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极草被勒令停产 青海春天近八成营收面临消失

2016-03-31 10:00:00 华龙网

青海春天30日公告,公司收到食药监总局告知书,告知书称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2015年前三季度,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约占公司营收的78.91%。

◎每经记者 鄢银婵

在经过了两个月的停牌之后,上市公司青海春天(600381,SH)的投资者等来了“噩耗”。3月29日晚间,其发布公告称,极草(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

这意味着青海春天彻底失去了生产经营极草的唯一合法身份,由于极草为该公司主营产品,其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近八成,因此这家上市公司一夜之间面临巨亏的局面。

为何极草未能通过试点工作?青海春天未来将采取何种措施降低损失?请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为您带来的相关报道。

正翘首企盼换发新《药品生产许可证》,青海春天等来的是一纸勒令极草产品停产的告知书。

3月30日,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被要求立即停止生产经营冬虫夏草纯粉片,即该公司的重磅产品5X极草系列。

自2014年借壳上市至今,青海春天和其产品“极草”便屡遭质疑,在保健品、药品、食品之间,“极草”一直顶着“三非”的帽子;从产品消费端到生产环节,则先后陷入“质量门”、“无证门”。尽管非议不断,但此前极草却总能逢凶化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被勒令停产的5X极草在青海春天总营收的占比达近八成,这也意味着公司未来可能面临巨额亏损。此外,根据披露,食药监总局早于2015年7月就已告知青海省政府停止青海春天极草试点工作,而青海春天则表示一直未接到青海省政府的通知,导致在8个月后才进行信披。

这一次,极草还能够“起死回生”吗?

●极草不符合保健食品国家标准

3月30日,青海春天公告称,3月28日公司收到食药监总局发出的《告知书》,告知其所生产的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均已停止,青海春天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3月4日,食药监总局网站便发布消息,叫停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彼时,游离于保健品、药品、食品之间的青海春天旗下的极草系列产品还侥幸成为“漏网之鱼”。

“从某些角度来说,极草在过去几年一直幸运傍身。”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人士表示,尽管麻烦不断,却总能顺利解决。

《告知书》则称,2013年5月,食药监总局同意青海春天作为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但是由于后者申报产品不符合保健食品国家标准,未予批准。

2014年6月,食药监总局同意将极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并明确由青海省食药监局监督,要求其严格参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组织生产。

“当时获准试点的时候是给了一个五年期限,现在还不到两年就被要求停止生产。”一名接近青海春天的知情人士表示,叫停背后的原因有些蹊跷。

更引人关注的是,在《告知书》中,食药监总局已于2015年7月11日告知青海省政府停止极草产品试点,不过青海春天表示,截至2016年3月28日,公司并未收到过此类文件,并且已按试点要求开展了相关工作。

有投资者在股吧表示,青海春天的说辞难以信服,作为青海省的重点企业,针对如此重大的事件,政府与企业通气的几率很高。不过该说法遭到上述知情人士的反驳,“就我了解的情况,公司在去年确实没有接到过要求停止试点的通知,我昨天看到这个公告就感到特别吃惊,因为之前真没听到什么风声。”

“其实双方的争议还是在砷含量是否达标上。”重庆一名药企管理人士表示,青海春天自己认为极草产品是药品,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而食药监总局则将其作为保健品来要求。

对此,青海春天董秘陈定表示,该公司之所以多次向食药监总局提出质疑,只是站在企业和行业角度,希望食药监总局公开决策依据和流程,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指导与支持企业的合法创新方向和成果。

●极草销售占主营业务收入近八成

极草生产经营被叫停,受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青海春天的业绩。毕竟,这家公司之所以能做出50亿元业绩神话,极草功不可没。

青海春天表示,2015年前三个季度,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约为7.5亿元,占青海春天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

青海春天方面还表示,《告知书》可能导致其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面临经营停止的现实风险,而春天药用为公司的核心资产,其停产所导致的影响也将导致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措施(例如ST)的可能。

