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渝文苑|沙坪坝的来历(走马故事)

巴渝文苑|沙坪坝的来历(走马故事)

来源:华龙网2023-11-15

文/吴文

说重庆言子,听走马故事,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讲一段“沙坪坝的来历”的龙门阵。

说起重庆沙坪坝,川渝各地乃至西南地区的人,基本上叫无人不知、哪个不晓吔。老城区大学城学养府邸、高校群聚;歌乐山烈士墓庄严肃穆、教育基地;三角碑沙正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三峡广场商场鳞次栉比、无限生机;磁器古镇老街古意盎然、充满活力……所有这些,大家看得见、摸得着,如同一个一个的光环,让沙坪坝熠熠生辉、光鲜亮丽,这里我就不多说了。

今天我给大家说的沙坪坝,是讲关于它的地名到底是啷个来的。

说到沙坪坝这个名字的来历,我作了长时间的了解调查,得出了一个结论:莫说外地人、外区人,就连土生土长的老沙坪坝人恐怕都讲不清楚、说不明白,不过我晓得,听我慢慢摆嘛:

众所周知,滔滔嘉陵江水从上游一路东奔、气势如虹,没想到冲到重庆磁器口码头下游中渡口这一带,被江中两块傲然耸立的巨石所阻遏,水势便慢慢缓了下来。嘉陵激流所裹挟的黄土河沙就在两块巨石下游一截沉积,经过了数百万年的日积月累,嘉陵江古河床上便形成了一块沙河坝。放在宏观的地质学上来说,大概就是在此形成了一个“冲击平原”,因其非常平坦,所以就称之为“沙坪坝”。当然,这是在地质学上对石门下游所形成的沙坪坝的解释,关于这个“坝”的原始位置,前人有诗为证:

诗人自古爱嘉陵

江水秋来分外清

江有石门相对立

石门近处是沙坪

诗中提到的“石门”,便是现在连通江北、沙坪坝的石门大桥所在,你如果有兴趣去石门大桥下面实地考察一下,就能看见飞架两岸的石门大桥的主桥墩就架在江中两块形同大门的巨石之上。

上文所述关于沙坪坝的来历很科学,但是讲起不精彩、听起没得味、大家都过不到瘾。今天,我给大家摆一下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是一个引发天崩地裂的民间传说,精彩得很哟!

话说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中渡口这一截的嘉陵江,江底有一个大洞穴,这个洞穴里面沉睡了一条体型硕大、脾气暴躁的乌蛟龙。这是一条孽龙,就是那种经常兴风作浪、祸害百姓的妖精魔头。

这条乌蛟龙平时就盘在洞中沉睡修炼,每逢完成一段修炼,就会出来觅食。你想嘛,它是一条龙啥,胃口不像我们人类这样吃几个包子馒头就可以了,更何况是饿了不知好多天,而且又是需要出来吐故纳新一番的!所以,它一出来,板眼就很多:江面霎时旋涡四起、浊浪滔天,天空立马乌云升腾、雷鸣电闪,陆地陡然狂风怒号、飞沙走石。这条乌蛟龙搞出这些动静后腾空而起,闷声嘶吼、上下腾挪,目光如炬、利爪如刃,但凡看到江上船只,不由分说,连船带人,张口便吞。

长此以往,但凡有船只途经中渡口,船夫艄公莫不惊恐万状、胆战心惊,生怕运气不好,碰到这灭顶之灾。但这个运气哪个说得清楚呢,这条孽龙出来觅食又没得个定时,今天吃了,说不定三天五天、十天半月又出来了也未可知。久而久之,大家思来想去,人力不可胜,那就拜神吧,所以每当船只行至中渡口时,船老板们就会暂停下来,带着一船人先上岸去敬拜土地菩萨。他们心想这个地界终归是土地菩萨管辖,去求求土地菩萨保佑大家顺风顺水一路平安。

