩子的那种寄予厚望,其实我能观察到并理解。当然现在女性寄希望于孩子,倒不是像三娘那样希望孩子能为自己挣得‘凤冠霞帔’,更多是希望孩子成为有价值、有能力的人。”柳岩提到,在她观察中,“为母则刚”的女人们,最能伤害她们的,是自己的孩子。“我见过孩子几句话,能把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妈妈气到‘吐血’的那种场面,所以在我演三娘的时候,我带入了这种情绪。”

剧中,三娘在祠堂被休那场戏,因为她力大无穷,所以那么多人想摁着她在休书上按手印都做不到,“可当她儿子挣脱她的怀抱,投向另一个女人,对着那个女人认娘的时候,三娘是彻底的崩溃,所以她自己走到了休书前摁下了手印,那一刻,是她人生完全绝望和崩溃的时刻。我是靠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去完成的这场戏。”

而作为劳动妇女的那一面,则需要柳岩从内到外的贴近。进组前两个月,杨阳导演向演员们传达了一个硬性指令:全员减肥。“因为宋代的审美比较雅致和有风骨,所以她是希望大家瘦一点,这样穿上古装比较能贴近那种精气神。但导演没要求我减肥,因为三娘这个角色她不适合太纤细,她力大无穷,又是干活的劳动妇女,如果太注重身型外表,她就不像三娘了。”

另外,柳岩在生活中爱做饭,刀工不错。但作为南方人对面食不太了解,于是又自己找了专业的面食点心老师,去学做果子的揉面、雕花、上色等技巧。“虽然短时间我学不了多少,但起码揉面的力道、做果子的动作要像。”她付出的努力确实得到了认可,“后来导演相信我到什么地步,在三元客栈跟池衙内有一轮比拼,我切的是文思豆腐。当时我以为会有专业厨师来做手替拍切豆腐的近景,结果导演就说你自个儿切。切豆腐的近景都是我自己,加上后期加快处理,居然还挺像那么回事了。”柳岩笑说,“但最后的成品豆腐花在水里绽放,当然是事先备好的道具,这我不能邀功。”

后来,柳岩看到观众对她的评价,挺感动的,“他们说,本来以为柳岩是演不了三娘这样的人物的,但吃透了这个人物,把自己装进角色里,你就是孙三娘了。”

女性的力量超乎想象

“孙三娘是一个勇于面对人生各种境况、勇往直前的人。”但这位女性依然经历了巨大的蜕变。早期在钱塘,三娘寄希望于丈夫或者儿子能为自己挣得凤冠霞帔,“似乎只有靠男人才能给予她这样的殊荣,但后期她经过人生的历练,也知道女子贵自立,从一个为丈夫为儿子活的状态,到一个为自己而活的状态,我觉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提到导演杨阳,柳岩表示:“她就是一个非常专业且敬业,非常尊重创作的导演。我不会把‘性别’冠在‘导演’之前,作为一个必需的形容词。”

她提到,《梦华录》的拍摄时间也就四个多月,但这部剧为了取景,却辗转了4个地方,从横店到象山,从无锡到襄阳,几乎全是实景,棚拍很少,“这是我以往拍的古装剧所没有的。大家现在看到这部剧的画面非常美,其中我们的导演和美术部门付出了很多。比如第一集赵氏茶铺那场戏,就为了这场戏,我们特意去了无锡。可见导演真是对每一个场景精挑细选。”

柳岩强调,实景拍摄带来的剧本还原度很能帮助演员入戏。而对于制作如此用心细致的剧组,演员能做的,就是极度的配合。“说实话,演员一般都会签工作时长,我签这部剧的工作时长,是我有史以来最长的时间,我们一切以拍摄为主,哪怕超时再多,都是无条件配合,没有任何人说撑不下去。”

