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价翻番,最高涨到近三千这个乐队的夏天不便宜
又到了乐队的夏天,各地音乐节继续呈井喷之势,只是与以往乐迷们的欢呼雀跃不同,今年伴随着不少的吐槽声,因为音乐节票价变得越来越疯狂了。

票价翻番,最高涨到近三千这个乐队的夏天不便宜

来源:齐鲁晚报2022-07-28

记者 刘雨涵

又到了乐队的夏天,各地音乐节继续呈井喷之势,只是与以往乐迷们的欢呼雀跃不同,今年伴随着不少的吐槽声,因为音乐节票价变得越来越疯狂了。如今音乐节的票价已经从一两百元翻番,动辄四五百元起步,高位票价更是达到了令人咋舌的近三千元。畸高的音乐节票价,不再是摇滚青年的专属,粉丝的入局、乐队水涨船高的出场费、演出商的如意算盘让音乐节的玩法开始变了。

“敢再贵吗?”

“等下次哈。”

8月中旬,耳立音乐季·山河音乐节将在济南举办,单日早鸟票280元,全价两日通票680元。相较于今年音乐节票价20%到50%不等的涨幅,山河音乐节的票价相对合理和稳定。但是放眼全国,今年许多音乐节的单日票价动辄四五百元起步,有个别音乐节更是贵到离谱。今年武汉草莓音乐节的全价单日票680元,温州星巢秘境音乐节单日预售票788元,9月份将在成都举办的仙人掌音乐节更是开出了“天价”——这场音乐节集结了新裤子、痛仰、朴树、二手玫瑰、刘聪、姜云升等头部音乐人,单日预售票999元,双日VIP票价高达2999元。网友表示,“看来音乐节门票也要分期付款了”,飙升的票价让“谁来管管演出刺客”的话题登上热搜。

对于暴涨的音乐节票价,乐迷们怎么看?作为资深音乐节乐迷的小陈告诉齐鲁晚报记者,“我们都在骂许晓峰!”许晓峰之所以会成为众矢之的,是因为他是音乐节厂牌晓峰音乐公社的创始人,今年星巢秘境音乐节和仙人掌音乐节的“天价”门票就是由他一手缔造。“许晓峰也确实有实力,他能够请到很难看到的现场演出乐队,比如达达乐队十年重组后的首演,比如草东没有派对乐队,他有强势定价权。”2018年,晓峰音乐公社曾经将崔健、黑豹乐队、唐朝乐队、张楚、许巍、朴树等大咖一起请到了成都仙人掌音乐节,这场音乐节的单日预售票300元、三日通票800元,在当年虽是顶破了音乐节票价的天花板,但依然让摇滚乐迷们觉得物有所值。随后,仙人掌音乐节的票价逐年上涨,单日预售票从450元、580元、788元,涨到了今年的999元。网友吐槽:“敢再贵吗?”晓峰音乐公社则有恃无恐地回应:“等下次哈。”

不过这次乐迷们似乎并没有买账,已经开票半个月的成都仙人掌音乐节,目前只有699元的早鸟票已售罄,999元的全价预售票仍有大量剩余。

流量乐队上场

音乐节变味

小陈还记得,2011年迷笛音乐节在日照举办时,票价仅100多元,“那时候不仅能看到国内的顶级乐队,还有全世界范围的乐队,太值了!”在小陈的印象中,2019年之前,市面上基本没有超过200元的音乐节门票,票价的起飞是在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播出之后。“2019年4月,我在徐州看幸福现场音乐节,阵容有痛仰、谢天笑、二手玫瑰等,票价才180元。他们虽然都是顶级的,但知名度仅限于爱听摇滚乐的年轻人中间,受众群体非常小。‘乐夏’让滚圈出圈了,很多粉丝开始加入音乐节,推高了票价。”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获得第三名的刺猬乐队,2018年的出场费仅3万元,到了2021年已经涨至50万元。经过综艺节目的洗礼,乐队们带上了流量光环。

有人统计,音乐节票价从单日100元到单日200元用了近五年,而从单日200元到单日500元只用了一年。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大型演唱会、音乐节平均票价已达660元。

“再也没有以前的良心票价和良心阵容了。过去是四个舞台轮番上演,现在是一两个舞台敷衍了事。以前我们是有音乐节就去追,而且是三天全跟,现在是选择性地看,只挑自己喜欢的乐队买单日票。”