其实土地菩萨早就知道是乌蛟龙在祸害世人,但是土地菩萨自知自己的法力有限,制服不了乌蛟龙,所以乌蛟龙照常隔三差五的冒出水面害人。

土地菩萨享用了过往船只上艄公船夫的不少香火贡品,但又解决不了凡人所求,所以也很着急,毕竟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嘛,收钱不办事这当然不是土地菩萨做神的风格。所以,土地一番思忖之后,立即想起一个法力无边的大神来:“对!就去求他!”土地菩萨一个喷嚏,一阵闷烟,就借土遁从中渡口直奔二郎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从重庆城出发去往成都府的东大路上,有一个驿站叫二郎关,二郎关距重庆城西大约二三十里路,当时也叫车歇铺,就是供来往车辆进出城的时候歇脚休息的驿站,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上桥。当时在关口有一个神庙,叫二郎庙,二郎庙里供了一尊神,叫二郎神。

我说的这个二郎神不是《封神演义》《西游记》中的那个二郎神,那个二郎神姓杨,叫杨戬。我现在说的二郎庙的这个二郎神何许人也?吙!他就是鼎鼎大名的治水大师李冰的二儿子。

李冰父子治理都江堰,在凿穿离堆(都江堰的出水口)时,花了8年时间,终于功成,引水灌溉,消除水患,泽被千里,使得四川成为天府之国。四川的老百姓感其功德,就在成都都江堰建了二王庙,供奉其父子为神。后来,李二郎就受了天命化为白龙,镇守都江堰,成为司水之神。再后来,四川各地百姓就分别为其父子建了庙,一个叫川主庙,专门供奉李冰,一个叫二郎庙,用来供奉李二郎。

中渡口这个土地菩萨到的就是二郎关关口的李二郎神庙。土地菩萨对着李二郎神像,把嘉陵江里那条乌蛟龙如何嚣张、如何凶残、如何害人的事一是一二是二的一讲,把个李二郎气得大声直呼“如此妖孽!不怜惜天下苍生,竟以屠戮为能事!实乃我龙族之祸害,我当立即禀明四海龙王,定将予以镇服!”

土地菩萨当即连连叩首:“二郎神君深明大义,愿请旨屠龙,实乃天下苍生之福矣!”

李二郎庚即奔赴四海龙王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说,四海龙王勃然大怒,当即下旨令二郎神速讨孽龙,不得有误。

李二郎奉得龙王法旨,瞬间就驾云到了重庆中渡口,在半天空环伺一番后,立即化身为一条巨大的白龙,刹那间天上神光熠熠、祥云万道。白龙在空中猛张巨口,对着孽龙匿身的河洞就是一阵猛吸,嘉陵江水很快见底,在洞中修炼的乌蛟龙猛然惊觉,知道有大神现身讨伐,不敢怠慢,立即裹风携雷,驾着黑云腾空而起。

恶龙堪堪升上云头,早被顶上大白龙看个真切,李二郎停止吸水,大喝一声“妖孽!看打!”言未毕,前身双爪发出两道白色寒光,如闪电一般朝着恶龙脑袋直插下去。

毕竟恶龙修行也不浅,眼见白龙利爪直插自己颅顶,陡然如风火轮般一个急转,“唰”地腾出两只后爪,发出两道蓝色寒光,聚集了自己数百年修为法力,对着白龙前爪“腾”地迎将上去!四爪相会,白光蓝光极速碰撞,发出天崩地裂一声巨响,一圈光晕“唰”地自碰撞中心腾开,整个嘉陵江水陡然静止,随即“轰”地一声闷响,江水四分五裂,翻江倒海一般笼罩了整个天地!

乌蛟龙集全身修为的后爪迎击白龙二郎神君前爪,竟然丝毫也没讨到一星半点便宜!乌蛟龙心头一惊,电光火石一闪念“白龙强我太多!吾命休矣!”虽有此念,但仍负隅顽抗。

二龙黑白分明,在空中穿梭格斗,一来一往、一冲一撞,厮杀了二三十个回合,乌蛟龙很快就倍觉力乏,这时特别感觉腹中剧痛,渐渐不支。

读者诸君你道如何?原来此孽龙是一条母龙,不久就要分娩,此时与白龙恶斗,重击之下难免动了胎气,眼见就要早产。二郎神君见其抽空护腹、痛苦万状,也似乎看出端倪,不忍屠之,一爪虚晃,跳出战圈。乌蛟龙精疲力竭,委顿于云头,大汗淋漓,动弹不得。