在第14集,赵盼儿向孙三娘倾诉情感上的烦恼,柳岩在拍这段戏时,有些担心:“我觉得这一段词太长了,都是情绪戏。”她担心现在大家都爱看短视频、强情节,习惯追剧的时候开倍速,对于这么长一段情绪表达的戏,大家看得进去吗?开播之后,柳岩开着弹幕追剧,发现这场闺蜜之间絮絮夜话的戏,引起了很多女观众的共鸣:“女生之间就是这样的”“如同我和我闺蜜”。柳岩突然意识到:“只要是真诚的一场戏,不需要以长度来衡量大家的耐心,只要能让观众跟着你入戏,再长都不会长。作为演员,只要踏实用心地去完成表演就好,其他交给观众。”

柳岩自认,私下是女性缘很好的人,拍完《梦华录》之后,她和刘亦菲、林允也成为很好的朋友,“这也是在这部戏里一个很棒的收获”。“女孩子都特别懂女孩子,女生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从生活细节,到很细腻的情感,一点都不刻意。”她说道,“女性之间互相支持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一旦女孩们想联合起来做点什么,我们的力量能超乎大家的想象。”

“沾沾自喜”和“战战兢兢”

这么多年,柳岩演了很多戏,她有一个感触,“每次大家觉得我演得好的角色,评价就是:柳岩‘本色演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燕子”,《受益人》里的“岳淼淼”,很多评论会说:柳岩本色演出,“但其实她们并不真的像我自己,真正的柳岩是什么样,大家并不了解,观众只是对于角色贴合度的一种赞赏。”

在演员生涯的伊始,柳岩并不常听到对于她演技的赞赏。刚开始做演员的时候,她战战兢兢,这和主持人事业不同,表演不是她熟悉的领域,“一点底气和自信都没有,那时觉得剧组每个人都是我老师,去了剧组,纯粹是了解演员的工作是什么样子的,还不能称自己是个演员。”

她自述“一开始戏演得奇烂”,“副导演教我走位,走到这说这句词,然后看着哪里,然后哪句词儿的时候转身,我就跟着做,确实没有任何演技可言。”然而,刚进剧组时大家对她足够宽容,“因为大家认可我是个主持人的身份,他们一直是以主持人的标准来看我,能把台词说清楚,不掉链子,不给大家拖后腿,你就是个好‘演员’。刚入行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能顺利完成角色,就是一份满意的答卷,大家对我要求也低,所以我也会有沾沾自喜的时候。”就这样,她一边“沾沾自喜”于大家对她的鼓励和宽容,一边“战战兢兢”:“我能成为一个好演员吗?”而答案,是在入行这些年来,逐渐清晰。

柳岩最早正式拍的第一部电影是《画壁》,当时在片场,柳岩听到一起扮演“仙女”的一个女演员说了一句话:“美貌真是进入演艺圈的一块敲门砖。”她当时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是看了下自己的脸:“我就觉得我没有这块敲门砖。”

“一个本身貌美的女演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其实不是夸赞自己,她是在说更美的女演员,因为你知道,有很多演员已经美到了,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部戏的程度。而我,想靠普通的美貌进入这个行业,我是不够资格的。”柳岩在那时,如是思忖。

此后,柳岩也见过一些名导演,“因为我是主持人,确实有一些表达上的优势,当我分析角色的时候,能非常清晰地表达我的想法。”但每次去见导演争取角色时,他们经常说:“我对你的印象还是多少年前在某某颁奖典礼上,当时你请我上台颁奖来着”,又或者“我就记得你在台上穿着大礼服,没想到你做演员了”。那时柳岩已经演了好几年戏了,然而,“去见这些我非常希望合作的导演时,他们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主持人,那一刻我会意识到,我一定要更努力才行,一定要演到让大家记得住的角色才行。”燃起的斗志,让她不再“沾沾自喜”。

然而,大多数演员是被选择的,“没有哪个角色非你不可,演员的职业危机感是比较重的”。面对危机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做到不可替代,尽量让所有人相信你的专业能力。“我觉得,这些年我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作为非科班演员,一直在以专业演员的标准要求自己,然后摸着石头过河。”在柳岩看来,她认为的“专业演员的标准”,是要挑好的剧本,要说服得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演这个角色。尽量不要浮躁,不要特别功利地去考虑项目,“要跟专业的团队合作,要跟好演员对戏,才能不断成长。”

