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重庆人的性格是怎样形成的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18-05-02

  自古及今,重庆人都以豪爽耿直而著称。从人类文化学视野考察,这样一种地域特色极其鲜明的群体性格,之所以能够逐渐形成,并且长久传衍光大,是自然、军事、社会、民俗四大要素交相作用的结果。

  大山大川的自然熏陶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里指出:“动物只生产自己本身,而人则再生产整个自然界。”对于任何地域的人,自然要素都是形成群体性格的基础要素,重庆人的性格形成自不能例外。

  晋代常璩在《华阳国志·巴志》里明确指出,汉末巴郡的“江州以东,滨江山险,其人半楚,精敏轻疾。垫江以西,土地平敞,姿态敦重。上下殊俗,情性不同。”他注意到了自然造化的巴渝山水因“滨江山险”与“土地平敞”的差异,而熔铸了“殊俗”与“情性”。杜甫经过渝州,留下了“山带乌蛮阔,江连白帝深”的诗句,虽没有涉及人的性格,却描绘出了重庆母城与整个巴渝山水之间既雄阔又邈深的自然。由此而回溯巴渝山水的原生态区位大势,现代人更意识到,以长江三峡所连结的大巫山为地理标志,巴渝地区恰正位于整个中华大地自西向东、由高转低的第二级阶梯的南端东缘。这一天生的区位结构,决定了巴渝山水之于巴渝住民,会在两大维度上产生多重影响。其一为内在度,历代巴渝住民都在山重水复、山险水激的生态环境里求生存、谋发展。山山水水以其艰难险阻,磨炼和砥砺出了人们如山般的刚劲博大气质、如水般的柔韧勇毅精神。其二为外向度,人们依托长江、嘉陵江及其支流的庞大水系,加上开凿辟路的顽强创造,也可以突破封闭,四通八达,从而孕育和滋长出了开放进取、豪放爽快的浩然大气。

  大风大浪的军事锤炼

  长江及其支流的庞大水系,直接导致巴渝地区的上古和中古历史,实质上是一部军事斗争史,军事斗争锤炼了重庆人的性格。公元前314年张仪筑城,意把江州作为前沿军事重镇,由长江入乌江以与楚国争夺黔中。东汉初年公孙述与刘秀的两大集团生死搏杀,三国时期刘备伐吴,经江州、鱼复一线用的也是长江水道。西晋时期王濬历任巴郡太守、益州刺史,经过多年发展生产,强军备战,终于做到了“王濬楼船出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终结了秦一统后中国历史上长达96年的第一次分裂局面,恢复了国家统一。1243年至1279年之间,南宋抵抗蒙(元)的合州钓鱼城之战坚持了36年之久,更是创造了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这么多战争,无一不是对于人性、人格的极端考验,无疑促使巴渝军民不仅继承和发扬巴人“歌舞以凌殷人”的勇武气概,而且在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的争战中,也极大地增强了重庆人尚武争胜的血性与志气。而最关键的是,军事历史的血火锻造,都关系到家国命运,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统一或者分裂,从而让地处西南一隅的巴渝军民,愈来愈勇于担当,乐于奉献,愈来愈强化了对于家国大义的自觉认同。大义滋润大气,大气反哺大义,大风大浪的军事斗争史,锤炼了重庆人豪爽耿直的历史底蕴。

  大开大合的社会流动

  社会流动,包括族群流动的数量、方向和地区分布等问题,就重庆而言,除了基于商贸的物流、人流、信息流动之外,基于空间的横向流动即移民文化的兴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重庆历史演进的图谱中,因静水深流而更为绵长。追本溯源,在重庆历史上,曾经历过8次大规模的移民行动,对城市的变迁与发展有着相当重大的作用,也形成了现在重庆独特的城市文化与重庆人的性格特质。从1189年开府得名,到1240年彭大雅主持筑城期间,重庆城由比较单一的军事、行政功能要津,演进成为兼有行政、军事、经济、交通、文化等多功能的巴渝重镇。历宋、元、明而至于清,伴随手工业、商贸业、航运业的日益兴盛,重庆终于在嘉庆年间成为川东第一大都会。其间“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不仅极显著地改变了重庆住民结构,而且催生出多达109行的商业行会和多达20余帮的大河、小河船帮,催生出以商人为主体、以“八省首事”为运作核心的会馆集群,催生出“一字帆墙排岸直,满城灯火映江寒”的物资集散中心和近代商业社会。以此为契机,历来崇尚豪爽的重庆住民,不仅继续讲究为人豪放爽快,而且开放包容的自信心空前高涨,更加讲究在商业活动和人际交往中守规矩,重诚信,说话爽直明快,做事干脆利落,决不欣赏曲里拐弯。重庆人把这样的语言、行为和气质统称为耿直,普遍持久地引以为荣,积淀成为群体性格。时迄于今,耿直不耿直,俨然成了品评重庆人的第一条准则,也成为重庆人评价他人的心理基线。