二郎神君恢复人相化身,双手合十:“妖孽!本来尔罪不可赦,但腹中胎儿无罪,本君不愿一尸二命,今日姑且饶你不死!你自己回到洞中,我将洞口封印,尔自携子反思修炼,永世不得出来再祸害世人。”

乌蛟龙听闻此言,连连颔首,然后如流水一般冲入江心,回至洞中。

二郎神君见孽龙归巢已毕,取出两颗龙珠,向着江中一扔,两枚龙珠瞬间化作两块巨石,镇住洞口,只留下一条缝隙供孽龙吸水补食,从此恶龙封印江底,再难出门。

为了提醒世人此处有恶龙被镇,李二郎神威大作,让这两块巨石长出水面,一左一右,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石门。而这,就是我前书说到的江中石门。

因为江水被这两块巨石所阻,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泄水坝,以此石门为界,上游水势虽然缓下来了,但下游因落差原因,反而水流更急。二郎神君一看“不好!这样的激流,岂不让下游百姓更危险了!”

为了缓解下游激流之势,二郎神再次变身白龙,用巨大的龙尾在石门下游一点的右岸顺江一扫,一下子就扫出一个大湾来,江水顺着大湾在此形成一个回水沱,缓缓流过。这个地方,人们从此就叫它为土湾。

土湾和石门之间,上游带下来的大量泥沙,因为水势放缓,泥沙就慢慢沉积下来,形成了一个多大一片的泥沙坝,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里叫做了“沙坪坝”。

再到后来,沙坪坝就成为了这里整个一片的名称,现在的沙坪坝区,土地面积就已经达到了约400平方公里,是原始“沙坪坝”的数百倍了。

根据民间传说及有关资料整理而成

无障碍
推荐 | 要闻 重庆 两江评 | 区县 教育 文艺 | 健康 财经 生活 | 问政 汽车 直播 | 政法 视听 专题 | 鸣家 史家 旅游 | 房产 国企 原创 | 应急 信用 新闻发布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巴渝文苑|沙坪坝的来历(走马故事)

2023-11-15 17:09:14 来源:

文/吴文

说重庆言子,听走马故事,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讲一段“沙坪坝的来历”的龙门阵。

说起重庆沙坪坝,川渝各地乃至西南地区的人,基本上叫无人不知、哪个不晓吔。老城区大学城学养府邸、高校群聚;歌乐山烈士墓庄严肃穆、教育基地;三角碑沙正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三峡广场商场鳞次栉比、无限生机;磁器古镇老街古意盎然、充满活力……所有这些,大家看得见、摸得着,如同一个一个的光环,让沙坪坝熠熠生辉、光鲜亮丽,这里我就不多说了。

今天我给大家说的沙坪坝,是讲关于它的地名到底是啷个来的。

说到沙坪坝这个名字的来历,我作了长时间的了解调查,得出了一个结论:莫说外地人、外区人,就连土生土长的老沙坪坝人恐怕都讲不清楚、说不明白,不过我晓得,听我慢慢摆嘛:

众所周知,滔滔嘉陵江水从上游一路东奔、气势如虹,没想到冲到重庆磁器口码头下游中渡口这一带,被江中两块傲然耸立的巨石所阻遏,水势便慢慢缓了下来。嘉陵激流所裹挟的黄土河沙就在两块巨石下游一截沉积,经过了数百万年的日积月累,嘉陵江古河床上便形成了一块沙河坝。放在宏观的地质学上来说,大概就是在此形成了一个“冲击平原”,因其非常平坦,所以就称之为“沙坪坝”。当然,这是在地质学上对石门下游所形成的沙坪坝的解释,关于这个“坝”的原始位置,前人有诗为证:

诗人自古爱嘉陵

江水秋来分外清

江有石门相对立

石门近处是沙坪

诗中提到的“石门”,便是现在连通江北、沙坪坝的石门大桥所在,你如果有兴趣去石门大桥下面实地考察一下,就能看见飞架两岸的石门大桥的主桥墩就架在江中两块形同大门的巨石之上。

上文所述关于沙坪坝的来历很科学,但是讲起不精彩、听起没得味、大家都过不到瘾。今天,我给大家摆一下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是一个引发天崩地裂的民间传说,精彩得很哟!