这些听来寻常的标准,说简单也不简单,在一开始的很长时间里,柳岩坦承,并没有靠演戏赚多少钱或者养活自己,她不介意角色小,戏份少,客串仅仅几天,角色没有名字。不管角色大小,角色定位,不管能从中得到多少回报,“我就考虑这是不是好本子,是不是好团队,然后就去争取,希望人家能让我参与一下,去跟最牛的导演,最专业的演员合作,我才能在实战中学到更多的东西。”柳岩笑着补充,“说实话我也不傻,毕竟我还是个主持人,可以凭这个养活自己。至于表演,我就当投入自己培养自己。”柳岩自认,这一路走来,遇到了很多好的导演和对手戏演员,“他们教会了我演戏的技巧和方式”。

“我太需要被认可了”

作为主持人的经历,对她的演员身份既有帮助,也有副作用,“主持人转行做演员,最大的优势是台词背得贼快,而且我的逻辑性、统筹能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所以我演比较风风火火、泼辣干练的角色,是天然贴合的。但如果我演一个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遭遇了人间疾苦沧桑的角色,那主持人的一些言行特征,放进去当然是不合适的。”柳岩道,“好演员的标准,可不仅仅是台词说得清楚、背得快。演员的一切都要为角色服务,角色的表达和情绪,不是像主持人一样,永远流畅和冷静就是好的,有时候,你磕巴也是表演,你停顿也是表演。”

在各个剧组里观察学习,柳岩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有的戏演得特别好的演员,生活中你会发现,ta是非常感性的人。我感觉生活中情绪管理做得特别好的人,可能比较难揣摩一个角色情绪到了极致时的表现。”在工作生活中,永远拼命要强,自我要求极严的柳岩,也开始学习“不再那么严格地控制情绪,不再着急去跟人对话”,而是把节奏放下来,允许自己有合理范围内的情绪表达,允许自己在生活当中犯错,允许自己做一个不那么完美的人。“以前不停工作的时候,我根本来不及去观察生活中最接地气的人们是什么样子,如今我不再风风火火去做量的积累了,我开始更能体会:如果我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我会是什么状态。”

2016年,柳岩凭着电视剧《少帅》里的表嫂一角,得到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提名。表嫂一角,戏份很少,柳岩客串了三天的戏,却入围了白玉兰,这对当时想做一个好演员的她来说,“非常震撼”。

“我以前,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会以为肯定得演主角,得有占比很高的戏份,才会被大家看到吧?但原来任何一个小角色,只要你努力让她发光发热,都能被观众看到。这让我对表演、对演员,有了一份敬畏之心,只要我珍惜每一个角色,我一定能做好,一定会被人看到。”而有一天,大家开始讨论柳岩作为主角的演技,是《受益人》的上映,那时,柳岩39岁。

《梦华录》开播时,柳岩给“孙三娘”写了一封信。她写道,“我一切都好,‘拼命三娘’的标签终于可以摘下来了,我的生活工作节奏都慢了下来,我开始学着享受生活了”;也写道,“别人总会捕风捉影、随意评判,或对我们释放善意的同情,而我们无需怜惜,对别人的议论绝不低头。”

采访最后,记者问柳岩,最希望向观众传达什么?她笑言“赶紧送我演技上热搜”:“我看弹幕都在夸我表演,能不能让柳岩的演技也上个热搜?这会是我本年度最开心的事情。”她说道,“我太需要被认可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专访|柳岩:能不能让我的演技上个热搜?

