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外卖骑手站
1个人、2天、80公里、92单——何松乘这粒小小的“红细胞”,跑出了这样一张“成绩单”。

一个人的外卖骑手站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22-11-18

11月12日早上8点,和往常一样,34岁的外卖小哥何松乘来到他所在的骑手驿站,在工作群里开始新一天的考勤点名。他突然发现,原本有58名骑手的重庆重报大竹林骑手驿站,当天只剩下他一个人到站上岗了。

这几天,在重庆中心城区的道路上,外卖骑手如往常一样忙碌。他们像这座城市的“红细胞”,传递着温暖,不停地为市民运送着外卖订单,何松乘也不例外。1个人、2天、80公里、92单——何松乘这粒小小的“红细胞”,跑出了这样一张“成绩单”。

58人队伍 只有他一人可到岗

11月12日早上8点,何松乘和往常一样,从北碚区蔡家的家中驱车到达渝北区龙凼路的大竹林骑手驿站。平时这个时候,站上骑手都已陆续到站,有说有笑,但今天的骑手驿站格外安静,只有他一个人。就在一天前的11月11日,除10名骑手不能出勤外,还剩47个骑手到岗跑单,难道今天都来不了?

很快,他通过工作群点名才确认——除了自己外,剩下那57名骑手都不能来了。何松乘在工作群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给自己理思路。这一次,整个骑手驿站上竟然只剩他一个人,靠自己要撑起站点的运作:好处是“赚翻”——方圆15.7平方公里内的配送任务,一个人可以独享,收入翻番都不止;坏处是“爆单”——大量订单被系统派来,一个人跑不赢,可能有大量超时单和差评,外卖平台考核严格,做不好就白辛苦,倒贴油钱不说,还影响整个站点的信用。骑手都知道,负面评价多了,今后怎么接单?

理了理思路,9点过,何松乘登录账号,接单开干。

这一忙就到15点。在肖家沟南路送完一单后,何松乘来到一家顾客点单的店,花17元,点一份猪脚饭,大快朵颐起来,但手机发出的订单提示音不时传来,像在催促他快吃、快吃!

平时午高峰后是站上骑手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间,大家会聚在一起,悠闲地聊天,分享哪个商家生意好,哪个跑了多少单,但12日开始,何松乘成为了一名“孤勇者”。

20点左右,第一天的订单跑完,吃了一碗小面当晚饭,“孤勇者”何松乘,一点也不想动了,回到站上的他只想赶紧休息。在哪里睡呢?站里的短沙发不能睡。晚上冷了又咋办?想想还是回车上睡。把驾驶座的位置摇后,裹起家里带来的空调被,稍微伸展下就是现成的“床”。初冬的山城,夜晚有了寒意,藏在空调被下的何松乘,耍耍游戏,看看视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13日早上9点过,何松乘又开始忙碌的一天,总结昨日的经验,想着晚上可以回家休整,今后有更多的骑手出勤,心情稍微宽松一些。

“爆单”了 顾客着急自己委屈

11月12日到13日,何松乘完成了近100单,这还是在“爆单”和很多订单被迫取消的情况下。“爆单”是什么概念?系统自动实时派给一个骑手最多12单,这两天,何松乘时常手握12个订单,任务量达到极限,这种现象,业内称之为骑手“爆单”。

“爆单”会让骑手压力很大,日常情况下,一名骑手的取餐顺序,配送路线是顺的,先取哪单,先送哪单,头脑都是很清晰的。但在挂12单的“爆单”情况下,统筹规划变成一件“烧脑”活,简称“既要又要还要”:既要完成系统派的顾客订单,又要提前规划取餐、送餐路线,还要不超时……

往常大家点外卖多是熟食,但最近居民的单子多是大米、饮料、蔬菜等生活物资,最重的一单20多斤,还好都是送到小区门口,能节约一些时间。如果看错一个订单,骑错一条路线,拿错一件物资,送错一个小区……都会让顾客久久拿不到货,催促、抱怨的电话势必接连而来……也就是说,整个取单送货过程,容不下一丝差错。