事实上,在此之前,青海春天就已开始面临业绩增长受阻的困难。

据披露信息,2011年~2014年间,青海春天净利润和收入分别增长了3055.72%、541.14%;不过这一惊人增速在2015年并未延续,该公司2015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收入、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49.7%、69.91%、67.55%。

而据其披露的2015年业绩预增公告,净利润将同比大增348%,而2014年度为7935.66万元(该业绩未含*ST贤成2014年业绩),照此测算,其2015年净利润约3.56亿元,按照上市公司净利润在扣除非经常损益后数额还会下调的惯例,青海春天2015年业绩承诺难以达标(业绩承诺为3.63亿元)。

青海春天也表示,春天药用与原贤成矿业开展重大资产重组的过程中,春天药用原股东对重组完成后的上市公司进行了业绩承诺。如果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不得生产与销售,将导致相关业绩承诺无法完成。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公司业绩是不是能达标,更关键的问题是占比达近八成的生产业务被暂停后,这家公司要如何运转。”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如果该问题不能得到很好解决,青海春天需要考虑如何在上市公司里补充优质资产。

对此,陈定昨日(3月30日)在发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回复中表示,公司将紧急召开董事会,积极探讨造成的影响及后续企业措施。

业绩状况

青海春天去年业绩或难达重组承诺 大宗接盘机构遭遇“黑天鹅”

◎每经记者 牟璇

值得注意的是,以巨额广告费推动“极草”销售的青海春天,2015年前三个季度的净利润一直都处于同比下降的状态,尽管第四季度有了急速提升,但整体来看,也并未达到重组时的业绩承诺。

另一方面,尽管青海春天尚在停牌中,但此事给其未来的股价蒙上了一层阴霾,而从第四大股东手中接盘800万股股份的上海镕顺等股东,无疑遭遇了“黑天鹅”事件。

业绩承诺能否兑现存疑

在2014年9月披露重组草案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7名交易对方曾就重组给出了业绩承诺,即本次重组完成后,青海春天2014年度、2015年度与2016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18亿元、3.63亿元、3.98亿元。

而根据青海春天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预增公告来看,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348%。按照上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35.66万元来看,2015年的净利润或为3.56亿元,较重组时业绩承诺3.63亿元相差约780万元。

不过,根据青海春天三季报来看,2015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仅为1.9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了39.19%。因此,若2015年全年净利润要达到3.56亿元,则2015年第四季度单季度的净利润就要达到1.65亿元左右。

如今,青海春天尚处于停牌中。今年2月2日由于该公司尚未收到青海省食药监局给春天药用换发的新《药品生产许可证》,公司股票随即停牌,当时股价报于15.17元,按照总股本6.88亿股,公司总市值达到104.37亿元。

而在遭遇了如此“黑天鹅”事件后,该公司如何才能挽回损失以支撑百亿市值呢?

大宗接盘方遭遇“黑天鹅”

另一方面,青海春天遭遇食药监总局叫停的“黑天鹅”事件,对于身处其中的股东们也是巨大考验,其中,去年9月才从青海春天第四大股东手中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机构上海镕顺便无奈“踩雷”。

从2015年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青海春天新增一家名为上海镕顺投资管理中心的股东,持有800万股,该部分股份是由公司第四大股东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大宗交易系统转让出来的,总交易金额1.35亿元,如此推算每股均价约为16.88元。上海镕顺承诺,所受让股份6个月内不减持。

因此,在2月2日青海春天停牌时,上海镕顺此部分股票尚未减持,仍然被困其中,以每股约16.88元的接盘成本来看,如今上海镕顺已经处于浮亏状态。

而去年三季报中还新增了一家私募基金,名为鑫龙财富一号新兴结构化信托计划,以66.48万股列于第八大流通股东。

另一方面,青海春天刚完成借壳不久,唯一一家公募基金——华商优势行业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也曾经短暂参与其中,去年半年报中,以持股70万列于第七大流通股东;但2015年三季报就已经消失于前十大流通股东。