  大仁大义的民俗传承

  民俗是民间的风俗习惯,是人民在传承文化中最贴切身心和生活的一种文化范式,是群体无意识的基因。尚豪爽,竞耿直,也与民俗密切相关。以大巫山为发源地,在整个巴渝地区,从上古到民国都巫风炽盛,男女景从。诸如歌舞舆神、爆竹臊鬼、击鼓焚山、烧龙起雨、竹枝踏歌、龙舟竞渡之类的岁时习俗和民间风俗,尽管随时代变迁有所变易,但流风余韵越千百年绵延不绝。一代又一代熏陶不止,必然会不断强化豪爽耿直的群体性格。因之而见于劳动,就有了如刘禹锡“竹枝词”所写的“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山间男女都风风火火。因之而见于情爱,就有了如大宁河地区五句子山歌所唱的“锣儿越打越发光,情妹越打越偷郎,脑壳砍了还有颈,心肝掏了还有肠,五马分尸不丢郎”,胆气豪迈、语辞火爆。

  但是,既往形成的群体性格绝非注定一成不变。应当代文明的价值取向,重庆人的性格正在去芜存菁,升华重塑。但不管如何变化,豪爽耿直已经、正在并必将继续引领和驱动重庆人的性格朝着更大气、更阳光、更有广适性、更具正能量的大方向谱写新的篇章,必将为培育坚韧顽强、开放包容、豪爽耿直的重庆人文精神增添新的内涵。

  (作者系文学创作一级作家)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重庆人的性格是怎样形成的

2018-05-02 09:41:00 来源: 0 条评论

  自古及今,重庆人都以豪爽耿直而著称。从人类文化学视野考察,这样一种地域特色极其鲜明的群体性格,之所以能够逐渐形成,并且长久传衍光大,是自然、军事、社会、民俗四大要素交相作用的结果。

  大山大川的自然熏陶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里指出:“动物只生产自己本身,而人则再生产整个自然界。”对于任何地域的人,自然要素都是形成群体性格的基础要素,重庆人的性格形成自不能例外。

  晋代常璩在《华阳国志·巴志》里明确指出,汉末巴郡的“江州以东,滨江山险,其人半楚,精敏轻疾。垫江以西,土地平敞,姿态敦重。上下殊俗,情性不同。”他注意到了自然造化的巴渝山水因“滨江山险”与“土地平敞”的差异,而熔铸了“殊俗”与“情性”。杜甫经过渝州,留下了“山带乌蛮阔,江连白帝深”的诗句,虽没有涉及人的性格,却描绘出了重庆母城与整个巴渝山水之间既雄阔又邈深的自然。由此而回溯巴渝山水的原生态区位大势,现代人更意识到,以长江三峡所连结的大巫山为地理标志,巴渝地区恰正位于整个中华大地自西向东、由高转低的第二级阶梯的南端东缘。这一天生的区位结构,决定了巴渝山水之于巴渝住民,会在两大维度上产生多重影响。其一为内在度,历代巴渝住民都在山重水复、山险水激的生态环境里求生存、谋发展。山山水水以其艰难险阻,磨炼和砥砺出了人们如山般的刚劲博大气质、如水般的柔韧勇毅精神。其二为外向度,人们依托长江、嘉陵江及其支流的庞大水系,加上开凿辟路的顽强创造,也可以突破封闭,四通八达,从而孕育和滋长出了开放进取、豪放爽快的浩然大气。