疫情后各地音乐节的井喷,各类主办方纷纷加入音乐节赛道,商业逻辑的引入改变了音乐节原本的气质。除了像迷笛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这样的大IP较为正规之外,有很多小IP音乐节为了赚快钱,在阵容上投机取巧。“请来几个流量明星,门票就不愁卖。饭圈粉丝觉得花几百元就能看到偶像,是在赚便宜。”这不仅推高了音乐节票价,也让原本以摇滚为主的音乐节出现了流量歌手、偶像男团,甚至相声演员张云雷也上过音乐节。原本有着独特音乐风格的音乐节,做得越来越像拼盘演唱会了。

这让小陈这样的音乐节乐迷感到失望和无奈,“体验感差远了,以前前排都是铁杆摇滚乐迷,可以尽情地玩pogo、跳水、开火车。现在前排的粉丝们都是拒绝这些行为的,他们只想安安静静地欣赏偶像演出。”

流量的归流量

摇滚的归摇滚

在乐迷的眼中,尽是对音乐节涨价、变味的不满,而在演出方眼中,又是另一番图景。草莓音乐节主办方摩登天空的CEO沈黎晖表示,“中国音乐节现在的问题就是,票价还是很低。”身为演出商负责人的桑科告诉齐鲁晚报记者,音乐节票价属于一种市场行为,需要市场来解决。“王菲演唱会票价那么高,也有人买。不管定价多少,只要能够卖得出去,就是被市场认可了。”

同时桑科表示,相比于国外的音乐节,国内音乐节才刚刚起步,体系还很不完善。“有的国外音乐节都是免费的,因为他们的周边收入、餐饮收入很可观,可以弥补成本。而且国外音乐节的天数很长。我们还没有做到音乐节的极致概念,全靠门票来解决资本回收压力,乐队出场费的增加,防疫成本的增加,这些让票价自然就涨到那么高了。”

原本是独立音乐的自留地、摇滚乐迷的精神家园,在流量登场、粉丝入局之后,音乐节变得面目模糊。在桑科看来,这些乱象需要等到疫情结束之后才能扳正。“现在大家的选择太少了,没有别的能见到艺人明星的机会,全都挤在了音乐节这一条赛道上。等到疫情结束之后全部打开,让流量的归流量,摇滚的归摇滚,那时候谁还再办这种拼盘音乐节,就没有人会看了。”

小陈盼望着音乐节能够回到当初让他着迷的纯粹模样。“音乐节举办的初衷是为了传播现场音乐的魅力,那种融入感和氛围感与平时在手机上听歌是完全不一样的。大家在一起图个轻松开心,音乐节就该是年轻人躁动不安的狂欢。”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票价翻番,最高涨到近三千这个乐队的夏天不便宜

2022-07-28 10:14:46 来源:

记者 刘雨涵

又到了乐队的夏天,各地音乐节继续呈井喷之势,只是与以往乐迷们的欢呼雀跃不同,今年伴随着不少的吐槽声,因为音乐节票价变得越来越疯狂了。如今音乐节的票价已经从一两百元翻番,动辄四五百元起步,高位票价更是达到了令人咋舌的近三千元。畸高的音乐节票价,不再是摇滚青年的专属,粉丝的入局、乐队水涨船高的出场费、演出商的如意算盘让音乐节的玩法开始变了。

“敢再贵吗?”

“等下次哈。”

8月中旬,耳立音乐季·山河音乐节将在济南举办,单日早鸟票280元,全价两日通票680元。相较于今年音乐节票价20%到50%不等的涨幅,山河音乐节的票价相对合理和稳定。但是放眼全国,今年许多音乐节的单日票价动辄四五百元起步,有个别音乐节更是贵到离谱。今年武汉草莓音乐节的全价单日票680元,温州星巢秘境音乐节单日预售票788元,9月份将在成都举办的仙人掌音乐节更是开出了“天价”——这场音乐节集结了新裤子、痛仰、朴树、二手玫瑰、刘聪、姜云升等头部音乐人,单日预售票999元,双日VIP票价高达2999元。网友表示,“看来音乐节门票也要分期付款了”,飙升的票价让“谁来管管演出刺客”的话题登上热搜。

对于暴涨的音乐节票价,乐迷们怎么看?作为资深音乐节乐迷的小陈告诉齐鲁晚报记者,“我们都在骂许晓峰!”许晓峰之所以会成为众矢之的,是因为他是音乐节厂牌晓峰音乐公社的创始人,今年星巢秘境音乐节和仙人掌音乐节的“天价”门票就是由他一手缔造。“许晓峰也确实有实力,他能够请到很难看到的现场演出乐队,比如达达乐队十年重组后的首演,比如草东没有派对乐队,他有强势定价权。”2018年,晓峰音乐公社曾经将崔健、黑豹乐队、唐朝乐队、张楚、许巍、朴树等大咖一起请到了成都仙人掌音乐节,这场音乐节的单日预售票300元、三日通票800元,在当年虽是顶破了音乐节票价的天花板,但依然让摇滚乐迷们觉得物有所值。随后,仙人掌音乐节的票价逐年上涨,单日预售票从450元、580元、788元,涨到了今年的999元。网友吐槽:“敢再贵吗?”晓峰音乐公社则有恃无恐地回应:“等下次哈。”