2022-06-17 11:45:00 来源:

柳岩拿到《梦华录》剧本后,只看了四五集,便觉得“相当过瘾,根本停不下来”,剧中三个女性人物都鲜明且吸引人,“孙三娘”这个角色更是让她觉得适合自己,便顺理成章拍了这部戏。《梦华录》开播,“孙三娘”出圈,很多观众惊叹,原来柳岩诠释一位母亲,一位勤劳质朴的劳动女性,竟毫不违和。

让观众相信“柳岩演的”孙三娘

“性感”“娇媚”,是很多人提起柳岩时的原初印象,然而“孙三娘”似乎与这两个词没有任何联系,她力大无穷,杀猪起家,是一位已婚妇人,一位母亲。在柳岩看来,三娘这个角色对她来说驾驭起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观众相信“柳岩演的”孙三娘:“虽然我年龄到了,但我毕竟没有结婚生子,对我来说,难度在于她作为一位妻子和母亲的状态,还有作为劳动人民的那种朴实勤劳,干活特别利索的一面。”

作为母亲的那一面,柳岩从身边的女性友人身上习得。“结婚生子的闺蜜们对孩子的那种寄予厚望,其实我能观察到并理解。当然现在女性寄希望于孩子,倒不是像三娘那样希望孩子能为自己挣得‘凤冠霞帔’,更多是希望孩子成为有价值、有能力的人。”柳岩提到,在她观察中,“为母则刚”的女人们,最能伤害她们的,是自己的孩子。“我见过孩子几句话,能把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妈妈气到‘吐血’的那种场面,所以在我演三娘的时候,我带入了这种情绪。”

剧中,三娘在祠堂被休那场戏,因为她力大无穷,所以那么多人想摁着她在休书上按手印都做不到,“可当她儿子挣脱她的怀抱,投向另一个女人,对着那个女人认娘的时候,三娘是彻底的崩溃,所以她自己走到了休书前摁下了手印,那一刻,是她人生完全绝望和崩溃的时刻。我是靠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去完成的这场戏。”

而作为劳动妇女的那一面,则需要柳岩从内到外的贴近。进组前两个月,杨阳导演向演员们传达了一个硬性指令:全员减肥。“因为宋代的审美比较雅致和有风骨,所以她是希望大家瘦一点,这样穿上古装比较能贴近那种精气神。但导演没要求我减肥,因为三娘这个角色她不适合太纤细,她力大无穷,又是干活的劳动妇女,如果太注重身型外表,她就不像三娘了。”

另外,柳岩在生活中爱做饭,刀工不错。但作为南方人对面食不太了解,于是又自己找了专业的面食点心老师,去学做果子的揉面、雕花、上色等技巧。“虽然短时间我学不了多少,但起码揉面的力道、做果子的动作要像。”她付出的努力确实得到了认可,“后来导演相信我到什么地步,在三元客栈跟池衙内有一轮比拼,我切的是文思豆腐。当时我以为会有专业厨师来做手替拍切豆腐的近景,结果导演就说你自个儿切。切豆腐的近景都是我自己,加上后期加快处理,居然还挺像那么回事了。”柳岩笑说,“但最后的成品豆腐花在水里绽放,当然是事先备好的道具,这我不能邀功。”

后来,柳岩看到观众对她的评价,挺感动的,“他们说,本来以为柳岩是演不了三娘这样的人物的,但吃透了这个人物,把自己装进角色里,你就是孙三娘了。”

女性的力量超乎想象

“孙三娘是一个勇于面对人生各种境况、勇往直前的人。”但这位女性依然经历了巨大的蜕变。早期在钱塘,三娘寄希望于丈夫或者儿子能为自己挣得凤冠霞帔,“似乎只有靠男人才能给予她这样的殊荣,但后期她经过人生的历练,也知道女子贵自立,从一个为丈夫为儿子活的状态,到一个为自己而活的状态,我觉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提到导演杨阳,柳岩表示:“她就是一个非常专业且敬业,非常尊重创作的导演。我不会把‘性别’冠在‘导演’之前,作为一个必需的形容词。”

她提到,《梦华录》的拍摄时间也就四个多月,但这部剧为了取景,却辗转了4个地方,从横店到象山,从无锡到襄阳,几乎全是实景,棚拍很少,“这是我以往拍的古装剧所没有的。大家现在看到这部剧的画面非常美,其中我们的导演和美术部门付出了很多。比如第一集赵氏茶铺那场戏,就为了这场戏,我们特意去了无锡。可见导演真是对每一个场景精挑细选。”