话说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中渡口这一截的嘉陵江,江底有一个大洞穴,这个洞穴里面沉睡了一条体型硕大、脾气暴躁的乌蛟龙。这是一条孽龙,就是那种经常兴风作浪、祸害百姓的妖精魔头。

这条乌蛟龙平时就盘在洞中沉睡修炼,每逢完成一段修炼,就会出来觅食。你想嘛,它是一条龙啥,胃口不像我们人类这样吃几个包子馒头就可以了,更何况是饿了不知好多天,而且又是需要出来吐故纳新一番的!所以,它一出来,板眼就很多:江面霎时旋涡四起、浊浪滔天,天空立马乌云升腾、雷鸣电闪,陆地陡然狂风怒号、飞沙走石。这条乌蛟龙搞出这些动静后腾空而起,闷声嘶吼、上下腾挪,目光如炬、利爪如刃,但凡看到江上船只,不由分说,连船带人,张口便吞。

长此以往,但凡有船只途经中渡口,船夫艄公莫不惊恐万状、胆战心惊,生怕运气不好,碰到这灭顶之灾。但这个运气哪个说得清楚呢,这条孽龙出来觅食又没得个定时,今天吃了,说不定三天五天、十天半月又出来了也未可知。久而久之,大家思来想去,人力不可胜,那就拜神吧,所以每当船只行至中渡口时,船老板们就会暂停下来,带着一船人先上岸去敬拜土地菩萨。他们心想这个地界终归是土地菩萨管辖,去求求土地菩萨保佑大家顺风顺水一路平安。

其实土地菩萨早就知道是乌蛟龙在祸害世人,但是土地菩萨自知自己的法力有限,制服不了乌蛟龙,所以乌蛟龙照常隔三差五的冒出水面害人。

土地菩萨享用了过往船只上艄公船夫的不少香火贡品,但又解决不了凡人所求,所以也很着急,毕竟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嘛,收钱不办事这当然不是土地菩萨做神的风格。所以,土地一番思忖之后,立即想起一个法力无边的大神来:“对!就去求他!”土地菩萨一个喷嚏,一阵闷烟,就借土遁从中渡口直奔二郎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从重庆城出发去往成都府的东大路上,有一个驿站叫二郎关,二郎关距重庆城西大约二三十里路,当时也叫车歇铺,就是供来往车辆进出城的时候歇脚休息的驿站,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上桥。当时在关口有一个神庙,叫二郎庙,二郎庙里供了一尊神,叫二郎神。

我说的这个二郎神不是《封神演义》《西游记》中的那个二郎神,那个二郎神姓杨,叫杨戬。我现在说的二郎庙的这个二郎神何许人也?吙!他就是鼎鼎大名的治水大师李冰的二儿子。

李冰父子治理都江堰,在凿穿离堆(都江堰的出水口)时,花了8年时间,终于功成,引水灌溉,消除水患,泽被千里,使得四川成为天府之国。四川的老百姓感其功德,就在成都都江堰建了二王庙,供奉其父子为神。后来,李二郎就受了天命化为白龙,镇守都江堰,成为司水之神。再后来,四川各地百姓就分别为其父子建了庙,一个叫川主庙,专门供奉李冰,一个叫二郎庙,用来供奉李二郎。

中渡口这个土地菩萨到的就是二郎关关口的李二郎神庙。土地菩萨对着李二郎神像,把嘉陵江里那条乌蛟龙如何嚣张、如何凶残、如何害人的事一是一二是二的一讲,把个李二郎气得大声直呼“如此妖孽!不怜惜天下苍生,竟以屠戮为能事!实乃我龙族之祸害,我当立即禀明四海龙王,定将予以镇服!”