  大风大浪的军事锤炼

  长江及其支流的庞大水系,直接导致巴渝地区的上古和中古历史,实质上是一部军事斗争史,军事斗争锤炼了重庆人的性格。公元前314年张仪筑城,意把江州作为前沿军事重镇,由长江入乌江以与楚国争夺黔中。东汉初年公孙述与刘秀的两大集团生死搏杀,三国时期刘备伐吴,经江州、鱼复一线用的也是长江水道。西晋时期王濬历任巴郡太守、益州刺史,经过多年发展生产,强军备战,终于做到了“王濬楼船出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终结了秦一统后中国历史上长达96年的第一次分裂局面,恢复了国家统一。1243年至1279年之间,南宋抵抗蒙(元)的合州钓鱼城之战坚持了36年之久,更是创造了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这么多战争,无一不是对于人性、人格的极端考验,无疑促使巴渝军民不仅继承和发扬巴人“歌舞以凌殷人”的勇武气概,而且在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的争战中,也极大地增强了重庆人尚武争胜的血性与志气。而最关键的是,军事历史的血火锻造,都关系到家国命运,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统一或者分裂,从而让地处西南一隅的巴渝军民,愈来愈勇于担当,乐于奉献,愈来愈强化了对于家国大义的自觉认同。大义滋润大气,大气反哺大义,大风大浪的军事斗争史,锤炼了重庆人豪爽耿直的历史底蕴。

  大开大合的社会流动

  社会流动,包括族群流动的数量、方向和地区分布等问题,就重庆而言,除了基于商贸的物流、人流、信息流动之外,基于空间的横向流动即移民文化的兴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重庆历史演进的图谱中,因静水深流而更为绵长。追本溯源,在重庆历史上,曾经历过8次大规模的移民行动,对城市的变迁与发展有着相当重大的作用,也形成了现在重庆独特的城市文化与重庆人的性格特质。从1189年开府得名,到1240年彭大雅主持筑城期间,重庆城由比较单一的军事、行政功能要津,演进成为兼有行政、军事、经济、交通、文化等多功能的巴渝重镇。历宋、元、明而至于清,伴随手工业、商贸业、航运业的日益兴盛,重庆终于在嘉庆年间成为川东第一大都会。其间“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不仅极显著地改变了重庆住民结构,而且催生出多达109行的商业行会和多达20余帮的大河、小河船帮,催生出以商人为主体、以“八省首事”为运作核心的会馆集群,催生出“一字帆墙排岸直,满城灯火映江寒”的物资集散中心和近代商业社会。以此为契机,历来崇尚豪爽的重庆住民,不仅继续讲究为人豪放爽快,而且开放包容的自信心空前高涨,更加讲究在商业活动和人际交往中守规矩,重诚信,说话爽直明快,做事干脆利落,决不欣赏曲里拐弯。重庆人把这样的语言、行为和气质统称为耿直,普遍持久地引以为荣,积淀成为群体性格。时迄于今,耿直不耿直,俨然成了品评重庆人的第一条准则,也成为重庆人评价他人的心理基线。

  大仁大义的民俗传承

  民俗是民间的风俗习惯,是人民在传承文化中最贴切身心和生活的一种文化范式,是群体无意识的基因。尚豪爽,竞耿直,也与民俗密切相关。以大巫山为发源地,在整个巴渝地区,从上古到民国都巫风炽盛,男女景从。诸如歌舞舆神、爆竹臊鬼、击鼓焚山、烧龙起雨、竹枝踏歌、龙舟竞渡之类的岁时习俗和民间风俗,尽管随时代变迁有所变易,但流风余韵越千百年绵延不绝。一代又一代熏陶不止,必然会不断强化豪爽耿直的群体性格。因之而见于劳动,就有了如刘禹锡“竹枝词”所写的“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山间男女都风风火火。因之而见于情爱,就有了如大宁河地区五句子山歌所唱的“锣儿越打越发光,情妹越打越偷郎,脑壳砍了还有颈,心肝掏了还有肠,五马分尸不丢郎”,胆气豪迈、语辞火爆。

  但是,既往形成的群体性格绝非注定一成不变。应当代文明的价值取向,重庆人的性格正在去芜存菁,升华重塑。但不管如何变化,豪爽耿直已经、正在并必将继续引领和驱动重庆人的性格朝着更大气、更阳光、更有广适性、更具正能量的大方向谱写新的篇章,必将为培育坚韧顽强、开放包容、豪爽耿直的重庆人文精神增添新的内涵。

  (作者系文学创作一级作家) 

[责任编辑: 刘颜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网络民意桥,有事请吐槽热线:023-63080011
北碚郭家沱滨江公路何时动工?说好的打造滨江带为何没动静了?

将督促区运管处、公交企业编制新的线路运行方案,择机开行公交线路解决居民出行问题。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