柳岩强调,实景拍摄带来的剧本还原度很能帮助演员入戏。而对于制作如此用心细致的剧组,演员能做的,就是极度的配合。“说实话,演员一般都会签工作时长,我签这部剧的工作时长,是我有史以来最长的时间,我们一切以拍摄为主,哪怕超时再多,都是无条件配合,没有任何人说撑不下去。”

在第14集,赵盼儿向孙三娘倾诉情感上的烦恼,柳岩在拍这段戏时,有些担心:“我觉得这一段词太长了,都是情绪戏。”她担心现在大家都爱看短视频、强情节,习惯追剧的时候开倍速,对于这么长一段情绪表达的戏,大家看得进去吗?开播之后,柳岩开着弹幕追剧,发现这场闺蜜之间絮絮夜话的戏,引起了很多女观众的共鸣:“女生之间就是这样的”“如同我和我闺蜜”。柳岩突然意识到:“只要是真诚的一场戏,不需要以长度来衡量大家的耐心,只要能让观众跟着你入戏,再长都不会长。作为演员,只要踏实用心地去完成表演就好,其他交给观众。”

柳岩自认,私下是女性缘很好的人,拍完《梦华录》之后,她和刘亦菲、林允也成为很好的朋友,“这也是在这部戏里一个很棒的收获”。“女孩子都特别懂女孩子,女生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从生活细节,到很细腻的情感,一点都不刻意。”她说道,“女性之间互相支持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一旦女孩们想联合起来做点什么,我们的力量能超乎大家的想象。”

“沾沾自喜”和“战战兢兢”

这么多年,柳岩演了很多戏,她有一个感触,“每次大家觉得我演得好的角色,评价就是:柳岩‘本色演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燕子”,《受益人》里的“岳淼淼”,很多评论会说:柳岩本色演出,“但其实她们并不真的像我自己,真正的柳岩是什么样,大家并不了解,观众只是对于角色贴合度的一种赞赏。”

在演员生涯的伊始,柳岩并不常听到对于她演技的赞赏。刚开始做演员的时候,她战战兢兢,这和主持人事业不同,表演不是她熟悉的领域,“一点底气和自信都没有,那时觉得剧组每个人都是我老师,去了剧组,纯粹是了解演员的工作是什么样子的,还不能称自己是个演员。”

她自述“一开始戏演得奇烂”,“副导演教我走位,走到这说这句词,然后看着哪里,然后哪句词儿的时候转身,我就跟着做,确实没有任何演技可言。”然而,刚进剧组时大家对她足够宽容,“因为大家认可我是个主持人的身份,他们一直是以主持人的标准来看我,能把台词说清楚,不掉链子,不给大家拖后腿,你就是个好‘演员’。刚入行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能顺利完成角色,就是一份满意的答卷,大家对我要求也低,所以我也会有沾沾自喜的时候。”就这样,她一边“沾沾自喜”于大家对她的鼓励和宽容,一边“战战兢兢”:“我能成为一个好演员吗?”而答案,是在入行这些年来,逐渐清晰。

柳岩最早正式拍的第一部电影是《画壁》,当时在片场,柳岩听到一起扮演“仙女”的一个女演员说了一句话:“美貌真是进入演艺圈的一块敲门砖。”她当时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是看了下自己的脸:“我就觉得我没有这块敲门砖。”

“一个本身貌美的女演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其实不是夸赞自己,她是在说更美的女演员,因为你知道,有很多演员已经美到了,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部戏的程度。而我,想靠普通的美貌进入这个行业,我是不够资格的。”柳岩在那时,如是思忖。

此后,柳岩也见过一些名导演,“因为我是主持人,确实有一些表达上的优势,当我分析角色的时候,能非常清晰地表达我的想法。”但每次去见导演争取角色时,他们经常说:“我对你的印象还是多少年前在某某颁奖典礼上,当时你请我上台颁奖来着”,又或者“我就记得你在台上穿着大礼服,没想到你做演员了”。那时柳岩已经演了好几年戏了,然而,“去见这些我非常希望合作的导演时,他们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主持人,那一刻我会意识到,我一定要更努力才行,一定要演到让大家记得住的角色才行。”燃起的斗志,让她不再“沾沾自喜”。