事实上自去年6月,在市场整体进入调整通道后,青海春天股价也持续下跌,自2015年6月11日创出新高50.09元后,一度跌至13.06元,同花顺数据显示区间跌幅达到71.61%。

除了极少“胆大”的机构外,大多数主流机构似乎鲜少参与青海春天的投资,且大型券商的研报也鲜少覆盖。从同花顺ifind搜索可以看出,2014年10月1日兴业证券曾发布过一篇青海春天的研报。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也向业内多家券商研究员询问,上述人士均表示研报并未覆盖青海春天。

后续影响

600家门店去向成谜 青海春天推新品求生

◎每经记者 黄宗彦

据了解,目前青海春天在全国各个省市有超过600余家直营店,在建立庞大的销售网络同时,还不惜重金掷向广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初步统计,近5年来其广告费用超过了10亿元,如今这些投入可能将随食药监总局的一纸禁令而付之东流。

极草被勒令停产对青海春天的销售将产生什么影响?该公司在失去了贡献近八成营收的产品后将如何降低损失?针对以上问题,青海春天董秘陈定在给记者的书面回复中称,“目前公司正在解读食药监的《告知书》,也在积极沟通所涉及的内容。且公司将紧急召开董事会积极探讨造成的影响及后续企业措施,请关注公司近期公告。”

数年砸下10亿广告费

青海春天方面认为,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面临生产经营停止的风险,并将影响到成品、半成品的消化。同时,广大合作商和产区牧民都将受到牵连。

而占青海春天营收近八成的极草5X系列产品的销售则是广大投资者当下最为关心的问题。极草5X官网显示,其产品销售网点遍布全国30个省份,实体店数量达600余家。据了解,除了直营店外,还有不少经销商代销极草5X产品。

昨日,记者按照极草5X官网提供的地址,随机走访了位于成都市中心的三家实体门店。或许是消息传达的渠道有所不同,上述三家门店态度不一,其中一家的工作人员表示对食药监总局的“禁令”并不知情,另外一家则对该话题避而不谈,第三家则表示已经停止了对极草产品的相关销售工作。

一位接近青海春天的人士告诉记者,被叫停生产对于青海春天来说影响很大。“一个具有全国知名度的企业,年销售金额达数亿元的产品不让生产了,对该公司是致命的打击。”同时他还认为,《告知书》只是提到停止生产经营,并没有明确说停止销售,“‘生产经营’中间没有顿号也没有逗号,我认为跟销售不挂钩。”

此外,叫停生产经营也暗示着青海春天此前付出的广告、搭建销售网络等费用将打水漂。

青海春天2015年三季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支付的广告费用为1.78亿元,同期的2014年则为2.69亿元;更早些的2013年、2012年、2011年的广告费则分别为3.56亿元、1.5亿元以及6555万元。

或推出新品谋求生路

实际上,此次青海春天陷入泥沼的导火索终归还是极草产品的身份归属问题。

《告知书》中提到,2013年5月2日,食药监总局同意青海春天作为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食品试点企业,但由于公司申报的产品不符合保健品国家标准,因此未予批准。

在一年后,青海省人民政府将极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为极草产品求得了一个合法身份,青海春天就此展开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然而公众所不知的是,食药监总局于去年7月份告知青海省人民政府,青海春天在试点中未能按照要求开展相关工作,并叫停极草产品试点。

上述接近青海春天的人士认为,失去了最后一把“保护伞”的极草产品可能就此倒下,但是青海春天仍可以通过其他产品谋求生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向来推崇虫草含片的青海春天也于去年12月推出了虫草原料产品——“元草”。

极草5X官网介绍,元草是对冬虫夏草原料进行深加工,包括去除泥沙、常温干燥等工艺。此外,该产品共分为三个等级——AAA级、AA级和A级,价格分别为583元/克、463元/克、393元/克,产品规格分别为2克装、5克装、10克装。

而天猫商城显示,其他虫草行的标价从188元/克到500元/克不等。从价格上看,元草似乎并没有什么优势。

前述接近青海春天的人士认为,元草虽然是整根虫草,但也需要解决身份问题后才能展开相关的生产经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