康庄美地、凡尔赛、星都汇、山水城……何松乘已记不清,这两天跑得最多的是哪个小区。他只记得取消单量不少,这在平时发生的几率非常低。

12日中午,何松乘的手机响起急促的铃声。原来是一位顾客急了,打来电话追问:“接了单,怎么还不取货。”“您好,订单暂时取不到货。”“取不了货,怎么还要去接单?你让我们等这么久,不打电话就一直等下去吗?”“您好,派单是系统自动派给骑手,我还没来得及报备,非常抱歉……”

这两天,何松乘一边取货送货,一边礼貌解释和应答各种催促。有些理解的顾客取消订单,有些不理解的顾客,何松乘建议他们给平台客服打电话解决问题。

何松乘也明白,受点委屈很正常,“哎!确实跑不了,没得办法。”打开骑手系统界面,他亮出这两天的成绩:12日,完成即时单53单,其中超时1单,取消单量42单,送货距离44.9公里。13日,完成即时单38单,其中超时3单,预约单1单,取消单量28单,送货距离34.4公里,单均配送时长约20分钟。

坚守本职 为防疫贡献一份力量

何松乘是长寿人,在中心城区生活了20多年。如今,一家人分隔四地。自己住在蔡家,老婆在外地打工。6岁的孩子与外婆住在南岸区茶园。父亲住在九龙坡区的姐姐家。其实,作为骑手的何松乘已有丰富抗疫经验和思想准备,既然在外面跑单,在各个小区之间穿梭,风险避免不了。

12日下午,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几天,何爸爸和姐姐一家都待在家里。在电话里,何爸爸询问了儿子这几天的情况,并叮嘱他:“口罩不要取,饮食要卫生。在车上睡觉不要凉到了。骑行路上注意安全。”

大竹林骑手驿站夏站长说:“何松乘是熟手了,做事实诚干练,又是副站长、管理者,待人处事都平易近人,在58名骑手中能起表率作用。这两天超时的数据这么多,取消单量也多,他一个人确实送不赢。我们还提前给商家知会,骑手不足,配送区域有瓶颈,商家要实时控制接单量。”

这两天时间,何松乘赚了四五百块。和平时相比,并没有很大区别,但他说,疫情期间舍小家、顾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服务好周边的居民,就是在为防疫贡献自己的力量。

本版文/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冯盛雍

无障碍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一个人的外卖骑手站

2022-11-18 06:59:46 来源:

11月12日早上8点,和往常一样,34岁的外卖小哥何松乘来到他所在的骑手驿站,在工作群里开始新一天的考勤点名。他突然发现,原本有58名骑手的重庆重报大竹林骑手驿站,当天只剩下他一个人到站上岗了。

这几天,在重庆中心城区的道路上,外卖骑手如往常一样忙碌。他们像这座城市的“红细胞”,传递着温暖,不停地为市民运送着外卖订单,何松乘也不例外。1个人、2天、80公里、92单——何松乘这粒小小的“红细胞”,跑出了这样一张“成绩单”。

58人队伍 只有他一人可到岗

11月12日早上8点,何松乘和往常一样,从北碚区蔡家的家中驱车到达渝北区龙凼路的大竹林骑手驿站。平时这个时候,站上骑手都已陆续到站,有说有笑,但今天的骑手驿站格外安静,只有他一个人。就在一天前的11月11日,除10名骑手不能出勤外,还剩47个骑手到岗跑单,难道今天都来不了?

很快,他通过工作群点名才确认——除了自己外,剩下那57名骑手都不能来了。何松乘在工作群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给自己理思路。这一次,整个骑手驿站上竟然只剩他一个人,靠自己要撑起站点的运作:好处是“赚翻”——方圆15.7平方公里内的配送任务,一个人可以独享,收入翻番都不止;坏处是“爆单”——大量订单被系统派来,一个人跑不赢,可能有大量超时单和差评,外卖平台考核严格,做不好就白辛苦,倒贴油钱不说,还影响整个站点的信用。骑手都知道,负面评价多了,今后怎么接单?

理了理思路,9点过,何松乘登录账号,接单开干。

这一忙就到15点。在肖家沟南路送完一单后,何松乘来到一家顾客点单的店,花17元,点一份猪脚饭,大快朵颐起来,但手机发出的订单提示音不时传来,像在催促他快吃、快吃!