然而,大多数演员是被选择的,“没有哪个角色非你不可,演员的职业危机感是比较重的”。面对危机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做到不可替代,尽量让所有人相信你的专业能力。“我觉得,这些年我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作为非科班演员,一直在以专业演员的标准要求自己,然后摸着石头过河。”在柳岩看来,她认为的“专业演员的标准”,是要挑好的剧本,要说服得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演这个角色。尽量不要浮躁,不要特别功利地去考虑项目,“要跟专业的团队合作,要跟好演员对戏,才能不断成长。”

这些听来寻常的标准,说简单也不简单,在一开始的很长时间里,柳岩坦承,并没有靠演戏赚多少钱或者养活自己,她不介意角色小,戏份少,客串仅仅几天,角色没有名字。不管角色大小,角色定位,不管能从中得到多少回报,“我就考虑这是不是好本子,是不是好团队,然后就去争取,希望人家能让我参与一下,去跟最牛的导演,最专业的演员合作,我才能在实战中学到更多的东西。”柳岩笑着补充,“说实话我也不傻,毕竟我还是个主持人,可以凭这个养活自己。至于表演,我就当投入自己培养自己。”柳岩自认,这一路走来,遇到了很多好的导演和对手戏演员,“他们教会了我演戏的技巧和方式”。

“我太需要被认可了”

作为主持人的经历,对她的演员身份既有帮助,也有副作用,“主持人转行做演员,最大的优势是台词背得贼快,而且我的逻辑性、统筹能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所以我演比较风风火火、泼辣干练的角色,是天然贴合的。但如果我演一个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遭遇了人间疾苦沧桑的角色,那主持人的一些言行特征,放进去当然是不合适的。”柳岩道,“好演员的标准,可不仅仅是台词说得清楚、背得快。演员的一切都要为角色服务,角色的表达和情绪,不是像主持人一样,永远流畅和冷静就是好的,有时候,你磕巴也是表演,你停顿也是表演。”

在各个剧组里观察学习,柳岩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有的戏演得特别好的演员,生活中你会发现,ta是非常感性的人。我感觉生活中情绪管理做得特别好的人,可能比较难揣摩一个角色情绪到了极致时的表现。”在工作生活中,永远拼命要强,自我要求极严的柳岩,也开始学习“不再那么严格地控制情绪,不再着急去跟人对话”,而是把节奏放下来,允许自己有合理范围内的情绪表达,允许自己在生活当中犯错,允许自己做一个不那么完美的人。“以前不停工作的时候,我根本来不及去观察生活中最接地气的人们是什么样子,如今我不再风风火火去做量的积累了,我开始更能体会:如果我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我会是什么状态。”

2016年,柳岩凭着电视剧《少帅》里的表嫂一角,得到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提名。表嫂一角,戏份很少,柳岩客串了三天的戏,却入围了白玉兰,这对当时想做一个好演员的她来说,“非常震撼”。

“我以前,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会以为肯定得演主角,得有占比很高的戏份,才会被大家看到吧?但原来任何一个小角色,只要你努力让她发光发热,都能被观众看到。这让我对表演、对演员,有了一份敬畏之心,只要我珍惜每一个角色,我一定能做好,一定会被人看到。”而有一天,大家开始讨论柳岩作为主角的演技,是《受益人》的上映,那时,柳岩39岁。

《梦华录》开播时,柳岩给“孙三娘”写了一封信。她写道,“我一切都好,‘拼命三娘’的标签终于可以摘下来了,我的生活工作节奏都慢了下来,我开始学着享受生活了”;也写道,“别人总会捕风捉影、随意评判,或对我们释放善意的同情,而我们无需怜惜,对别人的议论绝不低头。”

采访最后,记者问柳岩,最希望向观众传达什么?她笑言“赶紧送我演技上热搜”:“我看弹幕都在夸我表演,能不能让柳岩的演技也上个热搜?这会是我本年度最开心的事情。”她说道,“我太需要被认可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