不过这次乐迷们似乎并没有买账,已经开票半个月的成都仙人掌音乐节,目前只有699元的早鸟票已售罄,999元的全价预售票仍有大量剩余。

流量乐队上场

音乐节变味

小陈还记得,2011年迷笛音乐节在日照举办时,票价仅100多元,“那时候不仅能看到国内的顶级乐队,还有全世界范围的乐队,太值了!”在小陈的印象中,2019年之前,市面上基本没有超过200元的音乐节门票,票价的起飞是在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播出之后。“2019年4月,我在徐州看幸福现场音乐节,阵容有痛仰、谢天笑、二手玫瑰等,票价才180元。他们虽然都是顶级的,但知名度仅限于爱听摇滚乐的年轻人中间,受众群体非常小。‘乐夏’让滚圈出圈了,很多粉丝开始加入音乐节,推高了票价。”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获得第三名的刺猬乐队,2018年的出场费仅3万元,到了2021年已经涨至50万元。经过综艺节目的洗礼,乐队们带上了流量光环。

有人统计,音乐节票价从单日100元到单日200元用了近五年,而从单日200元到单日500元只用了一年。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大型演唱会、音乐节平均票价已达660元。

“再也没有以前的良心票价和良心阵容了。过去是四个舞台轮番上演,现在是一两个舞台敷衍了事。以前我们是有音乐节就去追,而且是三天全跟,现在是选择性地看,只挑自己喜欢的乐队买单日票。”

疫情后各地音乐节的井喷,各类主办方纷纷加入音乐节赛道,商业逻辑的引入改变了音乐节原本的气质。除了像迷笛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这样的大IP较为正规之外,有很多小IP音乐节为了赚快钱,在阵容上投机取巧。“请来几个流量明星,门票就不愁卖。饭圈粉丝觉得花几百元就能看到偶像,是在赚便宜。”这不仅推高了音乐节票价,也让原本以摇滚为主的音乐节出现了流量歌手、偶像男团,甚至相声演员张云雷也上过音乐节。原本有着独特音乐风格的音乐节,做得越来越像拼盘演唱会了。

这让小陈这样的音乐节乐迷感到失望和无奈,“体验感差远了,以前前排都是铁杆摇滚乐迷,可以尽情地玩pogo、跳水、开火车。现在前排的粉丝们都是拒绝这些行为的,他们只想安安静静地欣赏偶像演出。”

流量的归流量

摇滚的归摇滚

在乐迷的眼中,尽是对音乐节涨价、变味的不满,而在演出方眼中,又是另一番图景。草莓音乐节主办方摩登天空的CEO沈黎晖表示,“中国音乐节现在的问题就是,票价还是很低。”身为演出商负责人的桑科告诉齐鲁晚报记者,音乐节票价属于一种市场行为,需要市场来解决。“王菲演唱会票价那么高,也有人买。不管定价多少,只要能够卖得出去,就是被市场认可了。”

同时桑科表示,相比于国外的音乐节,国内音乐节才刚刚起步,体系还很不完善。“有的国外音乐节都是免费的,因为他们的周边收入、餐饮收入很可观,可以弥补成本。而且国外音乐节的天数很长。我们还没有做到音乐节的极致概念,全靠门票来解决资本回收压力,乐队出场费的增加,防疫成本的增加,这些让票价自然就涨到那么高了。”

原本是独立音乐的自留地、摇滚乐迷的精神家园,在流量登场、粉丝入局之后,音乐节变得面目模糊。在桑科看来,这些乱象需要等到疫情结束之后才能扳正。“现在大家的选择太少了,没有别的能见到艺人明星的机会,全都挤在了音乐节这一条赛道上。等到疫情结束之后全部打开,让流量的归流量,摇滚的归摇滚,那时候谁还再办这种拼盘音乐节,就没有人会看了。”

小陈盼望着音乐节能够回到当初让他着迷的纯粹模样。“音乐节举办的初衷是为了传播现场音乐的魅力,那种融入感和氛围感与平时在手机上听歌是完全不一样的。大家在一起图个轻松开心,音乐节就该是年轻人躁动不安的狂欢。”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娇娇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