平时午高峰后是站上骑手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间,大家会聚在一起,悠闲地聊天,分享哪个商家生意好,哪个跑了多少单,但12日开始,何松乘成为了一名“孤勇者”。

20点左右,第一天的订单跑完,吃了一碗小面当晚饭,“孤勇者”何松乘,一点也不想动了,回到站上的他只想赶紧休息。在哪里睡呢?站里的短沙发不能睡。晚上冷了又咋办?想想还是回车上睡。把驾驶座的位置摇后,裹起家里带来的空调被,稍微伸展下就是现成的“床”。初冬的山城,夜晚有了寒意,藏在空调被下的何松乘,耍耍游戏,看看视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13日早上9点过,何松乘又开始忙碌的一天,总结昨日的经验,想着晚上可以回家休整,今后有更多的骑手出勤,心情稍微宽松一些。

“爆单”了 顾客着急自己委屈

11月12日到13日,何松乘完成了近100单,这还是在“爆单”和很多订单被迫取消的情况下。“爆单”是什么概念?系统自动实时派给一个骑手最多12单,这两天,何松乘时常手握12个订单,任务量达到极限,这种现象,业内称之为骑手“爆单”。

“爆单”会让骑手压力很大,日常情况下,一名骑手的取餐顺序,配送路线是顺的,先取哪单,先送哪单,头脑都是很清晰的。但在挂12单的“爆单”情况下,统筹规划变成一件“烧脑”活,简称“既要又要还要”:既要完成系统派的顾客订单,又要提前规划取餐、送餐路线,还要不超时……

往常大家点外卖多是熟食,但最近居民的单子多是大米、饮料、蔬菜等生活物资,最重的一单20多斤,还好都是送到小区门口,能节约一些时间。如果看错一个订单,骑错一条路线,拿错一件物资,送错一个小区……都会让顾客久久拿不到货,催促、抱怨的电话势必接连而来……也就是说,整个取单送货过程,容不下一丝差错。

康庄美地、凡尔赛、星都汇、山水城……何松乘已记不清,这两天跑得最多的是哪个小区。他只记得取消单量不少,这在平时发生的几率非常低。

12日中午,何松乘的手机响起急促的铃声。原来是一位顾客急了,打来电话追问:“接了单,怎么还不取货。”“您好,订单暂时取不到货。”“取不了货,怎么还要去接单?你让我们等这么久,不打电话就一直等下去吗?”“您好,派单是系统自动派给骑手,我还没来得及报备,非常抱歉……”

这两天,何松乘一边取货送货,一边礼貌解释和应答各种催促。有些理解的顾客取消订单,有些不理解的顾客,何松乘建议他们给平台客服打电话解决问题。

何松乘也明白,受点委屈很正常,“哎!确实跑不了,没得办法。”打开骑手系统界面,他亮出这两天的成绩:12日,完成即时单53单,其中超时1单,取消单量42单,送货距离44.9公里。13日,完成即时单38单,其中超时3单,预约单1单,取消单量28单,送货距离34.4公里,单均配送时长约20分钟。

坚守本职 为防疫贡献一份力量

何松乘是长寿人,在中心城区生活了20多年。如今,一家人分隔四地。自己住在蔡家,老婆在外地打工。6岁的孩子与外婆住在南岸区茶园。父亲住在九龙坡区的姐姐家。其实,作为骑手的何松乘已有丰富抗疫经验和思想准备,既然在外面跑单,在各个小区之间穿梭,风险避免不了。

12日下午,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几天,何爸爸和姐姐一家都待在家里。在电话里,何爸爸询问了儿子这几天的情况,并叮嘱他:“口罩不要取,饮食要卫生。在车上睡觉不要凉到了。骑行路上注意安全。”

大竹林骑手驿站夏站长说:“何松乘是熟手了,做事实诚干练,又是副站长、管理者,待人处事都平易近人,在58名骑手中能起表率作用。这两天超时的数据这么多,取消单量也多,他一个人确实送不赢。我们还提前给商家知会,骑手不足,配送区域有瓶颈,商家要实时控制接单量。”

这两天时间,何松乘赚了四五百块。和平时相比,并没有很大区别,但他说,疫情期间舍小家、顾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服务好周边的居民,就是在为防疫贡献自己的力量。

本版文/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冯盛雍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