土地菩萨当即连连叩首:“二郎神君深明大义,愿请旨屠龙,实乃天下苍生之福矣!”

李二郎庚即奔赴四海龙王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说,四海龙王勃然大怒,当即下旨令二郎神速讨孽龙,不得有误。

李二郎奉得龙王法旨,瞬间就驾云到了重庆中渡口,在半天空环伺一番后,立即化身为一条巨大的白龙,刹那间天上神光熠熠、祥云万道。白龙在空中猛张巨口,对着孽龙匿身的河洞就是一阵猛吸,嘉陵江水很快见底,在洞中修炼的乌蛟龙猛然惊觉,知道有大神现身讨伐,不敢怠慢,立即裹风携雷,驾着黑云腾空而起。

恶龙堪堪升上云头,早被顶上大白龙看个真切,李二郎停止吸水,大喝一声“妖孽!看打!”言未毕,前身双爪发出两道白色寒光,如闪电一般朝着恶龙脑袋直插下去。

毕竟恶龙修行也不浅,眼见白龙利爪直插自己颅顶,陡然如风火轮般一个急转,“唰”地腾出两只后爪,发出两道蓝色寒光,聚集了自己数百年修为法力,对着白龙前爪“腾”地迎将上去!四爪相会,白光蓝光极速碰撞,发出天崩地裂一声巨响,一圈光晕“唰”地自碰撞中心腾开,整个嘉陵江水陡然静止,随即“轰”地一声闷响,江水四分五裂,翻江倒海一般笼罩了整个天地!

乌蛟龙集全身修为的后爪迎击白龙二郎神君前爪,竟然丝毫也没讨到一星半点便宜!乌蛟龙心头一惊,电光火石一闪念“白龙强我太多!吾命休矣!”虽有此念,但仍负隅顽抗。

二龙黑白分明,在空中穿梭格斗,一来一往、一冲一撞,厮杀了二三十个回合,乌蛟龙很快就倍觉力乏,这时特别感觉腹中剧痛,渐渐不支。

读者诸君你道如何?原来此孽龙是一条母龙,不久就要分娩,此时与白龙恶斗,重击之下难免动了胎气,眼见就要早产。二郎神君见其抽空护腹、痛苦万状,也似乎看出端倪,不忍屠之,一爪虚晃,跳出战圈。乌蛟龙精疲力竭,委顿于云头,大汗淋漓,动弹不得。

二郎神君恢复人相化身,双手合十:“妖孽!本来尔罪不可赦,但腹中胎儿无罪,本君不愿一尸二命,今日姑且饶你不死!你自己回到洞中,我将洞口封印,尔自携子反思修炼,永世不得出来再祸害世人。”

乌蛟龙听闻此言,连连颔首,然后如流水一般冲入江心,回至洞中。

二郎神君见孽龙归巢已毕,取出两颗龙珠,向着江中一扔,两枚龙珠瞬间化作两块巨石,镇住洞口,只留下一条缝隙供孽龙吸水补食,从此恶龙封印江底,再难出门。

为了提醒世人此处有恶龙被镇,李二郎神威大作,让这两块巨石长出水面,一左一右,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石门。而这,就是我前书说到的江中石门。

因为江水被这两块巨石所阻,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泄水坝,以此石门为界,上游水势虽然缓下来了,但下游因落差原因,反而水流更急。二郎神君一看“不好!这样的激流,岂不让下游百姓更危险了!”

为了缓解下游激流之势,二郎神再次变身白龙,用巨大的龙尾在石门下游一点的右岸顺江一扫,一下子就扫出一个大湾来,江水顺着大湾在此形成一个回水沱,缓缓流过。这个地方,人们从此就叫它为土湾。

土湾和石门之间,上游带下来的大量泥沙,因为水势放缓,泥沙就慢慢沉积下来,形成了一个多大一片的泥沙坝,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里叫做了“沙坪坝”。

再到后来,沙坪坝就成为了这里整个一片的名称,现在的沙坪坝区,土地面积就已经达到了约400平方公里,是原始“沙坪坝”的数百倍了。

根据民间传说及有关资料整理而成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